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澍


陶澍

陶澍详情:

《《清史稿·陶澍传》的阅读练习题》

作者: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18-21小题,共18分。

陶澍,字云汀,湖南安化人.嘉庆七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迁御史、给事中。澍疏劾河工冒滥,及外省吏治积弊.巡南漕①,革陋规,请浚京口运河。二十四年,出为川东道。总督蒋攸铦荐其治行为四川第一。

道光三年,陶澍就擢巡抚。安徽库款,五次清查,未得要领。澍自为藩司时,钩核档案,分别应劾、应偿、应豁,于是三十余年之纠葛,豁然一清。濒江水灾,购米十万石,劝捐数十万金,赈务核实,灾民赖之无失所。又怀远新涨沙洲阻水,并开引河,导之入淮。淮水所经,劝民修堤束水,保障农田。各县设丰备仓于乡村,令民秋收后量力分捐,不经吏役,不减粜,不出易,不假贷,岁歉备赈,乐岁再捐,略如社仓法②而去其弊。

创辑《安徽通志》,旌表忠孝节烈以励风俗。

道光五年,调江苏。先是洪泽湖决,漕运梗阻,协办大学士英和陈海运策,而中外纷议挠之。澍毅然以身任,亲赴上海,筹雇商船,体恤商艰,群情踊跃。事竣,优诏褒美,赐花翎。

江苏频遭水患,由太湖水泄不畅。疏言:“太湖尾闾在吴淞江及刘河、白茆河,而以吴淞江为最要。治吴淞以通海口为最要。”于是以海运节省银二十余万兴工,择贤任事,至八年工竣。澍自巡漕时,条奏利害,至是先浚徒阳河,将以次举刘河、白茆、练湖、孟渎诸工。后在总督任,与巡抚林则徐合力悉加疏浚,吴中称为数十年之利,语详则徐传。

晚年将推淮北之法於淮南,已病风痹,未竟其施,后咸丰中乃卒行之。十九年,卒。遗疏上,优诏轸④惜,称其“实心任事,不避嫌怨”。

澍见义勇为,胸无城府。用人能尽其长,在江南治河、治漕、治盐,并赖王凤生、俞德源、姚莹、黄冕诸人之力。左宗棠、胡林翼皆识之未遇,结为婚姻,后俱为名臣。

(选自《清史稿·陶澍传》有删节)

《文言文语段复习练习及答案》

作者:

文言文复习练习

(一)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1—5题。(22分)

陶澍,字云汀,湖南安化人。嘉庆七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迁御史、给事中。澍疏劾河工冒滥,及外省吏治积弊。巡南漕①,革陋规,请浚京口运河。二十四年,出为.川东道。总督蒋攸铦荐其治行为四川第一。

道光三年,陶澍就擢.巡抚。安徽库款,五次清查,未得要领。澍自为藩司时,钩核档案,分别应劾、应偿、应豁.,于是三十余年之.纠葛,豁然一清。濒江水灾,购米十万石,赈务核实,灾民赖之无失所。又怀远新涨沙洲阻水,并开引河,导之.入淮。淮水所.经,劝民修堤束水,保障农田。各县设丰备仓于乡村,令民秋收后量力分捐,不经吏役,不减粜,不出易,不假贷。岁歉备赈,乐岁再捐,略如社仓法②而去其弊。

创辑《安徽通志》,旌表忠孝节烈以励风俗。

道光五年,调江苏。先是洪泽湖决,漕运梗阻,协办大学士英和陈海运策,而中外纷议挠之。澍毅然以.身任,亲赴上海,筹雇商船,体恤商艰,群情踊跃。事竣,优诏褒美,赐花翎。

江苏频遭水患,由太湖水泄不畅。疏言:“太湖尾闾在吴淞江及刘河、白茆河,而以吴淞江为最要。治吴淞以通海口为最要。”于是以.海运节省银二十余万兴工,择贤任事,至八年工竣。澍自巡漕时,条奏利害,至是先浚徒阳河,将以次举.刘河、白茆、练湖、孟渎诸工。后在总督任,与巡抚林则徐合力悉加疏浚,吴中称为数十年之利,语详则徐传。

晚年将推淮北之法于淮南,已病风痹,未竟其施,后咸丰中乃卒.行之。十九年,卒。遗疏上,优诏轸④惜,称其“实心任事,不避嫌怨”。

澍见义勇为,胸无城府。用人能尽其长,在江南治河、治漕、治盐,并赖王凤生、俞德源、姚莹、黄冕诸人之力。左宗棠、胡林翼皆识之未遇,结为婚姻,后俱为名臣。

《蔷薇学园Ⅲ》

作者:

秋罗伸出手,抚上了水澍的脸颊。

水澍还沉浸在悲痛中,不能自拔,所以,没有推开秋罗的手。悟岁正准备制止,却发现,秋罗的表情,很痛苦,仿佛失去了自己珍藏已久的宝贝。悟岁的手,停住。

来来往往的行人,个个都认为,他们是三角恋关系。

秋罗不理会他人热切关注的目光,把水澍的脸轻柔的转过来,让水澍可以好好看看自己,看看自己,有多么喜欢她。

水澍惊讶,她想扒开秋罗的手,可是,他力气好大。明明身子如此娇小,却比自己的力气还大。

就这样,氛围僵持着,秋罗的声音,低低的:“其实……我想在……水澍伤心时,安慰水澍,这样,我就可以进入你的心里,这样,你就可以只看着我……很卑鄙,对吗?水澍?”秋罗的语调,在喊水澍的名字时,变得十分好听,就像,夜里情人之间的密语,轻柔柔的。

水树沉默。

秋罗的眼底,闪过一丝残忍:不管怎么样,她必须是他的,不可以给任何人。

秋罗一用力,让水澍的脸凑近他的脸,慢慢的说道:“你只要看我一个人就好,好吗?”说完,轻轻地吻了上去,那么轻柔的吻,就像蜻蜓点水般,感觉,就像初次的接吻中,水澍还未曾体会过的恋情。

悟岁没有出声,她知道,秋罗,很爱很爱水澍。

水澍,闭上了眼睛,因为,她受伤的心,已经被沁人心脾的水,默默的安抚。

……

第二天。

男校的所有男生集体飙泪。

因为,学校公告栏上,贴着一张巨幅照片:没错。就是他们心中的“公主殿下”和一个人在接吻!OMG!!!!

惨叫声此起彼伏。

秋罗刚刚进校门时,就发现,所有男生都倒在地上,身旁好像还有,死神没有收回的灵魂,在飘啊飘啊……秋罗再往前走,巨幅照片,映入眼帘:“谁拍的?为什么会在这!”秋罗很生气。

男生们爬到他的脚下:“呜呜呜呜……‘公主殿下’,那个男的……”秋罗一听到这些人把水澍喊成“男的”,他就火冒三丈。他蹲下,勾起其中一个男生的头:“再说一遍……”“没没没没没……没什么!!!”“很好。”秋罗起身,大声的问道:“西呢?”

一个男生站起来:“他去隔壁女校了,说要找这个照片上和你接吻的人报仇……”秋罗心一紧:为什么,他会知道水澍在女校,一定是川那个家伙!可恶。水澍怎么样了?“某某,帮我请一下假,我马上回来!”秋罗想女校奔去:水澍,在我去之前,要保护好自己,我的水澍……

《蔷薇学园》

作者:

正太?!还是,萝莉?!

圣高蔷薇女子学园。

“哇!……”

“水澍大人,今天也很帅啊!…~”

“对呀,对啊!…”

“悟岁大人也在啊!…~”

“还有安大人也在啊!…”

“…”

…。

远处,三个光芒四射的“美男”再和周围的花痴打招呼。

(其实他们都是长的很帅的女的,呵呵)

悟岁用开心的声音道:“小猫咪们,今天我们的演唱会,你们会来吗?”

“当然会”整齐!

“嗯嗯,不错,我很喜欢你们哦。”

“啊…~啊…~~谢谢悟岁大人!…”

“悟岁啊,你每次出现难道不可以平静点吗?”发话的是安。

“管他的。”

“呵呵”水澍大笑。

地下练习室。

“ぎあごぜそ…。”主唱是安。

“………~”吉他手是水澍。

“啪嗒,啪嗒”贝司手是悟岁。

“成功了,这首《寂寞蔷薇》一定可以受大家欢迎的!”悟岁高兴得跳起来大叫。“对啊,今天下午的体育馆演唱会,一定有很多人。安,你认为呢?”水澍转头,安没有回应,他的眉头紧皱,一手握着话筒在发呆。“安?”水澍拍了拍他的肩膀。

安缓过神:“水澍…我有可能要去…美国呆一段时间…·所以…我希望在所剩无几的时间内,选出一个主唱··”

水澍一个不稳,把手里的吉他掉了下去。“怎么…会…”悟岁哑然。

悟岁深知,安和水澍,从小就是好朋友,如今…·

抽泣声。

水澍拉住安的手:“不要去好不好,水澍想和安待在一起。”

眼泪已经止不住。“傻瓜,时间不会很长的,”安像大姐姐一般的拍拍水澍的头。“今天,也就是我最后一次的歌唱,加油。好吗?”

水澍不自觉的手紧了紧。“嗯…”艰难的发音,眼泪如破碎般的水晶。

{主唱选拔}

通告一发出,全校学生立马知道出了什么事,他们挤在选拔的教室门口。

“让一下好吗?”一个清纯的声音响起,对前面的人说。大家转头,全体鼻血暴喷,好可爱的女生:柔顺的黑发,是短的。纯黑的瞳孔,纤长的睫毛,加上那个眼睛又大,身材好,晕了晕了。

立马让道。

教室内悟岁喊道:“下一个,秋罗!”

“到!”

进门,水澍呼吸一滞,熟悉?

“喂,水澍,真的很可爱,对吧?”悟岁小声说。

“请问,我可以开始唱了吗?”

水澍一想到安的位置要被人代替,气不打一处来,他否定:“不需要。你可以走了。”秋罗放下手中的话筒,问:“为什么?”

“不为什么。”

秋罗抓紧裙角,喊道:“就因为我是男的吗?!”

“什…·什么?!三人异口同声。

”轰隆轰…~“走廊好像传出男生的声音:“55555555555…·男高的公主大人,你在哪啊?”“公主大人··”

秋罗提起裙摆,一脚跨在窗户上,对水澍喊道:“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从我身边逃走了!”说完跳了下去,水澍脸红了,他跑向窗外,秋罗的身影远去。不会让我从他身边逃走?水澍将双手放在心脏的地方,握紧了。

《袁澍:“双赢”人生》

作者:

袁澍:“双赢”人生

袁澍:1964年出生,毕业于暨南大学,硕士学位,高级会计师。1994年前在广东顺德电视大学财经学院任教,后弃文从商,在广东顺德智信会计师事务所任审计部经理;1996年12月,任英资企业——亚能电力集团(简称APD)总裁助理兼国内合资企业副总职务,后任该公司的中国区首席财务审计官;2000年在君兰高尔夫生活村任财务总监(首席财务执行官CFO)。

在一个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午后,袁澍坐在翻滚着波涛的珠江边,平静地讲述着他这十年的职场生涯。如同乌云压顶背景下的是波澜不惊的语调,商场风云带给袁澍的并不是对名利的追求,而是人生的“双赢”法则。

不断地积累新的知识与经验,只为了别人能从自己身上学到点什么。袁澍怀着这种信念执着地吸取着,给予着,与企业一起成长的快乐成为他最大的收获。

向实战蜕变

“当初出来,只是想帮帮朋友,后来却发现与其在课堂上给学生讲授课论,还不如到会计师事务所手把手地教学生。”

出身于书香门第的袁澍,大学一毕业就在学校里教财务管理知识,但当时的他却没有任何实战经验。“老师只能经学生讲授一些理论性的东西,学生不懂怎么结合实战,所以很多学生出来以后很难开始工作,特别是财务。”这一点,袁澍深有体会。1995年初,在朋友的强烈相邀下,袁澍与朋友一起经营一家会计师事务所,这个事务所实际上是一个半研究半企业化机构,一方面要给很多企业办理审计、资产评估、税务代理等业务;而另一方面,在办理业务的同时,也可以积累很多新的经验。

迈出实践这一步,袁澍其实是有犹豫的。当时袁澍只是白天在会计师务所工作,晚上还是继续上课,实战让袁澍获得了从事财务工作最初的快感。“半年后,我就在事务所里做全日制,给企业做财务顾问,解决了一些实际总量,才发现在这里学到的东西比在学校里教的东西多多了,而且实在。”

在事务所里磨练了两年后,1996年,袁澍进了跨国集团APD公司工作,开始了职业经理人的生涯。除了负责财务管理方面的事务,袁澍开始接触投资、项目谈判、与政府协调等诸多问题的处理工作。袁澍的眼界豁然开阔,人生的目标也越来越清晰了,“在APD集团的时候,才把目标看清楚,并决定了走职业经理人的道路”。谈起这段经历,袁澍很庆幸。不是因为得到了充裕的生活,而是明白了只有在实践中不断地吸取和积累经验,才能更好地帮助别人,从而实现人生的“双赢”。

另一种快乐

“宁愿在企业里做职业经理人,通过自己所学的知识和积累的经验去帮助这个企业成长和壮大,比个人赚了几百万要更开心。”

在经理人纷纷投身创业的今天,袁澍却依然执着于经理人这个角色。不是没有资本,只是这里有他自己的追求。“我在APD集团和君兰工作的时候,认识了不少人,自己开公司不难,但是我觉得人不能就嫌个几百万就足够了。”从袁澍那严肃的表情里,可以读出,这不是虚荣,而是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我与企业一起成长,这里面得到的快乐要比赚钱多得多。”

或许是天性使然,会计出身的袁澍没有太多会计应有的细腻和精明,却有着标准的湖南人性格,直爽、耿直、原则性强,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爱吃辣椒,嗓门大,有种匪气”。也许这种天性,这种感觉就是一种牵引着袁澍走下去的信念,“我总是有一种社会使命感,告诉别人理念还不行,还要告诉别人实际怎么做,在会计师务所指导了上百家企业财务管理怎么做还不瘾,还要自己去参与集团的财务管理,这样做了之后,现在我还是感到不满足,想写书,就是要在社会

上把自己所知道的理念和经验告诉需要的人。”APD集团工作的四年,是袁澍真正成长的时期,也是袁澍拥有无比快乐的四年。

选择做职业经理人,是为了有更广阔的空间去吸取“阳光”,“不断面对新的环境,新的挑战,然后才有新的知识。”睿智的袁澍从不打无准备之战。2000年,从APD出来以后,袁澍在君兰开始了另一段经理人生涯,并兼做一些咨询公司的顾问,帮企业做财务诊断,然后给出一个解决方案,最后把总结出来的财务管理经验传授给企业的员工和老板。“在囊括了这么多经验以后,给别人讲授财务管理知识就显得很宽裕,还可以解决很多具体问题”。这就是袁澍的人生“双赢”法则中的取胜之道。

“你想做一番事业就必须跟上时代”,袁澍正是以此为人生目标的准绳,在社会前进的洪流中,以“助人”为动力之源,不断充实自己,不断提升自己,从而获得人生“双赢”的快乐。步步为“赢”

“我是先考虑别人赢,再考虑自己合不合算,在他人赢的情况下,我也和算了,这才是企业发展讲究的‘双赢’。”

在个人名利的追求上,袁澍或许是个“糊涂”的财务总监,但在企业的投资合作项目上,袁澍却有着成熟和敏锐的头脑,“在做一件事情之前,我会在脑子里把所有的程序和细节都考虑清楚,然后再做。”大到几十亿元的谈判,小到几百万元的投资,袁澍从没失败过,因此很多企业的老总都把袁澍看成谈判成功的前奏。当别人问及其中奥妙时,他总是爽朗一笑,“我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只是当我跟别人谈的时候,先考虑别人赢,别人跟我合作能够盈利,我再考虑我自己合不合算,先考虑对方,后考虑自己,别人就很容易接受我了。”这些看似轻松的笑谈,背后的思索与凝练可以从袁澍的职业经历中去搜寻。在APD的时个,袁澍曾经负责一个兼并一间火力发电厂的项目。当时竞争对手很多,那怎么在总部限制的价格内把这件事谈成呢?“我谈判的时候,不算自己能赚多少钱,而是说这个价成立的话,我给你算一下你能赢什么,他听了之后觉得很有道理这就行了,而我们能赢什么则是我早已考虑好的。现在企业的发展讲究‘双赢’就是这个道理。

“先在上市公司或大型外企做几年职业经理人,同时希望在一些顾问公司给一些企业进行一些帮助,把我知道的东西都传授给他们,让他们在财务管理上有个很大的提高,然后能出几本书,把自己在财务方面的一些认识写上去,让更多的人学到我的经验。”

在多方面接触中国市场之后,袁澍发现,现在很多企业缺乏的不是资金,而是人才,“80年代发财的人只要有胆敢做就可以了,但在现在的财富排行榜上你已经找不到那一代的人了,我敢断定2000年发财的人都是高智商的人,人才将是未来创业最大的资本。”因此,工作之余,袁澍常到中山大学的教授经理研究会上给MBA的学生讲解财务方面的有针对性的实战经验,“这样能让学生掌握好社会经验,出去以后可以很快地适应环境。”而出书的意愿,不仅是父亲的遗愿,也是袁澍最原本的初衷,“让更多的人学到我的一些经验。”

袁澍最近两三年的人生规划,依旧让人们看到了那个简单信念的执着。十年前,袁澍没有按照父亲的意愿做一个纯理论派的学术学,十年后,却为自己的信念做了一个实战家。十年的磨练给袁澍的不仅是商场经验,或许更多的是人生目标的定位,从商场经验反观人生目标,也许袁澍并没有意识到他现在所选择的经理人之路正透析着他的人生“双赢”法则——用自己积累的实战经验帮助企业发展和壮大,在实现了社会价值的同时也提升了个人的价值。

《王澍“异类”的胜利》

作者:

王澍:“异类”的胜利

来源:《中国周刊》2012年第05期

王澍几乎同时收到了一条好消息,一条坏消息。

好消息来自妻子,她打电话告诉正在洛杉矶讲学的王澍,他获得了普利兹克奖。那是全球建筑领域的最高奖项。

坏消息来自朋友,一个画家给他发来一条彩信,彩信的照片上是北京市东城区北总布胡同老3号院,梁思成和林徽因的故居,被拆得一片狼藉。

知道自己获奖后,王澍对赶来采访的《洛杉矶时报》记者说:“我希望这次获奖能够影响年轻一代的建筑师关注中国本土建筑学,无论是大型项目还是小型建筑,都能放慢建设的速度。我同样也希望年轻一代的建筑师能够明白,中国的发展不能以拆除历史为代价。”

而对于被拆掉的梁林故居,“第一反应就是想哭,没有愤怒了,已经愤怒过无数次了。”王澍告诉《中国周刊》记者。

没有愤怒或许是更大的愤怒,这个功成名就的设计师已经49岁了,从年轻时,他就被人视为异类。现在,他可以宽容地理解异类的声名,“至少能够证明这个时代不只是一个方向的,还有另外一个方向。”

异类

长发,一度是王澍的符号。

“那时的王澍长发飘飘,有意识流的气质,风流倜傥,我们一起出了第一本学生论文集,他是论文集的主编,”东南大学81级土木系学生、南京城市与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杨涛回忆说,“他喜欢思考,爱搞哲学研究,当年一起在诗社聊天时感觉他对传统建筑学有很多想法。”

在东南大学85级建筑系师妹东梅的回忆里,当年的王澍,“高不可及。读的书多,画画功底很好,哲学根基深。”她说,85级毕业时,学校出了一本学生作品集,王澍用钢笔画了福建土楼做的宾馆,“我们觉得系里的老师都没有做这么好的。”

本科二年级时,王澍宣布没有老师可以教他。大三,他觉得商业效果图太假而拒画,甚至带着三四个同学和教授谈判。最后,学校取消了必画商业效果图的规定。

《可爱的猪朋友》

作者:

我有一个好朋友,她叫做童澍桦。

她胖胖的,人家都说她是肥猪,可我不这么觉得,难道胖也是她的错么?我们不应该嘲笑她。她圆嘟嘟的脸蛋,白皙的皮肤,惹人喜爱。她心地善良,朋友有难一定会两肋插刀。但是她的身上时常发出一股奇怪的味道……

我喜欢和她在一起玩耍。我们之间十分亲密,但时常也会出现楚河汉界的情况。

有一次,有一个同学叫郑裕如,她把童澍桦的笔扔掉了,童澍桦大发雷霆,喊道:“郑裕如,快换我笔!”郑裕如装着一脸无辜,笑着说“切,才不是我干的呢,是顾欣悦扔掉的,管我什么事!”童澍桦毫无相信的说:“那不是你,你还笑得这么开心啊!再说了,顾欣悦不会拿的!”郑裕如严肃起来:“随便你,反正不是我扔的就对了!”

童澍桦慢慢走向正在写作业的我,对我说:“小怂啊,你有没有把我的笔扔了?”我转过去对她说:“我没有!刚才不是郑裕如在扔你的笔吗?”童澍桦过去抓住郑裕如的帽子,理直气壮的说:“郑裕如,你就拿出来吧,不然的话,我去告老师了!”郑裕如还是不断的诬陷我,越装越真,不得不让童澍桦相信我拿了她的笔。

就这样我与她吵了起来,班中都是我们俩争执的声音。后来,我们相互也懒地理对方了,便开始冷战!

第二天,可能因为郑裕如的良心过不去吧,和童澍桦说出真相,童澍桦低下头对我说对不起,当然,只要脱下黑锅,我就一定会原谅她,此后,我们还是形影不离的超好朋友!

我们俩天天开心的过每一天。我知道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争吵是很正常的。终究有一天我们会分离的,等我们到了初中,我根本不能确定我们会不会在一个中学!但我会珍惜现在的快乐!

我们俩天天开心的过每一天。我知道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争吵是很正常的。终究有一天我们会分离的,等我们到了初中,我根本不能确定我们会不会在一个中学!但我会珍惜现在的快乐!

《张作霖的夫人 张作霖的四夫人许氏许澍阳》

作者:

张作霖的夫人张作霖的四夫人许氏许澍阳

历史是上帝的一场游戏,被上帝遗忘并非一定是件坏事。虽然,许澍阳与张作霖进行了坚决斗争,然而,两个女儿都没能摆脱“政治筹码”命运。所幸,她最疼爱的小儿子张学思与直系军阀曹琨女儿的婚事,因两次直奉战争不了了之。小女儿怀曦,与张学思的命运如出一辙,8岁时候被张作霖指父为婚,与时任北洋政府总理兼陆军总长的靳云鹏的儿子定亲,后来张作霖死、靳云鹏出家,1931年这门亲事才由张学良出面解除了婚约,张怀曦由于出国留学等因素耽搁,至29岁才与爱人张晓雪结婚。1925年春,张作霖再次突然决定带着年仅16岁的怀瞳前往天津,但去做什么却家人却全然不知。有几个姐姐的前车之鉴,使许澍阳和已经懂事的怀瞳忐忑不安起来。不管许澍阳怎么问,做事一向一意孤行的张作霖不作任何解释。果然不出所料,张作霖此行的目的是为三女儿怀瞳和清朝老臣赵尔巽的儿子赵天赐定婚。赵尔巽,曾经担任东北三省总督,在张作霖刚刚归顺朝廷的时候,一直得受到赵的排斥,致使张作霖一度曾有重返“绿林”的想法,只是“武昌起义”后张作霖用杀害革命党人的屠刀稳固了赵尔巽的地位,赵尔巽不得已才给了他部分兵权。把自己视若掌上明珠的女儿托付这样一户人家,许澍阳作为一个对官场宦海一直存有芥蒂的人当然放心不下。然而,许澍阳却没能左右张作霖意志。1926年秋,许樹阳在万般无奈中,将女儿怀瞳嫁给了赵尔巽的儿子赵天赐。阴错阳差却成全了一对珠联璧合的夫妻,尤其在抗日战争暴发后的几年,许澍阳与大女儿、女婿一直东奔西走,过着相濡以沫的生活。1934年,

《大学生环卫工报到入职 称冰雪清扫机很酷》

作者:

马青阁:天冷多穿点儿能干好环卫

2007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马青阁成功应聘保洁员一职,她被分到道里区城管局保洁大队。

马青阁曾在和兴街道办电表社区做过5年劳动保障协理员。“社区兼顾着环卫工作,我清过雪,扫过街,对这份工作了解一些。”上岗就意味着必须在严寒条件下清扫街路,对此,她表示,天儿冷就多穿点儿,别的环卫工能干,她也能干,并且一定能干好。

李金澍:知道辛苦但这都不算啥

李金澍是东北农业大学工程管理专业的本科应届毕业生,即将走上驾驶员岗位。李金澍被分到道里区城管局保洁大队机扫队。

关于环卫工作的辛苦,李金澍早有预期。得知自己笔试通过后,他经常上网查询关于环卫工作的情况。“2008年我拿到了B照驾驶证,开车技术还算不错,驾驶员这个岗位我可以胜任。”李金澍信心满满地说。

遇到连续降雪,清冰雪设备就要连轴转,有时驾驶员需要连续工作24小时,对于工作强度大,李金澍认为这不是啥难事儿。

尹鹏:冰雪机挺酷

报到时就想开开

有不少人认为,大学生应聘环卫工有点大材小用。毕业于黑龙江工程学院车辆工程专业的尹鹏却不这样想,他认为每个行业都有要学习的专业知识,大学生最需要在实践中锻炼。

2009年毕业后,尹鹏在汽车4S店做过销售,对车比较熟悉,也喜欢和车打交道。最终成为南岗区保洁一队的驾驶员,他未来的工作就是操作清冰雪设备和清扫、保洁设备。“我到单位报到时,看到清冰雪的设备挺酷的,我当时就想开一开。”尹鹏说。

李金澍告诉记者,家人支持自己的选择,女朋友也很支持他,希望他干出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