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搜索:

玉阶怨诗句 李白的诗玉阶怨 礼拜诗句 玉阶诗句 礼拜观世音菩萨的诗句 长亭怨・长亭怨慢 洛妃怨・昭君怨 怨婦 昭君怨 春怨 春宵怨 菱花怨 芳草怨 宮怨 怨诗句 閨怨 征怨 瑶琴怨 清商怨 長門怨 怨春郎 红窗怨 春归怨 朝梳怨 湘弦怨

玉阶怨 礼拜


玉阶怨 礼拜

玉阶怨 礼拜详情:

在礼拜的这些诗里面,我觉得最动人的就是《妾薄命》和《长相思》,当然还有《秋风辞》,不过楼上已经写了,我就不重复了。

《长相思》本身不是爱情诗,是讽喻诗,但是当成爱情诗读也很有味道。其他还有很多,如《子夜四时歌》《玉阶怨》《清平调》《春思》等等。

妾薄命李白汉帝重阿娇,贮之黄金屋。咳唾落九天,随风生珠玉。宠极爱还歇,妒深情却疏。长门一步地,不肯暂回车。

雨落不上天,水覆难再收。君情与妾意,各自东西流。昔日芙蓉花,今成断根草。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长相思·其一李白长相思,在长安。

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

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

长相思·李白长相思,在长安。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

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李白用如此排列诗句是为了展示诗的结构特色:完美的对称!

长短句式的对称与重复,在节奏上形成复沓效果,为诗歌增添了无穷的意趣。《长相思》是古乐府题,而两汉乐府诗是“四言诗向五言诗和杂言诗的过渡”,很显然,李白在创作此诗继承了乐府诗的特点并有所创新。

但是,结构上的完美对称还不值什么,重在诗意的对称性。我们细品:首句起兴“长相思”,交待了地点“在长安”,意虽平淡却为后文的渲染留出许多余地。

主人公在晦暗的孤灯下思念绵绵,打起帷帘对月长叹,这样的心境因何而起?原来是因为“美人如花隔云端”。前面说“美人”句为结构转折点,此处亦是诗意转折点,上承咏景,下启抒情。

将诗人情感放到了一个无穷的空间中。“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似乎要把此情抽离出躯体,魂飞关山而关山难越,顿叫人心肝尽催!

诗意的对称美成了一种循环反复的情感体验。浅浅读来,《长相思》固是一首真挚隽永的爱情诗,但我无意陷落于此小儿女情态中。

细细揣摩诗中意象,我们完全可以得出更深的涵义。李白去朝后常有超世之语,但诗人难舍宫阙的心理始终存在。所谓“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都是在发牢骚,呼喊得越激昂,心中就越痛苦。

“美人”的意象从《诗经》发端,自屈原起,中国文人无一不入过此“牢笼”。“由于中国封建社会的文化结构呈现出伦理中心、家国同构。

“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把《长相思》作单纯的情诗解读是只看见了其“质”,我们有必要追求一下诗中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