丝魂


丝魂

丝魂详情:

《《复活》读书笔记》

作者:

《复活》中有很大部分生活画面的描写,从法院到教堂,从监狱到流放所,从莫斯科到彼得堡,从城市到乡村,从俄罗斯到西伯利亚。通过这些画面,作者把上层社会与人民生活进行对比,把贵族老爷、达官贵人与贫苦的老百姓进行对比,把统治者与犯人进行对比。

书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我想大概是玛丝洛娃。作者通过玛丝洛娃体现了俄罗斯人民所遭受的深重苦难和对整个黑暗社会的无比憎恨。她在拒绝聂赫留朵夫的“善行”时,一再表现出自己内心的屈辱、瘸苦和按耐不住的愤怒。正是这种感情触动了她麻木不仁的灵魂,并最后使她觉醒过来。由于她的灵魂深处始终保存着善良的天性和与聂赫留朵夫初恋时的美好回亿,“悔罪”的聂赫留朵夫才能获得她的宽恕,井使她重新“爱”上他。玛丝洛娃最终拒绝聂赫留朵夫要求和他结婚的建议,表现出玛丝洛娃的崇高品质,也是她为了爱他而做出的自我牺牲。玛丝洛娃的“宽恕”精神使她的灵魂获得了“复活”,然而,我们却看到作者在寻求玛丝洛娃“复活”的过程中,逐步接近了托尔斯泰过去所否定和厌恶的“革命者”。作者让玛丝洛娃进入政治犯的圈子;跟这些人接触,使玛丝洛娃感到亲切和自然。西蒙松对玛丝洛娃的爱情,虽然说是出于同情,确也是合适的。这能使她的灵魂感到轻松和慰藉。尤其重要的是,他们的结合将会把玛丝洛娃带入革命者的队伍。而聂赫留朵夫的那种仁慈的“忏悔”,无论怎样真诚,却终究免不了带有居高临下的态度和宽宏大量的意味。玛丝洛娃意识到过去的爱情已经永远不能“复活”,她也不再需要这一切了。而此时在她面前展现的是她所渴望的、有意义的、鲜活的、真实生活,这才是玛丝洛娃真正的新生和灵魂的“复活”。

《前世——今生》

作者:

我曾一度地想过……。这是我想要的结局吗?

绯红的夜…。。我怅惘地望着对话框里愕然的几个字流泪,没有声音的对白,却比言语还要冷漠,我哭了,为了什么?至今我都不知道。

夜,也许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的怠慢,我的悲伤。我愿与星光同在。秋风黯然的讴歌,我还在徘徊,真的就如那句话所说的:“几千年的缘,破碎;我徘徊在奈何桥上,喝下了孟婆汤,为何还是忘不了前世的尘缘。”脑中复杂地交织着过往的情节,原来的我,一直不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但是现在,我明白了……

红颜易碎,如梦魂牵,那点滴的暧昧,已深入我的灵魂,孟婆汤,可能洗涤我的灵魂?

我摔碎了碗,青丝垂下,眼前浮现了你,和你腰间别的剑,那面色苍白躺在在你怀里的人儿,是我吗?那是我的前生吧,只是一抹过往的血色……

回首过往,为何前世的事情依旧在我耳边回响,你漠然的神色,晶莹的眼泪,早已不属于我了。

夜垂落月白绵、颜无玉。京泪丝珍入水流怅。望、湖面平静波澜平息。闭琉璃眼眸若睁开是一片泪。边黛棋拨动琴弦吟唱着平静的乐风过掠起耳边缕缕丝发。身体如此柔弱,竟感觉不到自己是否存在。何时曾想似风漂流。心一阵刺痛。伏在石桌之面望着面前丝丝飘起茶雾。泪早已顺脸颊流下。其白衣素衬。发未挽,任其顺垂腰间、眼眸琉璃纯洁。唇瓣若樱似水,如此柔软红颜。红颜薄命、是否。肤若凝脂风掠过。一丝丝淡淡冷意吹拂裙沿。远看肆意女子惆怅。|

这,是我的魂…。。游走在大地,早已厌倦了世间的血腥,弹指一挥,我只为讨得一刻的安宁。

今世……我又该如何面对再一次的重生?

《静夜幽思散文》

作者:

轻轻拨开如水的夜色,让心绪划入星河。小月寒窗,人影瑟瑟。眺望远处,灯火与星火交相辉映,好美的夜晚!放下所有的杂念,我携着一份清澈而又透明的心情,将一颗心放牧在这寂静的夜里,任这一叶心舟在无垠的朦胧里穿行,邂逅一阵清风,漂过一个渡口,萍逢一段美丽的传说,为心灵寻一份温暖的回首,给生命留下一抹淡淡痴痴的笑。

夜色微凉,小舟远行,心间又燃起一缕青烟,烹煮着旧日模糊的过往,一丝落寞在心中划过浅浅的痕迹,无关痛痒。饮罢往事这杯浊酒,此刻的心已是那般沉静,像柔软的风拂过湖面,微微皱水,淡淡清波,一湾水动的美若秋波,轻叹:今日终成昨日,昨日已是遥远。

是黑夜的清绝摄获了人性柔软的情感,又用苍茫的含蓄收藏心灵颤抖的故事,它给你熟悉的感动,又给你迷离的清醒,心海放映着至美的风景,遥远而又恍若在心间,那是灵魂与灵魂的交合,镂刻着昨日与今朝的时光,我却只能任由自己心旌轻摇,保持理性的缄默,手心里握着一份炽热,轻轻地笑而无语,这是心思的娉婷,绽开在夜的梗上,悄然芬芳,渐渐消逝……

拢起这荼蘼的思绪,看那牧心的小舟行驶在心灵的阡陌,惊醒暗夜里那株兰草的凝露,丝丝沁人心脾的幽香,划入鼻腔,洗涤心灵,喂养着灵魂。聆听一曲旷世佳音,仿佛信步在古道长亭,闲行在竹篱茅舍间,感受着浓浓的雅韵诗情。翠竹白莲,秋菊腊梅,一一婀娜在梦中的栈道,使得时光的门楣次第生香,暖醒我那些疲惫的心绪,使我惬意地呼吸它的温婉清新,滋润着瘦弱的灵魂,使它渐渐丰盈。在这美好的夜晚,一杯清茶,一缕诗情,带着我丝丝缕缕的柔情,绕过窗棂,去邀约明月,共浴星辰。

这是心间的丝,情感的线,袅袅盘错,织就的一幅素墨山水,将唇边浅浅的笑,淡淡的郁,镶嵌在画里,它便有了生命和灵气,绵长在这段时光里,久久生香。

低眉转身间,将心绪回航,看那些纷飞的思绪,在沐浴过清凉而又恬淡的夜色后,汲取过诗文雅韵后,生命丰盈,心亦安暖,扫落心间尘埃,那透明的躯身包裹着纯净的魂儿,任与西风飘逸逍遥。

《古埃及传说》

作者:

在前王朝时代以前很久,古埃及人便产生了许多有关精灵的传说,认为天地万物到处都充满精灵,人身上也有精灵,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灵魂”。可是,这灵魂必须依附于躯体才能存在,是什么在人死后发挥作用呢?是灵魂!古埃及人认为躯体不存在了,灵魂也就一起消失。具体讲,人死了,躯体完整而且不腐烂,灵魂与躯体就还在另一世界活着;身体若腐烂或不完整了,灵魂也就不存在,人就真正的死了。这种“来世永生”的观念早在古埃及人建造第一座金字塔前的两千多年前就已抱定。

古代埃及有许多开天辟地的传说,体现了他们对自然万物的朴素理解和想象,表现了他们对自然力量的崇拜。制造木乃伊和建造金字塔都与前王朝时代一个民间神话传说有关。有一位叫俄赛里斯的,是自然万物之神,他的父亲是天神,母亲是地神。俄赛里斯教会了人类耕田织布、酿酒制铜,让民众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受到人民的爱戴,成了统治民众的国王。他用智慧和仁慈换来的权力和名望,受到他弟弟塞特的妒忌,杀兄之念油然产生。塞特让匠人按他哥哥的身材,用黄金造了一个华丽无比的柜子,宣布说:“谁躺在里边合适,我就把这金柜送给他!”他故意找来几个身躯大于柜子的人躺进去,都不合适。塞特便对哥哥俄赛里斯说:“哥哥,你肯定能躺进去,这价值连城的金柜只配你拥有。”当俄赛里斯刚躺入金柜时,塞特立即叫事先安排好的人把柜子锁上、封死,扔进了尼罗河,自己称王代替了哥哥。俄赛里斯的妻子伊西丝悲痛欲绝,沿河追寻,终于在河口处的大海中找到了这个金柜。伊西丝便请求天神让她丈夫复活。弟弟塞特听说后,立即赶来,趁天神还未让哥哥复活之际,又把他剁成14块,分散扔到各地,让其很快腐烂,以防伊西丝再去找回。但伊西丝花了很大的力气,用了很长的时间,又把散落各地的14块尸块找了回来,再次乞求天神让丈夫复活。但天神说:“你的丈夫已不能再回在到人间了,我已安排他作自然万物之神和冥界之王,由他施行对新入冥国的人的审判,决定此人是否可以拥有永恒的来世。而让他的子孙继承他的王位,作民众的国王吧。”伊西丝在埋藏丈夫哭尸时,生下了儿子荷拉斯。伊西丝将荷拉斯抚养成人。荷拉斯在民众的支持下,打败了塞特,为父报仇雪恨。他继承了父亲的王位,重新当上了埃及国王。俄塞里斯复活的故事深入人心,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俄塞里斯的复活给人们带来了莫大的安慰——通过对冥神俄塞里斯的崇拜,人死后是有可能复活的。

埃及独特的自然环境也助长了古埃及人对来世的希冀。尼罗河每年有规律有泛滥与消退,与之相应的植物茂盛和枯萎,太阳每日的升起和落下,这些自然现象的周而复始给古埃及人这样一种观念:世界是循环往复的,自然万物可以由死复生,人也应当如此。为了准备来世的复活,必须要好好保存尸体,像伊西丝对他的丈夫那样。因为没有尸体,人死后不灭的灵魂就无所依附,人也就无法再生。在这种来世观的支配下,将尸体制成木乃伊之风在古埃及盛行

《DNF装备一览》

作者:

梵风衣|狂舞短裤|亡灵护腿|王者之星|黑色双子戒指(系列)|风之女神|风影之舞|燃烧之烈焰|狂狮之吼|杀戮守护之镯|贤者之戒|玛尼神兽项坠|墨竹手镯|灵犀之心|传承:神圣的幻魔精灵首饰|罪恶之源|贫民窟的珍宝|三重疤痕|亚德炎之泪|燃烧之斗魂|恐惧幽灵|暗黑血之赤瞳|瑟利斯特之泪|艾利西亚之泪|罗杰的金表|太阳神之庇佑黄金戒指|太阳神之庇佑黄金项链|太阳神之庇佑黄金手镯|狂乱之核|魔女的戒指|幽暗迷渊之戒|

史诗武器:

聚光剑-破幻者|光焰剑-烈日裁决|逸龙剑-抉择|子午七星剑|天脊骨狱息|无影剑-艾雷诺|天脊乾坤剑|地灵绝魂剑|屠戮之刃|gsd遗失的究极波动刃|十字斩刀-者|血祭手套|地灵绝魂指虎|千莲护元|青龙滕海臂铠|暴躁的铁拳|夕阳骑士|死亡之眼|旋风斗星弩|埃兹拉庞德的预知|精灵之语|碎魂饮血戟|格雷安的战棍|无轩之幻魄|领悟者的涂鸦笔|波尔克因-战狼|堕落骑士十字架|牛头械王的巨斧|尼尔巴斯的黑暗战镰|七龙拱月珠|气绝刃-托斯纳罗根|

拍卖热点:

暗黑血之碎云|血之裂痕|精灵之号角|尤里斯的异次元光剑|真·赤柳血刀|真·诺米尔毁伤巨剑|真·冰焰左轮枪|贫民窟的珍宝|暗黑血之毁伤|守墓者之矛|里昂之怒|刺杀者之心|黑色双子戒指(系列)|贪婪者的心愿|金刚石碎片|

传承套装:

传承:神圣的控魂女神的绢丝战袍|传承:神圣的控魂女神的狼皮战甲|传承:神圣的控魂女神的软陶轻甲|传承:神圣的控魂女神的钛银重甲|传承:神圣的控魂女神的钛钢板甲|

传承:控魂女神的绢丝战袍|传承:控魂女神的狼皮战甲|传承:控魂女神的软陶轻甲|传承:控魂女神的纹钢重甲|传承:控魂女神的钛钢板甲|

《青峰山顶《炼魂》》

作者:

(殷切希望评稿人认真评稿)

青峰山顶,落魂池中,凝碧亭上。

晨雾未散,已立二人。

霸道之刀——天宇

正道之剑——浮石

两人双目微闭,精光微闪。

忽,起一涟漪。

浮石烟村面如冠玉,音如佩鸣。

“友为何来?”

天宇闻“友”字,面色微闪,不负先前古井不波。然,渐静。

“杀汝。”音如山重。落魂池上竟可视其波!

浮石剑眉轻皱“何故?”仍如佩鸣。

天宇忽的抽出霸道之刀直指向天,刀身轻吟。股股霸气荡漾天地之间!

“杀汝,为可得功名利禄。”刀起,风动,云聚。

“杀汝,为可求名垂千古。”刀吟,电闪,雷鸣。

“杀汝。为可证我手霸道之刀雄于汝手正道之剑!”

言毕刀身转轻吟为长啸,携风雷之势斩于其首。

刀至,浮石面色从容却无一点惊忧之色。

刀止,止于额前三丝,天宇怒斥“何不拔剑?”

“吾信吾友。”

“吾非汝友!”

“吾信汝即吾友!”

浮石眯眼含笑道。

天宇怒喝一声,刀动。

止于浮石额前一丝。

“汝不惧死?”

“惧。”

“何不拔剑?”

“吾信吾友。”含笑道。

场静。落魂池上也再无半点波澜。

。。。。。。。。。。。。传说中的分割线。。。。。。。。。。。。

黄昏,残阳若血,将落,未落。

刀仍止于浮石额前一丝处,浮石面容平静如同婴孩熟睡,反观天宇,面容时而扭曲,时而张狂,时而欣喜,时而啜泣。。。。。。

远山之辉尽墨。莽莽天空现了一轮圆月,几点疏星绕天而明。月虽圆,然而确如明珠蒙尘亮不及星。

月下,浮石微咪双眼,忽,怒睁而起,爆出两团星光。

“何不下刀?”音如洪钟,落魂池上之水荡漾不已。

天宇面容变幻更盛之前,双目如同蒙翳,全身更无一丝悸动。

“何不下刀?”洪钟之音更甚,落魂池水都激荡起来。

天宇双目轻闭,面容渐缓,终,归于平静。

朗声到,“失一友而得功名利禄不值。”闻其音,再无一点慌乱。

“何不下刀。”浮石大喝依旧。

收刀道,“失一友而得名垂千古不义。”观其面,更无半星慌乱。

“何不下刀。”浮石双目微咪含笑道。

天宇瞬睁双眼,“失一友而证霸道之刀雄于正道之剑不真。”视其目如那皓月当空无那丝毫之瑕。

浮石抽出羽扇轻摇,“明否?”

“明也。”

《魂游—末路阴曹》

作者:

桌上很乱,有一种后现代主义野兽派风格。一块雨花石,蔚蓝如海的女儿的眼,带着丝丝涟漪。旋转中舞动着落寞的魂灵。蓝的发紫的光影旋绕在我的眸中。这是美妙的旋律。乐坛的典乐。雨花石还在转动,如海天的精灵。一声声的碰撞,不是石与物的撞击,而是亘古与历史的交融。

“水痕悠流,涛声压雷”这是长江,风暴中的长江,亘古的流传,历史平缓的锨不起半点波澜,抚慰、安眠了我的灵魂。七三分的眼燃出一簇炙热到无光的火焰。火,是火。涛天江水,铁锁连环败阿瞒;火,是火。冲天烟柱,三足坐地天下势。诸葛、夏侯、关羽、皇叔……莽莽玄黄,谁人又见他魂?

“风,大风,大风起兮云飞扬”身披黄金锁子甲,手持五丈点钢枪,头戴黑铁独龙冠。高祖的雄师对长江嗤之以鼻。他只在意那个‘吾必取而代之’的少年。乌江边,栈桥道,香魂陨逝乌骓别。扛鼎拔山气盖世的鬼雄拔出了最后的宝剑。血液喷撒如风铃的声音。陪伴了一声的剑终于从霸王的手中滑落,斜倚在地。留得残荷听雨声,血阳半映青锋寒。霸王从此刻而破灭,在魂的状态从历史破灭。

穿越重重的时空,魂在永恒的游荡,而我缺束缚不了我的魂。

“战鼓喝擂,金铁相交”缓缓催动了体内的热血,扬起无限的杀意和愤气。呼唤,呼唤那不知何处的魂。

头轻轻一点,我魂归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