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搜索:

千古隐逸诗人之宗-古今隐逸诗人之宗 古今隐逸诗人之宗指谁 隐逸诗人 隐逸诗句 菊花的隐逸诗句 王维的佛学隐逸诗 王维的隐逸诗-王维为何归隐辋川王维的诗中带 贈陳宗之 逸诗句 楚辞逸诗句 飘逸诗句 古逸诗句 卿逸诗句 贈陳宗之 其二 诗句带逸诗句 潇洒飘逸诗句 形容安逸诗句 洒脱飘逸诗句 关于闲适隐逸的诗句 观沧海诗人所见之景-□□□□ 书香飘逸诗句 赴林宗大招賞牡丹之集 今知黄花满地金 ,愧与诗人菊花吟 流放之路诗人之笔攻击次数 明宗

古今隐逸诗人之宗


古今隐逸诗人之宗

古今隐逸诗人之宗详情:

1、《诗经》“六义”:风、雅、颂、赋、比、兴。

2、风雅颂:“风”也就是所谓地方民歌,指《诗经》中的十五国风。包括《周南》、《召南》、《邶风》、《鄘风》、《卫风》、《王风》、《郑风》、《齐风》、《魏风》、《唐风》、《秦风》、《陈风》、《桧风》、《曹风》、《豳风》,共十五《国风》,诗160篇。“雅”是周人本土音乐,相对“风”来说是正声。其所配之诗的内容,多与国政有关,包括《大雅》31篇,《小雅》74篇。另外,《小雅》中有6首有篇名无文辞的“笙诗”,它们是《南陔》、《白华》、《华黍》、《由庚》、《崇丘》、《由仪》,这六首笙诗不在74篇之内,故《小雅》也号称80篇。“颂”意即宗庙祭祀诗。共40篇,其中《周颂》31篇、《商颂》5篇、《鲁颂》4篇。

3、《论语》:是孔子与其弟子的语录结集,儒家重要经典之一。结集工作是由孔子门人及再传弟子完成的。《论语》名称的来由,班固《汉书·艺文志》说:“《论语》者,孔子应答弟子时人及弟子相与言而接闻于夫子之语也。当时弟子各有所记。夫子既卒,门人相与辑而论纂,故谓之《论语》。”这一说法,大体可信。原始记录杂出于众手,最后编定当在战国初期,以曾参门人为主。现在通行的《论语》20篇,内容以伦理、教育为主。《论语》在汉代有《鲁论语》、《齐论语》与《古论语》等不同本子流传,后来统一于郑玄。现存旧注有魏何晏注、宋邢邴疏《论语注疏》、宋朱熹《论语集注》及清刘宝楠《论语正义》等,今注本有杨伯峻《论语译注》。

4、《人间词话》:是清朝浙江海宁人王国维接受了西洋美学思想之洗礼后,以崭新的眼光对中国旧文学所作的评论。

5、“隐逸诗人之宗”:指陶渊明,他是中国最伟大的文学家之一,田园诗派的创始人

陶渊明所处的魏晋时代“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最痛苦的时代,然而在精神上却是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时代”。魏晋人苦于政治的动荡与黑暗,却不得而发,转而向外发现了自然,他们钟情于自然,寄情于山水,不为浮华荣辱所束缚,不为尘世俗务所羁绊,追求形、神的放旷与自然。自然与自由相关,陶渊明及魏晋人士对自然的渴望,实际上象征了他们对形体自由和精神自由的双重渴望。前期,陶渊明受儒家“大济苍生”思想的影响,胸怀“猛志逸四海”的大志积极投身于尘嚣,追求着功业,以求获得成功后的自由;陶渊明所处的是一个“杀夺而滥赏”的社会,“统治集团中人得失急骤,生死无常,心情表象紧张与颓废”。因此,怀抱着一颗济世救民之心而兴冲冲入世的陶渊明在实践其人生抱负与政治理想的过程中就不免要四处碰壁,矛盾和烦恼亦接踵而来。现实与理想的冲突,让壮志凌云的陶渊明感到心力不殆,无可适从。一心想施展抱负济世救民的陶渊明试图调和这一矛盾,期许着能有自己一酬壮志的一席之地,开始了他漫漫而痛苦的人生探索。入世为官,期盼有为的他却苦于政治的黑暗、吏治的腐败,而难以施展自己的才华和无法实践自己的人生抱负。如此,不免英雄气短、愤世嫉俗,深有怀才不遇之感的陶渊明在失望之余便心生退避遁世之念。可儒家积极用世的思想以及家族的使命感使得他在短暂的辞官之后又匆匆投入了喧嚣的尘世,结果又是因不屑与世俗同流合污而愤然拂袖离去。就这样,陶渊明在仕与隐之间几度往返、徘徊并痛苦着。断断续续做了十三年官的陶渊明终于明白在官场并不能协调现实与理想之间的矛盾,于是便辞官归田了。后期,则是追求自由与自然的陶渊明在历经了一番痛苦的挣扎后终于成功地实现了其人生的重要转换,在形体上和精神上都释然了,获得了退守后的个体自由。

茫茫暗夜中,陶渊明独自一人在这“路漫漫何其修远”的人生沼泽地里匍匐前进,上下求索着。苦苦探寻着的陶渊明在经历一个漫长的黑夜后终于迎来黑暗中的第一线光明,完成了他的人生价值取向,并选择了一条实现其人生价值的路径——归田。在陶渊明的思想体系中,儒家积极用世思想的主导地位已逐渐被取代,追求个体自由和超脱世俗的出世精神以及崇尚自然、追求返朴归真的道家思想,此时便入主他的灵魂之中了。

看陶渊明的诗《读山海经》:“孟夏草木长,绕屋树扶疏。众鸟欣有托,吾亦爱吾庐。既耕亦已种,时还读我书。穷巷隔深辙,颇回故人车。欢然酌春酒,摘我园中蔬。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泛览《周王传》,流观《山海图》。俯仰终宇宙,不乐复何!”读了这首诗我们知道陶渊明不是生活在崇高的道德境界中,以自苦为极,而是生活在闲适的艺术境界中,以之乐为美。他确实不是一般的隐士,隐士生活在自己营造的所谓的“隐居地”,更多的是为了给自己造一个“隐士”,更确切的说是“高士”的名声,根本动力还是能引起当朝皇帝的注意,进而谋得一官半职。历史上这样的人可谓不胜枚举,这种“隐士”一边“隐居”一边观察政治动向,适时而动,诸葛亮就是这种“隐士”中的一位,当他还高卧隆中之时,就已经看清时势发展,并且为刘皇叔制定出了详细的夺取天下的计划。而陶渊明不同,他只是生活在人有草庐,鸟有树枝,人欢鸟欣,酒香蔬美的艺术的情境中。一般的隐士是使生活道德化,而陶渊明是使生活艺术化。陶渊明虽然仕途坎坷,但却出生在封建士大夫家族中,但难能可贵的是他拿起了农具,和普通农民一样下田劳作,这在九品中正制发展到极端的东晋王朝来说,简直就是个奇迹。他“既耕亦已种,时还读我书”,在紧张的农活后捧起自己喜欢的书,这是一种多么伟大的情操,他甚至在一边读书,一边听到了他耕种过的地方庄稼萌发拔节的声音。有春酒,有园蔬,微风来,好雨俱,而《周王传》,《山海图》又把灵魂带到那遥远而又神奇的地方,让他做一次美妙的精神之旅,不乐复如何!

陶渊明非神也,即使身在山林、躬耕于田园,也绝冲淡不了他心中的哀世之悲,徜徉于东篱之下的陶渊明心系着尘世,却并未再次出仕,不是没有机会,而是他厌倦了政治也看透了政治。陶渊明在诗里一再地描写着隐居的快乐,如“且共欢此饮,吾驾不可回”(《饮酒》其九),“托身已得所,千载不相违”(《饮酒》其四),这固然是他内心的真实感受,但也不能排除他以此作为坚定自己隐居决心的一种方式。在陶渊明的心中,他试图调和入世和出尘之间的矛盾与冲突,且矢志不逾地努力着。

陶渊明的探寻成功了,他的成功体现在文学、玄学和人生上。就玄学而言,他的思考解决了困绕魏晋士人数百年的精神困惑,结束了一个时代;就人生而言,他将玄学诗意化、人生化,是艺术化人生的大师,开创了知识分子新的人生理想、生存模式。陶渊明是魏晋玄学的终结者,代表了魏晋玄学的最高成就。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陈寅恪先生称陶渊明“革新旧义,孤明先发”,实为吾国中古时代之大思想家。罗宗强先生在《玄学与魏晋士人心态》一书中,也以陶渊明为魏晋玄学的终结。从“竹林七贤”到“金谷俊游”再到“兰亭玄思”,都停滞在寻觅自然途中的某个点上,只有陶渊明走完了全程。他是南山的主人,不需要像邺下或金谷文人那样依附于权贵,也无须像竹林或兰亭文人那样耽溺于某种玄思。他是独立的自由的个体,他身后是自然温馨而神秘的拥抱,他的追求是自由和谐人生的象征,对当代人或许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和人生启示。

陶渊明(365—427),晋宋时期文学家,名潜,字元亮,世称靖节先生,浔阳柴桑人。朱熹曾经说过:“晋宋人物,虽曰尚清高,然个个居要职。这边一面清淡,那边一面招权纳货。陶渊明真个能不要,此所以高于晋宋人物”。实际上,陶渊明及其行为的意义在于,在他那里,隐居不是一种手段,而是一种生活方式,他喜欢这种生活方式。虽然后世人都把陶渊明看作隐士,钟嵘称他为“古今隐逸诗人之宗”。

钟嵘之前,文论家并未注重陶潜。

《诗品序》标举历代优秀的五言诗,其中所举优秀五言诗作家,均由上品和中品诗人组成,中品十人。在三十九位中品诗人中标举的十位诗人,大多以感恨之气和清丽之词为钟嵘所赞赏。如嵇康、刘琨、郭璞、颜延之、鲍照、谢惠连等人,其中张华即置之上品疑弱而屈处中品的诗人。陶渊明以《咏贫》之制被钟嵘誉为“五言警策”,自入标举者之列。从陶渊明虽列中品,而在中品诸家中实居上乘地位,可见钟嵘对陶渊明的重视。

钟嵘对近世诗人要求严格,上品十二人中,汉三人、魏三人,晋五人,宋仅谢灵运一人,齐梁均无人,这也是原因之一。

钟嵘在《诗品》中明确表达了自己的诗学主张:“滋味说”、“直寻说”以及“干之以风力,润之以丹彩”。“笃意真古”的陶诗自然符合“滋味说”、“直寻说”,但却在“干之以风力,润之以丹彩”方面有所欠缺,与钟嵘所标榜的“骨气奇高,词采华茂”的诗歌境界还有一定的距离,这也必然是钟嵘将陶渊明置于中品的原因之一。

整个魏晋南北朝的文学批评观也影响着钟嵘。众所周知,魏晋南北朝是中国古代文论史的黄金时期。从曹丕的《典论·论文》的“诗赋欲丽”、陆机《文赋》的“诗缘情而绮靡”、刘勰《文心雕龙》的“衔华佩实”以及钟嵘《诗品》的“干之以风力,润之以丹彩”,都说明了此时以华丽为美的文学主张,生活在这一时期的钟嵘不可能完全脱离社会的主流文学观,因此,在大部分人都认为陶诗没有被评论资格的时代,钟嵘独具慧眼发现他,并将其置于中品,是十分具有超越意义的。

在钟嵘以前,刘勰、沈约、萧子显都未提及陶渊明的诗歌创作,钟嵘在此种情况下,将陶渊明列为中品,且称其为“隐逸诗人之宗”,可谓真正将陶渊明推向中国文学史主流的开端。因此,钟嵘对陶渊明的品第评价十分公正,站在他所处的时代的角度来说,是十分不易的。

后世学者认为钟嵘将陶渊明贬低的主要原因在于:唐宋以来,文人对陶渊明的不断推崇。例如,李白在《戏赠郑溧阳》、杜甫在《江上值水如海势聊短述》中都曾推崇陶潜。历代文人士大夫中,对陶潜最为推崇的当属北宋苏轼。他在《与苏辙书》中说:“吾于诗人无所甚好,独好渊明之诗。渊明作诗不多,然其诗质而实绮,癯而实腴。自曹、刘、鲍、谢、李、杜诸人,皆莫及也。”之后元好问在《论诗绝句》中评陶潜“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南窗白日羲皇上,未害渊明是晋人。”王士祯《渔洋诗话》曰:“陶潜宜在上品”。唐宋以后的文人对陶渊明的了解建立在如此高的基础之上,他们诟病钟嵘将陶潜列为中品,也是合乎情理的。但是,评价一个观点的对错,应该将此观点放置在产生它的时代背景中评论。后人单方面的站在自己所处的社会环境中去衡量处在南朝梁时期的钟嵘的观点,必然会造成误解。因此,对钟嵘《诗品》中陶渊明品第问题的诟病,是后人出发点错误导致的,钟嵘《诗品》的观点本身没有问题。

陶渊明不爱纵横官场,却喜山水田园种豆南山。隐逸生活,安逸闲适。笔下诗词多关于隐世之意,故为古今隐逸诗人之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