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门高祚


汉门高祚

汉门高祚详情:

《2019年迎期末文言文阅读古诗鉴赏专项练习》

作者:

2019年迎期末文言文阅读古诗鉴赏专项练习

迎期末文言文阅读古诗鉴赏专项练习

(一)

一、阅读下列文言语段,完成1-4题。

赵国祚,汉军镶红旗人。父一鹤,太祖时来归。天聪间,授三等甲喇章京。国祚其次子也。初授牛录额真,屯田义州。从征黑龙江。取前屯卫、中后所。顺治初,从征江南,克扬州、嘉兴、江阴,皆有功。世职自半个前程累进二等阿达哈哈番。历官自甲喇额真累迁镶白旗汉军固山额真。

十三年,加平南将军,驻师温州。十五年,授浙江总督。郑成功犯温州,国祚督兵击卻之,得舟九十馀。成功又犯宁波,副都统夏景梅、总兵常进功等督兵击卻之,奏捷,上以成功自引退,疏语铺张,饬毋蹈明末行间陋习,罔上冒功。成功旋大举犯江宁,督兵防御,事定,部议国祚等玩寇,当夺官,诏改罚俸。国祚督浙江四年,颇尽心民事。岁饥,米值昂,发帑平粜,并移檄邻省毋遏粜,民以是德之。十八年,调山东,复调山西。康熙元年,甄别各直省督抚,国祚以功不掩过,解任。

吴三桂反,十三年,起国祚江西提督,驻九江。三桂兵入江西境,命移驻南昌。耿精忠应三桂,亦遣兵犯江西,陷广信、建昌。国祚与将军希尔根、哈尔哈齐督兵赴援,精忠将易明自建昌以万馀人迎战。师分道纵击,破贼,逐北七十馀里,克抚州。明复以万馀人来攻,国祚与前锋统领沙纳哈、署护军统领瓦岱等奋击破之,斩四千馀级。十四年,大将军安亲王岳乐请以国祚随征,报可。十五年,师进攻长沙,三桂兵来犯,国祚击之败走。寻命移驻茶陵。十八年,长沙下,从安亲王攻宝庆。世璠将吴国贵据武冈,国祚与建义将军林兴珠督兵力战,炮殪国贵,克武冈。国祚以创发乞休。二十七年,卒,年八十,赐祭葬,谥敏壮。

(清史稿列传四十四《赵国祚传》)

1对下列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饬毋蹈明末行间陋习饬:告诫

B罔上冒功罔:欺骗

C大将军安亲王岳乐请以国祚随征,报可报:报告

D炮殪国贵殪:杀死

2下列对文中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太祖:庙号的一种,多用于开国帝王,这里是指努尔哈赤。文中的天聪、顺治、康熙都是庙号。

B世职:世代承袭的职位。封建统治者为了奖励手下,按血缘关系让某个家族一代继承一代地连续担任某个爵位或职位。

C部议:旧时指中央各部内的决定。从周开始,中央行政机构设有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分管中央各种事务。

D乞休:自请辞去官职。中国古代官员可以因为年老、疾病等原因请求辞去官职,亦称告老、乞身、乞骸骨等。

3把文中画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8分)

(1)岁饥,米值昂,发帑平粜,并移檄邻省毋遏粜,民以是德之。(5分)

(2)师分道纵击,破贼,逐北七十馀里,克抚州。(3分)

《三字经修订部分》

作者:

梁灭之,国乃改。梁唐晋,及汉周。称五代,皆有由。炎宋兴,受周禅。十八传,南北混。辽与金,皆称帝。元灭金,绝宋世。舆图广,超前代。九十载,国祚废。太祖兴,国大明。号洪武,都金陵。迨成祖,迁燕京。十六世,至崇祯。权阉肆,寇如林。李闯出,神器焚。清世祖,膺景命。靖四方,克大定。由康雍,历乾嘉。民安富,治绩夸。道咸间,变乱起。始英法,扰都鄙。同光后,宣统弱。传九帝,满清殁。革命兴,废帝制。立宪法,建民国。古今史,全在兹。载治乱,知兴衰。史虽繁,读有次。梁灭之,国乃改。梁唐晋,及汉周。称五代,皆有由。炎宋兴,受周禅。十八传,南北混。辽与金,皆称帝。元灭金,绝宋世。舆图广,超前代。九十载,国祚废。太祖兴,国大明。号洪武,都金陵。迨成祖,迁燕京。十六世,至崇祯。权阉肆,寇如林。李闯出,神器焚。清世祖,膺景命。靖四方,克大定。由康雍,历乾嘉。民安富,治绩夸。道咸间,变乱起。始英法,扰都鄙。同光后,宣统弱。传九帝,满清殁。革命兴,废帝制。立宪法,建民国。古今史,全在兹。载治乱,知兴衰。史虽繁,读有次。梁灭之,国乃改。梁唐晋,及汉周。称五代,皆有由。炎宋兴,受周禅。十八传,南北混。辽与金,皆称帝。元灭金,绝宋世。舆图广,超前代。九十载,国祚废。太祖兴,国大明。号洪武,都金陵。迨成祖,迁燕京。十六世,至崇祯。权阉肆,寇如林。李闯出,神器焚。清世祖,膺景命。靖四方,克大定。由康雍,历乾嘉。民安富,治绩夸。道咸间,变乱起。始英法,扰都鄙。同光后,宣统弱。传九帝,满清殁。革命兴,废帝制。立宪法,建民国。古今史,全在兹。载治乱,知兴衰。史虽繁,读有次。梁灭之,国乃改。梁唐晋,及汉周。称五代,皆有由。炎宋兴,受周禅。十八传,南北混。辽与金,皆称帝。元灭金,绝宋世。舆图广,超前代。九十载,国祚废。太祖兴,国大明。号洪武,都金陵。迨成祖,迁燕京。十六世,至崇祯。权阉肆,寇如林。李闯出,神器焚。清世祖,膺景命。靖四方,克大定。由康雍,历乾嘉。民安富,治绩夸。道咸间,变乱起。始英法,扰都鄙。同光后,宣统弱。传九帝,满清殁。革命兴,废帝制。立宪法,建民国。古今史,全在兹。载治乱,知兴衰。史虽繁,读有次。梁灭之,国乃改。梁唐晋,及汉周。称五代,皆有由。炎宋兴,受周禅。十八传,南北混。辽与金,皆称帝。元灭金,绝宋世。舆图广,超前代。九十载,国祚废。太祖兴,国大明。号洪武,都金陵。迨成祖,迁燕京。十六世,至崇祯。权阉肆,寇如林。李闯出,神器焚。清世祖,膺景命。靖四方,克大定。由康雍,历乾嘉。民安富,治绩夸。道咸间,变乱起。始英法,扰都鄙。同光后,宣统弱。传九帝,满清殁。革命兴,废帝制。立宪法,建民国。古今史,全在兹。载治乱,知兴衰。史虽繁,读有次。梁灭之,国乃改。梁唐晋,及汉周。

称五代,皆有由。炎宋兴,受周禅。

十八传,南北混。辽与金,皆称帝。

元灭金,绝宋世。舆图广,超前代。

九十载,国祚废。太祖兴,国大明。

号洪武,都金陵。迨成祖,迁燕京。

十六世,至崇祯。权阉肆,寇如林。

李闯出,神器焚。清世祖,膺景命。

靖四方,克大定。由康雍,历乾嘉。

民安富,治绩夸。道咸间,变乱起。

始英法,扰都鄙。同光后,宣统弱。

传九帝,满清殁。革命兴,废帝制。

立宪法,建民国。古今史,全在兹。

载治乱,知兴衰。史虽繁,读有次。

梁灭之,国乃改。梁唐晋,及汉周。

称五代,皆有由。炎宋兴,受周禅。

十八传,南北混。辽与金,皆称帝。

元灭金,绝宋世。舆图广,超前代。

九十载,国祚废。太祖兴,国大明。

号洪武,都金陵。迨成祖,迁燕京。

十六世,至崇祯。权阉肆,寇如林。

李闯出,神器焚。清世祖,膺景命。

靖四方,克大定。由康雍,历乾嘉。

民安富,治绩夸。道咸间,变乱起。

始英法,扰都鄙。同光后,宣统弱。

传九帝,满清殁。革命兴,废帝制。

立宪法,建民国。古今史,全在兹。

载治乱,知兴衰。史虽繁,读有次。

梁灭之,国乃改。梁唐晋,及汉周。

称五代,皆有由。炎宋兴,受周禅。

十八传,南北混。辽与金,皆称帝。

元灭金,绝宋世。舆图广,超前代。

九十载,国祚废。太祖兴,国大明。

号洪武,都金陵。迨成祖,迁燕京。

十六世,至崇祯。权阉肆,寇如林。

李闯出,神器焚。清世祖,膺景命。

靖四方,克大定。由康雍,历乾嘉。

民安富,治绩夸。道咸间,变乱起。

始英法,扰都鄙。同光后,宣统弱。

传九帝,满清殁。革命兴,废帝制。

立宪法,建民国。古今史,全在兹。

载治乱,知兴衰。史虽繁,读有次。

梁灭之,国乃改。梁唐晋,及汉周。

称五代,皆有由。炎宋兴,受周禅。

十八传,南北混。辽与金,皆称帝。

元灭金,绝宋世。舆图广,超前代。

九十载,国祚废。太祖兴,国大明。

号洪武,都金陵。迨成祖,迁燕京。

十六世,至崇祯。权阉肆,寇如林。

李闯出,神器焚。清世祖,膺景命。

靖四方,克大定。由康雍,历乾嘉。

民安富,治绩夸。道咸间,变乱起。

始英法,扰都鄙。同光后,宣统弱。

传九帝,满清殁。革命兴,废帝制。

立宪法,建民国。古今史,全在兹。

载治乱,知兴衰。史虽繁,读有次。

梁灭之,国乃改。梁唐晋,及汉周。

称五代,皆有由。炎宋兴,受周禅。

十八传,南北混。辽与金,皆称帝。

元灭金,绝宋世。舆图广,超前代。

九十载,国祚废。太祖兴,国大明。

号洪武,都金陵。迨成祖,迁燕京。

十六世,至崇祯。权阉肆,寇如林。

李闯出,神器焚。清世祖,膺景命。

靖四方,克大定。由康雍,历乾嘉。

民安富,治绩夸。道咸间,变乱起。

始英法,扰都鄙。同光后,宣统弱。

传九帝,满清殁。革命兴,废帝制。

立宪法,建民国。古今史,全在兹。

载治乱,知兴衰。史虽繁,读有次。

梁灭之,国乃改。梁唐晋,及汉周。

称五代,皆有由。炎宋兴,受周禅。

十八传,南北混。辽与金,皆称帝。

元灭金,绝宋世。舆图广,超前代。

九十载,国祚废。太祖兴,国大明。

号洪武,都金陵。迨成祖,迁燕京。

十六世,至崇祯。权阉肆,寇如林。

李闯出,神器焚。清世祖,膺景命。

靖四方,克大定。由康雍,历乾嘉。

民安富,治绩夸。道咸间,变乱起。

始英法,扰都鄙。同光后,宣统弱。

传九帝,满清殁。革命兴,废帝制。

立宪法,建民国。古今史,全在兹。

载治乱,知兴衰。史虽繁,读有次。

梁灭之,国乃改。梁唐晋,及汉周。

称五代,皆有由。炎宋兴,受周禅。

十八传,南北混。辽与金,皆称帝。

元灭金,绝宋世。舆图广,超前代。

九十载,国祚废。太祖兴,国大明。

号洪武,都金陵。迨成祖,迁燕京。

十六世,至崇祯。权阉肆,寇如林。

李闯出,神器焚。清世祖,膺景命。

靖四方,克大定。由康雍,历乾嘉。

民安富,治绩夸。道咸间,变乱起。

始英法,扰都鄙。同光后,宣统弱。

传九帝,满清殁。革命兴,废帝制。

立宪法,建民国。古今史,全在兹。

载治乱,知兴衰。史虽繁,读有次。

梁灭之,国乃改。梁唐晋,及汉周。

称五代,皆有由。炎宋兴,受周禅。

十八传,南北混。辽与金,皆称帝。

元灭金,绝宋世。舆图广,超前代。

九十载,国祚废。太祖兴,国大明。

号洪武,都金陵。迨成祖,迁燕京。

十六世,至崇祯。权阉肆,寇如林。

李闯出,神器焚。清世祖,膺景命。

靖四方,克大定。由康雍,历乾嘉。

民安富,治绩夸。道咸间,变乱起。

始英法,扰都鄙。同光后,宣统弱。

传九帝,满清殁。革命兴,废帝制。

立宪法,建民国。古今史,全在兹。

载治乱,知兴衰。史虽繁,读有次。

梁灭之,国乃改。梁唐晋,及汉周。

称五代,皆有由。炎宋兴,受周禅。

十八传,南北混。辽与金,皆称帝。

元灭金,绝宋世。舆图广,超前代。

九十载,国祚废。太祖兴,国大明。

号洪武,都金陵。迨成祖,迁燕京。

十六世,至崇祯。权阉肆,寇如林。

李闯出,神器焚。清世祖,膺景命。

靖四方,克大定。由康雍,历乾嘉。

民安富,治绩夸。道咸间,变乱起。

始英法,扰都鄙。同光后,宣统弱。

传九帝,满清殁。革命兴,废帝制。

立宪法,建民国。古今史,全在兹。

载治乱,知兴衰。史虽繁,读有次。

梁灭之,国乃改。梁唐晋,及汉周。

称五代,皆有由。炎宋兴,受周禅。

十八传,南北混。辽与金,皆称帝。

元灭金,绝宋世。舆图广,超前代。

九十载,国祚废。太祖兴,国大明。

号洪武,都金陵。迨成祖,迁燕京。

十六世,至崇祯。权阉肆,寇如林。

李闯出,神器焚。清世祖,膺景命。

靖四方,克大定。由康雍,历乾嘉。

民安富,治绩夸。道咸间,变乱起。

始英法,扰都鄙。同光后,宣统弱。

传九帝,满清殁。革命兴,废帝制。

立宪法,建民国。古今史,全在兹。

载治乱,知兴衰。史虽繁,读有次。

《少年杨彬的励志名人故事》

作者:

6月25日,无臂少年杨彬从网上查得今年参加高考的成绩为509分,能够上今年的二本一分数线,他赶紧用手机向关爱他的人们报告这一喜讯,“我要读大学了!”妈妈田祚梅在一旁露出欣慰的笑容。

意外折翅

1994年农历三月初五日,是东瀼口镇东瀼口村村民田祚梅终生难忘的日子,她只差6天就满三岁的爱子杨彬因触电失去了双臂。

当天,田祚梅正在为邻居帮忙做事,杨彬与大他两岁的堂姐在家中玩,年幼无知的他悄悄地来到屋后玩耍。杨彬无意中走到放在一块大石头的变压器边,好奇心地用小手去触摸变压器,被高压电瞬间击中,双臂严重烧伤。

田祚梅发现后迅速将杨彬送到附近的医院,医生查看伤情后当即建议截肢保命,田祚梅仍坚持治疗一段时间再看。在住院救治20多天后,杨彬被烧伤的手臂不见有好转的迹象,医生向田祚梅下发最后通牒,“再不截肢,杨彬的性命难保。”经过艰难地决择后,田祚梅只好满含眼泪地在手术意见书上签了字,杨彬用双臂换回了一条生命。

出院后,杨彬再也不能像其他小朋友一样快乐地游戏和玩耍,甚至连吃饭、穿衣、洗脸、上厕所这些简单的事都无法完成。

挣扎飞翔

4岁时,杨彬看见堂姐正在做作业,他觉得好奇,就向堂姐要了一张纸和一支笔用脚开始比画起来。刚开始写字,脚指夹笔要么夹不稳、要么力度不够,总是无法写出堂姐用手写的字那样好。

“虽写不好字,我没有失落感,反而觉得好玩,特别有新鲜感。”此后,杨彬每天都闹着要用脚学写字。田祚梅在家只要有空就教杨彬识字、用脚写字,从1开始练习起。没有识字卡,田祚梅就拿出旧扑克让杨彬认上面的数字,并学着写;没有纸和笔,杨彬就向堂姐要一些没有用的草稿纸勤加练习。

功夫不负有心人。时间久了,杨彬的脚逐渐灵活起来,学会了用脚握笔写字,到6岁时,杨彬用脚写的字达到了小学一年级学生写字的水平。当年秋季学期,田祚梅与丈夫杨勇商量着把杨彬送到附近的东瀼口小学上学。

田祚梅背着杨彬来到3公里远的学校,向学校校长讲明了情况。校长尤德宇当即要求杨彬用脚写两个字看看。韩永春迅速搬来登子,让杨彬用脚写字。尤德宇看到杨彬用一双脚魔法般地写出一些漂亮的汉字后,深受感动,随即把附近的老师全都叫来观看。“这个娃太有毅力了,写的字超过了小学一年级的水平。”在场的刘老师看后感慨地说,说完激动地将杨彬抱起来在操场上转了几圈。因杨彬未能按时入学,也就没有课本,班主任找到了一套旧教课书,把新书送给了杨彬。从此,杨彬顺利地踏进了学校校门,开始了艰难的求学之旅。

在学会用脚写字后,杨彬对同学们用筷子吃饭有了强烈的好奇感,他决定要学会用脚拿筷子。用脚夹勺子吃饭本来就是一件很艰难的事,用脚夹筷子更是难于上青天。

最初,杨彬用脚夹筷子,感觉特别不灵活,两支筷子总是转不动,无法夹菜。他就又改用勺子,过一段时间后,又开始练习用筷子。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一次又一次的坚持,他成功了,到时9岁时就能把一双筷子在脚下运用自如,夹菜、吃饭均可完成。

从小学四年级起,数学中要用三角板、圆规等学习工具。在写字之外,如何用好新的学习工具,又成了摆在杨彬面的难题。每次遇到新问题或麻烦事,杨彬从没有失望过、气馁过,他总是以一种好奇的心态去面对,用一种强烈的自尊心去挑战极限。渐渐地,一双脚能打开文具盒,能用好三角板,能使用橡皮擦、开抽屉锁。

当完成写字、用三角板和橡皮擦等练习后,在一段时期内用圆规可难到了杨彬。“用脚把圆规从文具盒中取出后,能分开一定的角度,也可放到练习本上去,就是不能转动。”杨彬介绍起当时练习的过程来仍是满期脸的自信。通过冥思苦想后,杨彬想到了用另一只脚去帮忙,当用一只脚稳住圆规,别一只脚转动帮忙时,圆规真的动了起来。又是一次又一次的坚持和练习,杨彬的一双脚能画出无论大小的标准圆。

再后来,杨彬学会了用脚漱口、开门锁、写毛笔字,还学会了用脚打电话、发短信、用电脑。除了不能用脚穿衣裤、洗脸外,其它的动作只要别人能用手完成的,杨彬几乎都可以为一双灵巧地脚去完成。在外人的眼中,杨彬练用脚练就了一些绝技,而对他本人来说,只是一种简单的求生本领。

爱心护航

杨彬上小学的前一个星期,田祚梅每天清早就把他送到学校,一直等到放学后又把他背回家。坚持一个星期后,老师和同学们都熟悉了杨彬,自发地帮助杨彬做一些生活上的事情,田祚梅就早晨把他送到学校,回家忙一阵农活,待到放学的时间就去学校把杨彬接回来。

“一年级第一学期结束后,杨彬语文考了100分、数学98分。我收到杨彬的成绩单后就暗下决心:再苦再累也要将他培养成材。”从此,田祚梅陪杨彬踏上漫漫求学之路。

小学毕业,杨彬以全A的好成绩顺利进入了雷家坪初中。田祚梅在学校附近住了下来,尽全力为他提供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并特意为他做了一张小课桌和一个高凳子。父亲杨勇则在镇里一家煤矿开车赚取生活费养家糊口。

初中毕业时,杨彬以585分的好成绩顺利考入巴东一中。在县残联的关照下,田祚梅搬到了巴一中附近,全力照料杨彬的起居。

“从杨彬上小学一直到高中毕业,无论是老师、同学,还是全社会的人都在关心他。”田祚梅感激地说。

杨彬上小学时的一个冬天,班上一位女同学的妈妈到学校无意间看到杨彬正在用一双赤裸的脚写字,回家后特地编制了一双毛线袜子送给杨彬;冬天上学时,韩永春老师总是给杨彬脚下放一个小火炉;同学们帮助他上厕所、打饭、喂饭,争先恐后地帮助他。与他同班的女同学彭了就住在杨彬家的楼下,只要天一下雨,她就会主动为杨彬打伞。三年来,从未间断过。上高三时,有个60多岁的老人将500元现金交到班主任手中,让其转给杨彬,却始终不透露自己的姓名……

当得知今年杨彬考出509分的好成绩后,县残联主动到杨彬家,帮忙他选择学校,填写志愿,表示一直把他送进大学的校园。

采访结束时,杨彬告诉记者,他现在想读三峡大学的财务管理系,大学毕业还要攻读研究生,一定要学得更多的知识,将来回报社会,为社会作贡献。

《高中语文练习 咏怀古迹 其五 高三(14) 刘英杰》

作者:

咏怀古迹其五①杜甫

诸葛大名垂宇宙,宗臣遗像肃清高。

三分割据纡②筹策,万古云霄一羽毛。

伯仲之间见伊吕,指挥若定失萧曹。

运移汉祚③终难复,志决身歼军务劳。

①《咏怀古迹五首》是唐代伟大诗人杜甫于唐代宗大历元年(766年)在夔州(治今重庆奉节)写成的组诗。本诗选的是第五首,吟咏了诸葛亮在长江三峡一带留下的古迹。

②纡(yū):屈,指不得施展。

③运:运数。祚(zuò):帝位。

1下列有关本诗内容的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A首联开门见山,借名垂宇宙写出杜甫名气之大,也表达出作者对其清高的品性的无比敬仰。

B颔联写三分天下是他苦心筹划的结果,他犹如展翅高翔在云霄的鸾凤,足以见作者对诸葛亮功绩的肯定。

C颈联写诸葛亮才华超绝,与伊尹吕尚这样的名士都难分高下,指挥千军万马非曹参萧何能比,表达作者对其才华的赞赏。

D尾联写出汉室虽然难以光复,但诸葛亮还是凭借着坚定的决心,为将士们出谋划策,并亲自指挥部队,歼灭了很多敌人。

2诗中“万古云霄”句形象有力,运用了夸张的修辞手法,极写诸葛亮的功绩,下列诗句中,没有运用这一修辞手法的是()

A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唐·李白《北风行》

B欲为圣贤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唐·韩愈《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C词源倒流三峡水,笔阵独扫千人军。——唐·杜甫《醉歌行》

D高谈则龙腾豹变,下笔则烟飞雾凝。——唐·卢照邻《悲才难》

3本诗中,诗人以自身肝胆情志吊古,故能涤肠荡心,浩气炽情动人肺腑,成为咏古名篇,结合尾联内容,谈谈作者所表达的情感。(6分)

参考答案:

1D

2B

3诗人抱恨汉朝“气数”已终,长叹尽管有武侯这样稀世杰出的人物,下决心恢复汉朝大业,(2);但竟“终难复”,反而因军务繁忙,积劳成疾而死于征途。(1)

这既是对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高尚品节的赞歌,(2);也是对英雄未遂平生志的深切叹惋。(1)

参考译文

诸葛亮大名垂宇宙且万古流芳,他清高的品性真令人无比敬仰。

三分天下是他苦心筹划的结果,他犹如展翅高翔在云霄的鸾凤。

才华超绝与伊尹吕尚难分高下,指挥千军万马非曹参萧何能比。

汉朝的气运已经衰落难以恢复,他意志坚决终因军务繁忙殉职。

《上海孝女蜗居里尽孝尽到家外纪实故事》

作者:

一辆120救护车快速驶进了一个老式小区,急促的鸣笛声一路响来,楼里的邻居也被惊动了,纷纷走出家门张望。十几年来,邻居们对这样的场景早已熟稔:“肯定是三楼王家的姆妈又送去抢救了,这么多年不容易啊。”

三楼就是王祚芳的家,只有两间20平米不到的房间。在这两间小房间里,生活着一个有着5口人的特殊大家庭——王祚芳86岁的母亲,93岁的公公,二姐94岁的婆婆,三位老人加在一起接近280岁!57岁的王祚芳,一个平凡的退休纺织女工,用她十五载的爱心让家中高龄老人老有所享,老有所乐,化鳏寡孤独为祥和喜乐。

家里买了电铃分别装在母亲和公公的床头

每天清晨5点左右,天都没完全亮,大部分人还在梦乡里鼾声连绵的时候。这个大家庭里的三位高龄老人就起床了,不管是寒冬还是酷暑,王祚芳此时无论睡得多香都一定会爬起来,照顾三位老人的刷牙、洗脸,同时还要准备早饭,等三位老人都洗漱好了,香喷喷的早饭也准备好了,每天一个馒头或是一只鸡蛋,再加上一杯牛奶,营养丰富。她忙碌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这样的日子王祚芳已经过了15年,照顾的老人也从最初的两位变成了三位。问起老人们的感受,王祚芳93岁的公公会坚定地告诉你:“我哪儿也不去,就要跟着王祚芳待在这个‘居家养老院’里。”

王祚芳自嫁人之后便和公公一起生活,公公是个退休教师,现在93岁,患有心肌梗塞和老年性耳聋。善良的王祚芳和公公相处之初便关系融洽。公公在66岁和72岁时,两度突发心肌梗塞,每次都让王祚芳的心也跟着揪起来,因为对于老人家来说心梗往往就意味着最坏的结果!然而两次心梗,最终都顺利渡过,在外人看来这仿佛是奇迹。在老人生病的那些日子里,王祚芳每天到医院照顾老人。“病房里的人起初都以为我是他女儿,知道是媳妇后,都很惊讶。”王祚芳平淡地说。只有公公的评价最让王祚芳觉得贴心:“我没有女儿,就把她当闺女。没有她,我活不到今天。”

生活往往喜欢跟人开不好笑的玩笑,公公身体不佳,王祚芳的母亲也患有多种疾病,后来导致不幸瘫痪。王祚芳生活的重心又放在了照顾母亲身上……

2003年,当时一家四口只住在18平米的狭小空间里,为了改善环境,王祚芳便在隔壁又租了一间20平米不到的屋子。房东被孝顺的王祚芳感动,给她最低的房租,8年过去了,外面的房租早已翻了几个跟头,房东的房租却始终固定在8年前的价格。

租了一间房子以后,王祚芳便和瘫痪的母亲一起搬了过去,但是厨房和卫生间还是在老屋子里。搬去后不久的一天,王祚芳在厨房里切菜、做菜,一待就是一个多小时。油烟机的声音有点大,王祚芳完全没有听到母亲在隔壁房间叫她的声音。待她忙完,把饭菜端到餐桌上时,她才看到母亲表情痛苦地望着她。

她凭经验猜想到母亲肯定是把大小便拉在裤子上了,她立马上去把母亲抱下床,也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姆妈,你怎么不叫我呀!”

“我都叫了你大半个小时了,嗓子也快叫哑了……”

“哎呀,门关着,我又在做饭,完全没听到啊!”王祚芳又急又悔,她意识到,有了两间房间之后,自己不可能时时刻刻呆在母亲身边。一旦母亲有什么需求要叫她,她未必每次都能听到,反而不能更好地照顾母亲了。

王祚芳开始思考怎么才能让母亲时刻都找到自己,毕竟对母亲这样一个高龄瘫痪病人来说,大小便的问题每天都要发生。再说如果她有其他不适,也需要第一时间找到王祚芳。王祚芳看着自家门上的门铃,突然有了主意。第二天,王祚芳去买了两个电铃分别安装在母亲和公公的床前。这样一来,王祚芳不管是在做饭还是在洗衣服,老人只要按一下电铃,铃声就可以把王祚芳召唤到床前。

王祚芳的丈夫还担心电铃的声音不够大,让安装的工人调试了半天,老人试着按了按,即使王祚芳在厨房里开着油烟机,照样能听到铃声。买电铃时,王祚芳特意留了个心眼,买了声音完全不同的电铃,这样她就可以根据铃音来分辨出是谁在按电铃。

现在,每天在厨房里做饭时,王祚芳都会竖起一只耳朵,格外注意房间内的声响。若听到那熟悉的铃声,她便立刻放下手中的家务,跑进房间,或是帮助母亲上厕所,或是给老人们端上一口水。

四年前,王祚芳二姐家发生了一些变故,姐妹俩一合计,决定把二姐的婆婆接到王祚芳家里来,一来是为了给老人的晚年生活更好的照顾,二来也算是给王祚芳的母亲找了个能说话的伴。二姐的婆婆来了以后,王祚芳在她的床头也安装上了电铃,她和老人说:“我不在房间里的时候,你就按它,我就会过来的。”

这样一来,王祚芳的家中就有了三个亲家:王祚芳的母亲、公公、王祚芳姐姐的婆婆,三人平均年龄91岁!俨然一个小小养老院。也就有了三只电铃,每日铃声不断响起,家里也显得更加热闹,王祚芳也更加忙碌了,时刻要注意是否有铃声响起,响的是哪一只电铃。现在,二姐经常来看望老人,帮助王祚芳张罗里里外外。

老人口水喷到饭上80后外孙女渐渐体谅

1983年出生的女儿小时候也有不理解妈妈的时候。

节日里,当女儿看到邻居家的同龄人都和爸爸妈妈去游乐场玩耍,而自己的妈妈总是要照顾外婆,有做不完的家务,小小的她趴在水斗前,问妈妈:“人家都是一家三口过日子,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多自由。我们家有外婆还有爷爷,你的心思都在他们身上……”

王祚芳听了哭笑不得,教育女儿说:“外婆生了妈妈,妈妈有了你,你要和妈妈一起孝顺外婆,这就是孝道。”年幼的女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有一次,晚上吃饭时,年迈的外婆毫无遮掩地打了个喷嚏,嘴里的东西难免喷了些出来,溅到了饭菜上面。身旁的孙女呆住了,把碗里的饭扒拉完,就不肯再吃了。王祚芳看在眼里,知道女儿是嫌弃老人家了。当时,她没有作声,拿了纸巾帮母亲把鼻涕擦干净,笑着嗔怪道:“妈妈,打喷嚏要用手捂住鼻子。”老人家慢悠悠道:“来不及了嘛。”

这天夜里,王祚芳拉着女儿的手,对她说外婆年纪大了,又生了病,身体控制能力差,总有注意不到的时候,你不能嫌弃外婆,不然外婆会很伤心的,知道吗?聪明的女儿知道妈妈在说晚饭时候的事情,解释说:“可是外婆的口水都喷到菜上了,很不卫生,我吃不下去!”王祚芳看着女儿有些羞愧的样子,说外婆也不想那样,可我们得体谅外婆,是不是?要是妈妈以后老了也会这样,你难道也要嫌弃我么?听了这些话后,女儿有些脸红,便不说话了。晚上,女儿主动提出和外婆一起睡,利索地钻进外婆的被窝,很快就和外婆依偎在一起。王祚芳觉得很窝心,独身子女能做到这点很不容易,她觉得女儿渐渐懂事了。

女儿长大后,王祚芳为了更好地照顾母亲,都和母亲睡一张床,而丈夫则和公公睡一个屋。很多人不解,多年分居难道不会影响夫妻感情吗?其实,王祚芳和丈夫的感情一直很好,偶尔吵嘴,也是欢喜收场。

一天,丈夫傍晚买菜回来,忍不住对老婆发起牢骚:“买菜真不容易,我发现老婆你有件事情做得太不对了!”王祚芳不知丈夫会有什么“怨言”,催促他赶紧说。

丈夫说:“你每月给我的伙食费实在太少了,买不到多少菜的,我是巧夫难为无米之炊啊!”听完丈夫的话,王祚芳自己也笑了。丈夫放下满满的菜篮子:“我那才一千出头的工资都搭上面了啊。”丈夫叹完苦经,又阿Q般地笑了笑,“算了算了,只要老人开心嘛。”

“有件事情还是想跟你商量一下,二姐又和我说了,想把母亲接到她家去过度一下,说这样也减轻一下我们的负担。”丈夫不由地打断了妻子:“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就让他们跟着我们,我们有口饭吃,他们也会有!”“哎哟,不走就不走嘛,我就随便一提,我也不想妈妈走的呀。”

《”门“字开头的成语》

作者:

门单户薄指家道衰微,人口不昌盛。

门殚户尽指全家死亡。

门户之争宗派之间的争论。

门阶户席门里门外的地方。形容到处,随处。

门堪罗雀形容十分冷落,宾客稀少。同“门可罗雀”。

门可张罗形容十分冷落,宾客稀少。同“门可罗雀”。

门生故旧指学生和旧友。

门衰祚薄门庭衰微,福祚浅薄。

门庭赫奕门庭:指家庭社会地位。赫奕:盛大。形容人地位、名声显赫。

门庭如市门:家门;庭:庭院;如:像;市:集市。门前像市场一样。形容来的人很多。

门无杂客家中没有闲杂的人来作客。形容交友谨慎。同“门无杂宾”。

门不停宾宾:宾客。门外不停留客人。形容勤于待客。

门当户对旧时指男女双方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情况相当,结亲很适合。

门到户说到各家各户宣传解说。

门户之见门户:派别;见:成见。因派别不同而产生的成见。

门禁森严指政府机关门口的警卫极严密。

门可罗雀大门之前可以张起网来捕麻雀。形容十分冷落,宾客稀少。

门闾之望指父母对子女的想望。

门墙桃李门墙:指师长之门;桃李:比喻后进者或学生。称他人的学生。

门生故吏故吏:过去的吏属。指学生和老部下。

门庭若市门前和院子里人很多,象市场一样。原形容进谏的人很多。现形容来的人很多,非常热闹。

门外汉指外行人。

门无杂宾家中没有闲杂的人来作客。形容交友谨慎。

门不夜关形容社会安宁,风气良好。

门不夜扃形容社会安宁,风气良好。同“门不夜关”。

《【汉武大帝吧】司马迁遭受宫刑原因再探》

作者:

文学遗产·二○一一年第一期

·126·

拜读《文学遗产》2008年第1期范子烨先生《司马迁遭受宫刑原因新说》一文,颇觉见解独到新颖。今结合敦煌写本《李陵变文》,将李陵事件的来龙去脉作以新的探讨,以期能将方家对李陵事件的认识和范先生对司马迁遭受宫刑的原因的理解有所补充。

敦煌写本《李陵变文》,现仅存一本,国家图书馆藏,散1548(新编号0866),题目残失。最早由启功先生校录,收入《敦煌变文集》。后来又由张涌泉、黄征先生新校,收入《敦煌变文校注》。原卷虽未著明“变文”,但题材特征与标明“变”字的作品无异,故习称李陵变文。它首尾残阙,现存文句起于“匈奴得急于先走”,至“汉家天子辜陵得(德)”而讫,叙述了李陵与匈奴交战、战败投降、李陵母亲妻子被诛、李陵沙场悲哀大哭等诸多故实。变文的文学性较强,有较多《史记》、《汉书》中没有记载的内容。《李陵变文》最大的特色是叙述了《史记》、《汉书》均未明言的李陵悲剧的真正原因。

造成李陵悲剧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史记》、《汉书》没有交代清楚,后世也只简单地认为是朝廷的刻薄寡恩。但在敦煌写本《李陵变文》中,它借助于李陵之口,清晰地给出了答案:李陵之祸的真正原因,是李陵家族与汉武帝及其外戚集团之间的长期私人恩怨所致。然后由此牵连到司马迁,并卷入其中,酿成遭受宫刑的祸端。

为了理解《李陵变文》中的私人矛盾冲突,还得从《史记》、《汉书》记载的李将军李广的传记说起。按史书记载,李广晚年,随外戚卫青大将军出征匈奴,因受辱自杀,事详见《史记·李将军列传》。事后不久,李广之子李敢代替父职,但他“怨大将军青之恨其父,乃击伤大将军,大将军匿讳之。居无何,敢从上雍,至甘泉宫猎。骠骑将军去病与青有亲,射杀敢。去病时方贵幸,上讳云鹿触杀之。居岁余,去病死”(《史记·李将军列传》)。根据史料可知,李敢为了替父亲李广报仇,击伤了卫青,却被卫青的外甥霍去病射杀,不久霍去病也死去。这是李氏家族与汉武帝及其外戚之间的第一次积怨。它为以后的李陵事件埋下了祸根。

要说清楚李广与卫青之间的矛盾冲突,还得提到另外一个人:公孙敖。《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记载,公孙敖是卫青的生死之交,卫青未得势时,为“大长公主执囚青,欲杀之。其友骑郎公孙敖与壮士往

取之,以

故得不死”。后来卫青专势,公孙敖成为他的重要亲信。《史记》记载,公孙敖分别在元朔五年、元朔六年、元狩四年三次亲随卫青出征。李广与卫青结下仇怨,就与元狩四年公孙敖的随征有莫大关联。

这次出征是李广主动请缨的,出征时,李广被任命为前将军。《史记》本传记载:“广数自请行。天子以为老,弗许;良久乃许之,以为前将军。”但临到部署战斗时,李广的前将军任职突然被卫青调换了。对于调动的原因,司马迁同时给出了两种解释:“大将军青亦阴受上

诫,以为李广老,数奇,毋令当单于,恐不得所欲。而是时公孙敖新失侯,为中将军从大将军,大将军亦欲使敖与俱当单于,故徙前将军广。”一种是汉武帝私下交代过卫青,认为李广年老,命运又不好,不适合独当单于;另一种是出于卫青偏心,因为公孙敖刚刚失去了侯位,卫青想让他借此立功,所以把他和李广调换了。不管出于哪一种目的,李广都不愿意调换,所以双方起了争执:“广时知之,固自辞于大将军。大将军不听,令长史封书与广之莫府,曰:‘急诣部,如书。’广不谢大将军而起行,意甚愠怒而就部,引兵与右将军食其合军出东道。军亡导,或失道,后大将军。”这样,导致李广没有按预定的时间到达目的地,战争失利,理应接受军法处置,但李广羞对刀笔之吏,引颈自杀。可见,李广之死的确与卫青有干系,公孙敖在其中起了“催化”的作用。

司马迁遭受宫刑原因再探

钟书林

司马迁遭受宫刑原因再探

·127·

事隔多年,当李陵随外戚李广利出征失利投降匈奴后,又是公孙敖充当“导火索”,再次挑起了李氏家族与汉武帝及其外戚之间的矛盾。《汉书》记载:

陵在匈奴岁余,上遣因杅将军公孙敖将兵深入匈奴迎陵。敖军无功还,曰:“捕得生口,言李陵教单于为兵以备汉军,故臣无所得。”上闻,于是族陵家,母弟妻子皆伏诛。陇西士大夫以李氏为愧。其后,汉遣使使匈奴,陵谓使者曰:“吾为汉将步卒五千人横行匈奴,以亡救而败,何负于汉而诛吾家?”使者曰:“汉闻李少卿教匈奴为兵。”陵曰:“乃李绪,非我也。”……陵痛其家以李绪而诛,使人刺杀绪。(《李广苏建传》)

李陵派人刺杀李绪的事,是司马迁死后才揭晓的事,因而《史记》中未能记载。从《汉书》记载来看,汉武帝在李陵投降匈奴一年多后,曾派公孙敖率兵深入匈奴腹地,迎接李陵归来,但公孙敖无功而还,向汉武帝报告撒谎说李陵在帮助单于练兵,防备汉军,所以我才无功而还。汉武帝听了,于是诛杀了李陵全家。在《汉书》中,只是客观地叙述了公孙敖编造谎言,误杀李陵一家的历史真实。

但到了《李陵变文》,则在唱词中痛言公孙敖的冤枉与挑拨。变文承继《汉书》说法,并将《汉书》中没有明晓的公孙敖暗中挑拨与私愤报复的深层背景作了淋漓尽致的揭示。变文唱词直斥公孙敖的冤枉与武帝的昏昧。李陵妻临刑前唱词云:“枉法严刑知奈何!君王受佞无披诉,生死今朝一任他。”富平郡王进朝唱词云:“后使公孙敖入虏庭,输兵失利而回去。过失推在将军上,汉家兵法任教虏。总是公孙敖下佞言,然后始杀却将军母。”径直将李陵的母戮族亡的原因归于公孙敖。变文敏锐地领悟到李陵家族并非因李绪而诛,实由公孙敖的佞言而起。

不过,李广、李陵两代人的悲剧,虽然都由公孙敖引起,但他毕竟人小言微,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李陵重蹈祖父李广的悲剧,导致家族的覆亡,可以说是汉武帝疑窦与猜忌心理造成的。汉武帝曾命李陵率兵八百骑,深入匈奴腹地二千余里。李陵平时所领也至多五千人马,即使发兵多,也“无骑相与”(《史记·李将军列传》)。并且李陵最后与匈奴苦战的地方,距离汉朝边塞仅百余里,边塞紧急上奏汉武帝,汉武帝却“欲陵死战,召陵母及妇,使相者视之,无死丧色”(《汉书·

李广苏建传》)。变文“帝唤司马迁向前,相陵母妻子面上有死丧色无:‘陵

在蕃中有死丧色无?如无死色,陵在蕃中,卿相报朕。’司马迁相了,报汉帝:‘李陵蕃中载。陵母妻子面上并无死色。’武帝闻之,忽然大怒:‘何其小人,背我汉国,降他胡虏!李陵老母妻子付法。’”更形象地道出了汉武帝出尔反尔的奸诈,内心的猜疑,及其他与李氏家族间的敏感微妙关系。加之他“遣贰师大军出,财令陵为助兵,及陵与单于相值,而贰师功少”(《汉书·李广苏建传》),大违汉武帝欲使贰师将军李广利邀功的初衷,其盛怒是必然的了。

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较详尽地叙说了他因为李陵事件遭受宫刑的前后经过:汉武帝认为他“沮贰师,而为李陵游说”,盛怒之下将他处以宫刑。这一盛怒是多年怨愤的累积,绝不仅李陵投降一事。早年李广自杀一事,给李氏家族、汉武帝及其外戚集团各自的心理留下了极其沉重的创伤。李氏家族因卫青死去了二人,霍去病之死与李家虽然无直接关系,但那重阴影在生性多疑的汉武帝心中显然是无法驱除殆尽的。这次李陵投降匈奴,不管对李氏家族,还是汉武帝,都十分敏感而棘手。

对汉武帝来说,他最关心的是身为太史令的司马迁如何来记载这件事情。司马迁先祖“世典周史”,父亲司马谈为汉武帝时的太史令,传至司马迁,世代为史官。他们负责记录国家每天发生的事务,并在上朝时公布记录的内容,然后汇编成为国家档案。因而司马迁的看法,直接关系到国家档案的记载,至关重要。汉武帝召问司马迁对李陵事件的看法,实际是关心史书将如何记载。出于史官的责任与勇气,司马迁毫不掩饰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不料以此触怒汉武帝。这对司马迁来说,始料未及。他无意中卷入李氏家族与汉武帝矛盾的漩涡,被汉武帝迁怒于己,惨遭宫刑,实是莫大的冤屈。他把这份冤屈在《报任安书》中全部倾泻而出。

遭受宫刑后的司马迁发愤著书,他将对李广、李陵身世充满的深切同情,对汉武帝及外戚集团怀着的深深怨恨,统统融入了《史记》的创作之中。《李将军列传》“只一标题,有无限景仰爱重”(牛运震《史记评注》),在传记结尾写李敢被霍去病射杀的经过说:“居无何,敢从上雍,至甘泉宫猎。骠骑将军去病与青有亲,射杀敢。去病时方贵幸,上讳云鹿触杀之。居岁余,去病死。”“有亲”、“方贵幸”、“讳云”,均见司马迁笔中的深意。特别是“居岁余,去病死”一句,看似完全多余无用,与本传无涉,却含蓄表达了他对李敢被杀一事的看法。将《李将军列传》

文学遗产·二○一一年第一期

·128·

从创作和研究两方面看,隋代都是中国小说史的薄弱环节。因此,考定阳玠的《谈薮》完成于隋初,是一部以南北朝易代、分治及交往的历史为背景,广泛记录上层统治阶级轶事的“世说体”琐言类志人小说,既有助于重新认识隋代小说史的构成,也可推动唐前小说史研究的进展。

一《谈薮》成书于隋开皇十二年后

《直斋书录解题》传记类著录《谈薮》二卷,且说是“北齐秘书省正字北平阳玠松撰。事综南北,时更八代。隋开皇中所述也”(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版,第196页),已指出其成于隋初。但此说未被学者采纳,而依作者任官年代,将其定为北齐小说(中华书局1996年版《谈薮》,第4—5页)。事实上,陈振孙的说法是有充分依据的。

第一,宋庠在作于北宋庆历丁亥(即七年,1047)的《谈苑序》中,详细记述了删定杨亿《谈苑》一书的经过。他指出,《谈苑》初为“好事者相与名曰《谈薮》”,然因“昔隋有杨松玠纪南北朝事,已著此号,行于世,今袭之,将为后生所惑,辄改题曰《杨公谈苑》”(《元宪集》卷三五)。宋氏所谓“已著此号”者,显然是指阳氏《谈薮》二卷。序称《谈薮》“纪南北朝事”,而南北朝终于隋,今存《谈薮》条目又有隋人事迹,此书自当撰于隋代。从宋序还推知《谈薮》在北宋时绝非僻书,才有“好事者相与”把《谈苑》称为《谈薮》的可能,即“昔隋有杨松玠纪南北朝事”一语当有据。宋庠序成文早于《直斋书录解题》成书一百多年,二者的说法却是一致的。

第二,《谈薮》今存大量条目的内容都见于李延寿的《南史》和《北史》,且有较高的文字相关性,因南北二史撰成于隋末唐初,这说明《谈薮》是李延寿撰著的史料来源之一。这可以从独见于《谈薮》的条目,又见于《南史》的情况来证明。《南史·解叔谦传》附有六位南齐孝子的事迹,其中匡昕、鲁康祚的事迹就采自《谈薮》。《南史》记二人事迹全文如下:

昕字令先,庐陵人,有至性,隐金华山,服食不与俗人交。母病亡已经日,昕奔还号叫,母即苏。皆以为孝感所致。

康祚,扶风人,亦有至行。母患乳痈,诸医疗不愈,康祚乃跪,两手捧痈大悲泣,母即觉小宽,因此渐差。时人以其有冥应。康祚位至屯骑校尉。(中华书局1975年版,第1822页)

而《太平广记》卷一六一据《谈薮》所收《匡昕》、《曾康祖》两条的文字如下:

齐庐陵匡昕隐金华山,服食不与俗人交。母亡已经数日,昕奔还号叫,母便苏,孝感致也。

齐扶风曾康祖,母患乳痈,诸医不能疗。康祚乃跪,以两手捧乳,大悲泣,母痈即瘥。(中华书局1961年版,第1164—1165页)

将“齐庐陵匡昕”改作“昕字令先,庐陵人”,源于小说与史传不同的叙述模式,鲁康祚的例子也应如是,则上引文字又很雷同,知两处记载必有关联。另外,《太平广记》总目录及卷一六一目录和条目名均将“鲁康祚”写作“曾康祖”,这是不对的,应以《南史》所载为是。《南史》且称“康祚位至屯骑校尉”,也有依据。考《魏书·傅永传》和《南齐书·明帝纪》有建武四、五年间魏齐交战,魏将傅永大败齐将鲁康祚与赵公政于魏豫州太仓口,令鲁康祚坠河而亡的事。显然,在李延寿看来,“鲁康祚”与“曾康祖”形近,当是一人,因而既更正了《谈薮》的错讹,也据史作了补叙,只记匡昕“字令先”当别有据。进而,

与《卫将军骠骑列传》相对读,不少人都发现了司马迁褒李广,而贬卫、霍的情感倾向。如黄震说:“看《卫霍传》,须合《李广传》。卫、霍深入二千里,声震夷夏,今看其传,不直一钱。李广每战辄北,困

终身。今看其传,英风

如在。”(黄震《黄氏日钞》)司马迁之所以这样落笔,与他无辜地被牵连,受宫刑的遭遇有很大的关系。后世称《史记》为“谤书”,也实由此而来。

[作者单位:

西安文理学院文学院]隋《谈薮》及其作者阳玠考

黄大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