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的官场经历的诗句


苏轼的官场经历的诗句

苏轼的官场经历的诗句详情:

苏轼的人生经历苏轼:不朽的精灵苏轼(1037-1101),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北宋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人。

在中国文学史上,父子、兄弟、叔侄并称的著名例子不少,如汉末三国时期的曹操与其子曹丕、曹植合称“三曹”,三国后期的阮籍与其侄阮咸并称“大小阮”,西晋的陆机与其弟陆云并称“二陆”,潘岳与其侄潘尼并称“两潘”,明代公安派的袁宗道、袁宏道、袁中道兄弟合称“三袁”,等等。

在名垂青史的“唐宋八大家”(均为散文作家)中,他们一家就占了三位,实在是令人惊叹的奇迹。其中,苏轼的成就尤其惊人:在散文方面,他与北宋古文运动领导欧阳修并称“欧苏”;

在词作方面,他开创了豪放派,与南宋大词人辛弃疾并称“苏辛”。像苏轼这样在诗、词、文三方面都达到一流水平,作出巨大贡献的全能作家,在文学史上大概难以找到第二人。

就是这样一位天才作家,其人生经历却充满坎坷,饱尝艰辛。早在青少年时代,聪颖好学的苏轼便“奋厉有当世志”,具有报国安民的雄心。

然而,就在此时,其母程氏病故,苏轼立即与父亲、弟弟回乡奔丧,并在家守丧两年。此后十年,苏轼又先后遭受丧妻、丧父之痛,仅仅当过三年多的凤翔府签判。

尽管苏轼主张革新政治,却力主渐进,坚决反对王安石的变法,因而引起新党的不满。苏轼历任地方官,看到新法推行中的若干弊病,常常作诗讥讽,更激化了与新党的矛盾。

经过多方营救(包括已经退隐的王安石的上书营救),苏轼被责授黄州(今湖北黄冈)团练副使,本州安置,不得签书公事。

神宗死后,哲宗嗣位,高太后控制朝政,以反对变法的司马光为相,苏轼也被起用,先后任中书舍人、翰林学士知制诰,官至礼部尚书。

高太后去世后,哲宗亲政,早已变质的新党重新得势,苏轼连连遭到打击,先后被贬到惠州(今广东惠阳)、儋州(今海南儋县),成为被放逐到天涯的孤臣。

总之,苏轼的后半生一直处于新党与旧党斗争的夹缝之中,几起几落,饱经忧患。虽然他任地方官时有所作为,但却远远没能实现其富国强兵的抱负。

然而,在一般人的印象中,苏轼决非那种悲悲切切、顾影自怜的落魄者,而是一个豪迈洒脱、个性鲜明、开一代风气的大作家。

这首先取决于他那高尚正直的人格,忧国忧民的精神,乐观开朗的胸襟,随遇而安的生活态度。而这一切,都倾注于他终身不怠的文学创作之中。

文学,抒发了苏轼的理想与壮志。例如那首著名的《江城子·密州出猎》: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词的上片写出猎的盛况,下片抒报国的豪情,“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尤为形象传神,令人振奋。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崩云,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全篇气势磅礴,格调雄浑,撼人心魄,为宋词开创了全新的境界,被誉为“千古绝唱”。

文学,挥洒着苏轼对生活的热爱。这里有对祖国美好江山的生动描写,如传诵极广的七绝《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其二):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这里有对生活场景的信笔抒写,如七律《新城道中二首》(其一):东风知我欲山行,吹断檐间积雨声。岭上晴雨披絮帽,树头初日挂铜钲。

西崦人家应最乐,煮葵烧笋饷春耕。这里有珍惜生命和一切美好事物的绵邈深情,如七绝《海棠》: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

这里还有他对生活哲理的独特发现。例如充满机趣的七绝《题西林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语,已化为妇孺皆知的熟语,具有久远的生命力。又如另一首七绝名作《惠崇春江晓景二首》(其一):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明丽的画面上,动静相映,生意盎然。“春江水暖鸭先知”一句,联想既出人意表,又深含物理与哲理,真是神来之笔。

正是由于对生活充满热爱,苏轼从来没有被艰难困苦所压倒,而是永远含笑面对人生。即使晚年贬谪岭南,处境艰危,他仍然随时去发现生活中的乐趣。

”轻松的笔调中,透出的是独立不倚的个性。文学,浸透着苏轼感人至深的真情。这里有生死相依的兄弟之情,如《系御史台狱寄子由二首》(其一)云:“与君世世为兄弟,再结来生未了因。

”有刻骨铭心的夫妻之情,如那首催人泪下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夜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

”还有真挚纯洁的男女之情,如那首清丽婉约的《蝶恋花》:“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文学,寄托了苏轼对美好人生的向往。最能代表这种向往的是那首极富浪漫色彩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全篇写得酣畅淋漓,摇曳多姿,结句云:“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不仅是苏轼在苦恼人生中的真诚愿望,也是千百年来人们向往幸福的共同心声。

是的,文学是苏轼人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苏轼的精神家园,是其生命意义的集中体现。而苏轼本人,也已化作不朽的文学精灵——西蜀山水孕育的文学精灵,永远激励和指点着在人生的旅途上艰苦跋涉,在文学的峰峦间奋勇攀登的人们。

苏轼生于四川眉山,从小聪明伶俐,年少与父亲兄弟去参加科考,高中,对当时的太学体给予抨击,名噪一时,后任凤翔通判,在当地做了不少有利于民的举措,正要调回京城任职期间父亲去世,不得已回老家守孝三年,回来后即赶上王安石变法,因反对其中弊端,苏轼被排挤,自请外放至杭州,后又到密州,救弃婴,期间写下了著名的《江城子·密州出猎》和《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词,后又到徐州,在那里领导民兵抗击洪水,后又到湖州,此时朝廷中的新派担心苏轼崛起,便收集苏轼诗词,强硬的套上反对新法、对皇上不恭的帽子,于是乌台诗案发生,苏轼逃过死结但是被贬黄州,在此,他的心智完全开化,以旷古的胸襟名世,写下了著名的前后《赤壁赋》及《念奴娇·赤壁怀古》,再后来神宗驾崩,高太后打压新党,旧党重新被启用,苏轼也恢复声誉,还京授官,但是他反对旧派对新派的全盘否定,又触及了旧党的利益,又被排挤到了杭州,在杭州疏通河道,才有了现在的西湖美景,后有辗转很多地方,高太后去世后,哲宗即位再次启用新党,苏轼再次被贬瘴气之地的岭南惠州,写下了“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的诗句,苏轼近60岁被贬海南岛,这里民风尚未开化,条件艰苦,但是苏轼依旧豁达,在这里办私塾,传播知识文化,在这里培养了海南岛历史第一个举人姜唐佐。

苏轼的晚年写了一首诗“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反嘲的口吻写下了他一生的“不合时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