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川剧变脸的诗句


描写川剧变脸的诗句

描写川剧变脸的诗句详情:

“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同学们一定

对这首《说唱脸谱》很熟悉吧,没错这就是变脸。今天我就来到了

变脸的起源地——四川。

晚上7点整晚会正式开始了,每个节目都十分精彩,可我还是

更期待压轴戏——变脸。魔术、茶艺,还有武术和小品表演都让每

个人看的赞不绝口,尤其是小品“趴耳朵”的表演,更是让人笑得

合不拢嘴,“趴耳朵”十分怕老婆,老婆让他做什么,他从不敢不

做,这不又被罚顶油灯,钻板凳了。看完小品大约过了30分钟,

变脸终于要开始了。先是一群穿着华丽的舞蹈演员分在左右两边,

做着优美的动作,这时表演变脸的三位大师突然从后台登场,他们

有的头戴凤冠,有的身披龙袍,有的手拿扇子,每个人都有不同的

特点,左边的大师开始变脸了!只见他迅速地转过身去,轻轻挥动

了几下扇子,再次转过身时,原本绿色的脸忽然间就变成了黄色,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又把脸侧过去,扇子在手中一挥,脸又变成

了蓝色,短短几秒,居然变了三种颜色,太不可思议了!右边的大

师甩了一下袖子,脸则由黑色变成了红色,再甩了一下袖子又由红

色变成了白色,眨眼间又变成了大花脸,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中间一位大师先是在台上走了一圈,接着挥了挥袖子,大步流星

的走到了台中央,紧接着,他一扭头,就将紫色的脸变成了金色,

又扭了一次头,瞬间金色的脸又变成了绿色,之后大师索性走下舞

台,来到了观众的身边,一边扭头变脸,一连变了好几次,几乎只

用了十秒钟,大师就将脸换了七、八次,这个举动让在座的每个人

嘴巴都张成了“o”型,纷纷鼓掌叫绝。第一次零距离的看变脸,

用天衣无缝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琢磨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变脸是历代川剧艺人共同创造并传承下来的瑰宝,我们一定要

加以保护、传扬,不让我国文化流失!

变脸的手法大体上分为三种:“抹脸”、“吹脸”、“扯”。此外,还有一种“运气”变脸。

“抹脸”是将化妆油彩涂在脸的某一特定部位上,到时用手往脸上一抹,便可变成另外一种脸色。如果要全部变,则油彩涂於额上或眉毛上,如果只变下半部脸,则油彩可涂在脸或鼻子上。如果只需变某一个局部,则油彩只涂要变的位置即可。如《白蛇传》中的许仙,《放裴》中的裴禹,《飞云剑》中的陈仑老鬼等都采用“抹脸”的手法。

“吹脸”只适合於粉末状的化妆品,如金粉、墨粉、银粉等等。有的是在舞台的地面上摆一个很小的盒子,内装粉末,演员到时做一个伏地的舞蹈动作,趁机将脸贴近盒子一吹,粉末扑在脸上,立即变成另一种颜色的脸。必须注意的是:吹时闭眼、闭口、闭气。《活捉子都》中的子都,《治中山》中的乐羊子等人物的变脸,采用的便是“吹脸”的方式。

“扯脸”是比较复杂的一种变脸方法。它是事前将脸谱画在一张一张的绸子上,剪好,每张脸谱上都系一把丝线,再一张一张地贴在脸上。丝线则系在衣服的某一个顺手而又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如腰带上之类)。随著剧情的进展,在舞蹈动作的掩护下,一张一张地将它扯下来。如《白蛇传》中的钵童(紫金铙钵),可以变绿、红、白、黑等七、八张不同的脸。再如《旧正楼》中的贼、《望娘滩》的聂龙等也使用扯脸。“扯脸”有一定的难度。一是粘脸谱的粘合剂不宜太多,以免到时扯不下来,或者一次把所有的脸谱都扯下来。二是动作要乾净利落,假动作要巧妙,能掩观众眼目。

由于具有新、奇、快、爽的特点,川剧变脸近年来炙手可热,蔚然成风。那么,变脸特技当初是如何出现、如何丰富起来的呢?

清末民初,川剧进入一个兴盛时期,名角辈出。其中,以扮演文武小生而享盛誉的有康子林(公元1870~1930年)和曹俊臣(公元1882年~1946年)。追溯起来,当今风靡演艺圈的“扯线变脸”绝技,便是在他二人艺术竞赛、交流中催生出来的。

《三变化身》又名《归正楼》,是川剧高腔戏。描写富家子弟邱元顺抽鸦片,赌博,将家产荡尽卖绝,走投无路之际,“打烂条”逼妻子苏月娘去接客卖淫。苏月娘幸遇侠士贝戎相救,义结兄妹,逃离苦海……由武生扮演的贝戎,不仅武艺高强,而且善于乔妆改容,他在戏中有3次变脸,神秘莫测。

据康子林的徒弟刘宗林回忆:以前,扮演贝戎,需带上事先准备好的纸脸壳,出场一亮相,扯去壳子再开唱,这便是“化身”最初的萌芽。后来曹俊臣改用草纸蒙在脸上,涂上色彩。演出时,撒上一把粉火(松香等物做成),用手一抹脸,抹去纸脸谱,现出原形,然后开板起唱,这是很大的改进。

康子林是一个虚怀若谷的人,他在曹俊臣的启发下,先是放弃纸脸壳,也不用洒粉火,只是扯草纸变脸。继后又反复琢磨,将草纸蒙脸法加以改进。变草纸为韧性较好的夹皮纸,变一层为三层,连揭三次,变换容貌。在实践过程中,揭纸常有差错,不能得心应手,后来有次突然从“拉洋片”中得到启发,开始设计扯线,将线头一扯,便揭开一层脸谱,他获得了成功:借一丝拉线之助力,收瞬息万变之功效。

还有一种抹脸变色,也经常运用于舞台。有个突出的例子:上个世纪30年代,“悦来茶园”演《白蛇传・断桥》,演得最好的是萧楷臣(继康子林之后任“三庆会”会长)扮的许仙、周慕莲扮的白娘子、谢国祥扮的青儿。

川剧白蛇传故事,青儿原是男身,因被白娘子收服,才变易为婢女。她在狂怒时要现出原形,故《断桥》由男武生扮演。谢国祥在此剧中运用了“耍獠牙”与“变脸”特技。当青儿与负义的许仙狭路相逢时,他愤怒已极,顿时显出青面獠牙、张口吃人的鬼怪形象。谢国祥演出前便要为“抹脸”作准备。他用当时的纸烟盒内的锡箔纸,包了三团鸽蛋般大小的白、红、黑釉彩,开口的一方向上。

演出时,青儿由下马门上场,站在脚箱上面,面对负心的许仙怒斥,左手虚晃,衣袖一抖,忽然用右手从额间往下一抹――“白彩”先已夹在“包额”之下,开口朝下方,脸便抹成白色,意即“脸都气白了”。接着,青儿与白娘子“对式口”,白娘子求她不要鲁莽行事,护住许仙。青儿伺机将左手夹着的“红彩”往脸上一抹,于是红色盖住了白色。青儿又追赶许仙下场去。谢国祥迅速在盆里洗手,楷干,又夹着“黑彩”追赶上场,在扑向许仙、抓拿之际,将脸抹黑;同时,口中獠牙伸出,左右翻动,表现其青面獠牙的狰狞。

人们在突然遭遇出乎意外的、惊心动魄的变故的一刹那间,往往会“大惊失色”、“变脸变色”。艺术反映生活。川剧正是从实际生活中,加以提炼、夸张,从而独创了川剧特技之一的变脸。

川剧变脸

川剧,起源于清朝乾隆、嘉庆年间,每至逢年过节之际,在四川乡镇村落码头处林立的庙堂都会搭起戏台以作庆典,久而久之,川剧就在街头巷尾之中渐成气候。清代“两湖填四川”,为蜀地的文化带来了诸多新元素,昆、高、胡、弹、灯,诸腔戏班汇集入巴蜀各大城中的酒肆街坊之中,生、旦、净、末、丑同亮相于茶馆的小戏台之上,日久逐渐形成共同的风格,清末时统称“川戏”,解放后才改称“川剧”。

川剧变脸的技艺形成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最早用于传统折子戏《归正楼》,戏中一名叫贝容的侠客为了方便救人,变脸数张,从此这种新奇的表演方式延续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