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萱


张萱

张萱详情:

《作业点名册202》

作者:

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楼昱康吴紫轩毛念彤张震宇华震轩钟依静刘宇涵孔钰婷陈瑾萱谬昀霖张越琪虞钧涵戴湘芸周盛陈珍妮朱彦明宛儿汪俊杰张玮杭陈丹云傅文杰郑涵潘越戴晟昊张铭恒朱轶王俊淞黄天铭朱鏖戎王熠张雍杰张亦萱楼佳乐应其恩于佳宁张睿严宽胡昕仪周曼婷张天爱王理哲周琳杰陈科桦

《张子萱从模特到演员的蜕变》

作者:

张子萱从模特到演员的蜕变

与雅丽洁8杯水合作的女神张子萱,是当红演员、模特。雅丽洁8杯水女神张子萱,因2011年电影《失恋33天》“李可”一角而走红,并凭借该片获得金马奖、百花奖最佳新演员提名,之后雅丽洁8杯水女神张子萱又出演了《时尚女编辑》、《小爸爸》等电视剧。2014年,雅丽洁8杯水女神张子萱借着在青春校园剧《匆匆那年》中的出色演出,登上了《女友•校园》封面。

结缘《失恋33天》荣获奖项提名

《失恋33天》是雅丽洁8杯水女神张子萱的第一部影视作品,当时在开拍的时候,导演想找的是一个可爱的女孩来饰演一个招人烦的角色,找了很多人都觉得没有特别合适的,后来因为看到雅丽洁8杯水女神张子萱上了《快乐大本营》一期关于可爱女孩的节目,就选中了雅丽洁8杯水女神张子萱。在导演的多番邀请之下,张子萱决定尝试一下!张子萱还记得第一场景的时候,自己的心跳,紧张的情绪都历历在目,但还是拼了过去。之后荣获百花奖跟金马奖的两项提名,张子萱觉得是因为电影很火才获得的,但其实张子萱的表现大家都有目共睹。

模特出身晋升为当红演员

大家都知道张子萱是以模特的身份出道的,在演戏方面,会面临很多挑战。比如在如何应对哭戏这一点,她曾经跟倪妮讨论过,一定要让自己心里很难受,真情出演,这样才不会显得太假。有一次张子萱拍完哭戏后,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结束后还一直哭不停。她自己也表达了做演员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任何事情都要自己去体验一回。如今,她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小爸爸》、《匆匆那年》里面对角色都有很好的诠释,也渐渐让观众们接受这个荧幕新人。在后面的对话过程中,张子萱也袒露了自己的心声:经常出演富二代这样的角色让她很想尝试演一遍“穷人”这个角色!

温泉女神张子萱的8杯水情节

从最初的知名模特到现在的当红演员,张子萱也积累了很多护肤、瘦身的经验,在与《女友》杂志的访谈中,张子萱还分享了她的补水小秘诀,“我觉得护肤最重要的就是补水,平时我会用雅丽洁8杯水系列来给肌肤补水,按照洁面乳、美肌水、精华液、保湿乳霜这一系列的顺序每天坚持使用,脸上细小干燥纹都能抹去,且有效地锁住肌肤水分,令肌肤由外及内清润水透。”(雅丽洁8杯水三源集萃形象代言人张子萱的更多精彩心里路程哦,详细内容请阅读《女友•校园》

《钱;钱》

作者:

一天早晨,当第一缕阳光冲破夜时,萱萱的钱包沸腾了……

那天萱萱的钱包里的钞票和那缕阳光起的一样早,六张钞票端出了早餐,大伙儿洗漱完毕之后围坐着一张大方桌边,坐在正中的是一张而值为二十的钞票,它慢慢地说:“开始早餐吧。”随后,优美的音乐声响起,钞票们开始津津有味地享用起可口的早餐。

“我真是苦恼极了。”一张一角的钞票说,“我在这儿有一个多月了,平时主人根本不把我当钱看,好几次想扔掉了我,多亏我好说歹说,死活不去,哎!萱萱太不珍惜我了!”

“是啊!是啊!自从上个星期我来到这里,萱萱就是这个样子,哎呀,又扭到脖子了!”一张皱巴巴的两毛钱冤声道。

“你们俩的确挺可怜。”一张五元的钞票开口道,“其实我也是心如刀绞,我的前主人是一个家境贫寒,幼年丧父的孩子,这五元钱是他放学拾废品,捡破烂好不容易得来的,他准备把我捐给一个无儿无女的盲人奶奶,可谁知,一路上他高兴过头,活蹦乱跳把我重重地摔在地上,之后,萱萱走过我身旁见我躺在地上,把我拾了起来,我原来以为她会把送回男孩的手中,谁料她,竟然把我放进自己的口袋,唉,那小主人一定痛彻心腑,欲哭无泪。”

还没等他们说完,一阵晃动吓醒了他们,一张十元钞票说:“别怕,是萱萱起床上学。”大家叹了口气。

钱包里很安静,大家似乎在沉思,一枚一元的硬币爬上椅子,说:“伙伴们都很清楚,我是前些日子来的我原来的主人依依与萱萱是好朋友,前不久依依的钥匙丢了,把她急得知所措,萱萱见了,热情地走上来帮依依找,两个一起找,不多一会儿,钥匙又从新回到了依依的手上,依依喜上眉梢,可高兴了,她向萱萱道谢后,转身想走,萱萱拍拍依依的肩膀,向她要小费。一时间,依依惊得目瞪口呆,她万万没想到“情同意合”的好姐妹竟然是这样的,无奈之下,她只好把我和另外一个伙伴塞到萱萱手中,而依依从此对萱萱不闻不问,萱萱却满不在乎,伟大的友谊,就这样冰消瓦解了……

他们的谈话还在继续,我的作文却要结束了。现在你还觉得萱萱冰清玉洁吗?其实。这样的的萱萱无处不在,我原以为校门里和校门外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现在我才发现肮脏的金钱正沾污着原本无暇的心灵,正让我们走向另一个世界……

《五个同学》

作者:

有一句话,许多人都喜欢用它,我也很喜欢它。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我们五个有的是以前的同学,有的是现在的同学,甚至以前都不认识,但却都在一个辅导班而认识。

我们会肆无忌惮的大声的聊天。老师总会看着我们说:“谁在说话?”每当我、蕾蕾、萱萱想站起时,英睿和超总会快我们站起来,发挥了哥们儿间的默契,一起说:“我说的。”然后会在底下用力压我、蕾蕾、萱萱,不让我们站起来。后果,自然是英睿和超被罚站,我们三个女生低着头,对他们说:“对不起。”我、蕾蕾、萱萱,总会问英睿和超为什么要替我们站,他们总会大大咧咧的说:“没什么大不了的,男生嘛,站站无所谓的,毕竟我们也说了,如果真觉得不好意思,给我们买棒棒糖吧!”可是,即使我们买了棒棒糖,他们也是不会要得。

也许,我们这个年龄是不能再叫孩子了,但是,我们仍是喜欢叫自己孩子,叫别人孩子,也为别人叫我们孩子而高兴。不知这是为什么,也许只是喜欢而已,也许,是因为我们不想进入长大的时期。

我们不会顾别人异样的眼光,仍会钩肩搭背;仍会笑英睿其实唱的还不错的歌难听;仍会在路的转角,看美女帅哥;仍会一起躺在草地上,看着蓝天,聊着不切实际的话。

英睿曾经伤感的对我说:“也许,有一天,我会重新追求年轻,而你们却不会,因为我们之间有距离,不管我们怎样想去掉距离,但都是不可能的。”我不懂英睿的前半句话,却明白他的后半句话:我们是资优生,他是资忧生。他作出了自己的决定:去了蕾蕾和萱萱的学校留了一级。萱萱曾说:“英睿转到了我们的学校,成了初一的,但他却像不认识我和蕾一样。”后来,超也很少到辅导班,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萱萱说:“他怕被张老师削,而且要陪他GF。”我们都知道这是借口,萱萱也知道,但我们谁都没去找他,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有一次,萱萱指着辅导班的一男生对我和蕾蕾说:“看,像不像超?”我看了看,点了点头。蕾蕾说:“不是他,不是他,他……”“他怕被张老师削,而且要陪他GF……”我接口道。“对对,他怕被张老师削,而且要陪他GF,所以才不来,你说是吗,萱萱?”蕾蕾像记起什么似的说。“是的,你们说的对。”

《遗失的翅膀(6)》

作者:

高三,让莘莘学子恐惧的一年,高三的学生现在似乎已经变得麻木了,整天只是抱着一摞书快步游走在校园之间。

偶尔身边经过几个高一的学弟学妹,看到他们轻松快乐的样子,真让人羡慕。

夏滢萱外表虽如典型的淑女一般文静柔弱,但内心却非常倔强,也绝对是有脾气有性格的女生。

自从上次“何梦然事件”后,滢萱便再也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但仍和往常一样对待俊逸和身边的朋友。

莫筱崎是幸福的,经常可以看到她和梓铭在一起,很开心的样子,两人不像其他情侣那样黏人,所以给人一种很纯洁明朗的感觉,在梓铭这位优等生的带动下,筱崎的成绩还提高了不少呢。

莫飞依旧投身于他的美术专业上,他是个很有灵性的男生,他的作品还在省级中学生美术大赛中获得二等奖呢。因此莫飞这个略带帅气的男孩一时间也成了尚浅一中的焦点,学妹口中议论的对象。

一切的一切还是一如既往地重复着,除了压力更大了,睡眠更少了以外。

最近几天,滢萱总是觉得不舒服,一直咳嗽,浑身无力。筱崎劝滢萱到医院去看一下,但滢萱一直说着没事没事,只是感冒了。没有人知道,滢萱是惧怕医院的,这是她从小心理上的阴影。小时侯自己亲眼目睹爸爸被推进医院的太平间,便再也没有见过爸爸,因此小滢萱便认为进入医院就会离开人间,离开自己爱的和爱自己的人。

所以从那时起,一旦有点感冒发烧之类的病,滢萱都是靠吃药硬挺过来的。

最近滢萱的脸色很不好,还经常流鼻血,妈妈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一脸慌张惊恐地望着女儿。

“妈,怎么了,我……我没事呀。”

“萱萱……不、不会的。”

“什么呀妈,你在说什么。”

“走,跟妈到医院去,必须去。”

“不,我不要。”

“不行,你必须去。”妈妈突然愤怒地大声说,把滢萱吓了一跳,长这么大,好象还从没看到妈妈发这么大的脾气。滢萱拗不过妈妈,还是去了医院。

冬天的夜晚很静很静,静得让人怀疑它的真实性。看着妈妈试着强抑但却忍不住掉下的泪水,继父紧锁的眉头,一根一根不断燃着的烟,滢萱很害怕。从医院里回来,妈妈的脸色就一直很苍白,虽然她极力地想要掩饰,但眼神里还是透漏出恐惧和慌张。

“妈,到底怎么了,我是不是得什么病了?”

妈妈终于再也抑制不住,抽泣了起来,最后变成了大哭,继父在一旁轻轻拍打着妈妈,忍不住地叹气。

“爸妈,我到底得了什么病啊,很严重是吗?”滢萱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心里很着急,更多的是恐惧。

妈妈突然停住了哭泣,怔怔地望着前面,继父掐掉烟头:“荣美,事到如今,就告诉孩子吧,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她有权利知道的。”

妈妈坐过来握着滢萱的手:“你知道你亲生爸爸是怎么去世的吗?他得的是血癌,隔代的遗传病,本来以为你这一代会没事,可、可没想到……而且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妈妈紧紧握着滢萱的手,再次忍不住哭了起来。

脑袋嗡的一下像被什么重重敲击了一下,世界顿时失去了听觉,仿佛陷入一个无底深渊,被黑暗所笼罩,头晕目眩……

滢萱愣愣地坐在那里,面无表情。

“萱萱,你……怎样?”继父试探着问。

“啊?…哦,我没事”滢萱强装出一丝微笑,转瞬即逝的微笑,却丝毫抵挡不住自己失魂落魄的样子,慢慢站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窗外很静,死一般的寂静,滢萱蜷缩在床上,任凭自己的眼泪放肆地打湿整张脸,整张床。心里好乱,好还怕,自己还这么年轻,才刚过19岁,怎么可以……滢萱不敢继续想下去。

血癌,不治之症,一向健康乐观的夏滢萱怎么也不会想到死亡之神竟离自己这么近,近在咫尺,一不小心,随时都有被带走的可能。

父母要滢萱马上住院进行治疗,但滢萱死活不肯,说要高考了,耽误不起这时间,其实,她是在逃避,害怕一旦进了医院,就再也没有出来的那一天……

高三的复习程序还在紧张地进行着,滢萱依旧像没事一样坚持上学。滢萱真的是一个非常坚强的女孩,骨子里透着一股不服输的强劲。马上就要高考了,更是一点都不能放松,这可是莘莘学子寒窗十二年苦苦追寻的梦想,说什么也不能放弃。更何况滢萱不想让别人为自己担心,所以她连筱崎都没有告诉。

颜俊逸抱着一摞书正要去图书馆,经过洗刷间,里面突然传出很强烈的咳嗽声,俊逸轻轻走了进去,却发现了一只手扶墙,一只手捂着嘴咳嗽的夏滢萱,半弓着身子。突然咳嗽停止了,俊逸和滢萱一样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惊恐,因为他们都看到滢萱手心里的血,咳出来的血,鲜红的颜色,红得刺眼。滢萱蹲在了地上,无助地抽泣了起来。

“滢萱……”俊逸慢慢走过来,用一种无比担心无比紧张的声音说,“你怎么会……你怎么了?”

滢萱吃惊地回头,看到一脸紧张的俊逸。

“夏滢萱,你咳血了,快告诉我,你怎么了?”俊逸赶紧跑向蹲着的滢萱,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滢萱抬起头,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她紧紧咬着下嘴唇,哽咽着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俊逸,并拜托他不要让别人知道。

俊逸答应了,他轻轻把滢萱的掉落的头发别到耳后,看着眼前这个面色苍白的女孩,俊逸觉得好心痛,这就是以前那个总爱和自己斗嘴,爱笑爱闹,坚强乐观开朗的萱丫头吗?可眼前的她是如此的脆弱,不堪一击。

血癌?可怕的恶魔,竟然会出现在我们这群人之间,为什么它要这么近,我们都还这么年轻……

俊逸帮滢萱保守着这个秘密,依然像往常一样继续上学,复习。除了生活上对滢萱更加照顾,每天会主动帮滢萱打饭,帮忙背书包,在别人眼里他俩似乎是一对情侣,连筱崎都会笑着对滢萱说,你好幸福哦,校草耶。这搞的滢萱也很为难,不过俊逸到没觉得怎样,告诉滢萱,管他们呢,要不我当你哥吧,这样比较顺理成章。滢萱欣然接受。

对此,最在意的当然还是何梦然。

何梦然约滢萱出来见面的那一天是离高考还有40天的时候,那天正好学校没课。

很大很漂亮的公园,却非常安静。何梦然站在花草中,犹如一位美丽的仙子,高贵,脱俗。

滢萱独自从远方走来,本来俊逸和筱崎都要陪她一起来的,但被滢萱拒绝了。她知道梦然的目的,不想别人介入。

“何……”

“啪”还未等滢萱开口,何梦然一个耳光甩过去滢萱的左脸顿时红了一片,火辣辣的感觉。

“夏滢萱你个贱女人,我已经警告过你一次了,没想到你到真敢和我争啊。我告诉你,这辈子你都别想打败我,休想。”

滢萱一只手捂着脸,很平静地看着何梦然,冷冷地说:“你真他妈的有病,你有什么资格打我,哼~你欺骗和利用莫飞就是对的哈,你才是个贱女人。”

何梦然的另一个耳光刚要甩出去,被突然出现的俊逸和莫飞制止。

“何梦然,你他妈发疯啊你。”俊逸接近愤怒地吼道。

“你、你居然为了这个贱女人骂我,从小到大你都没有这样对我吼过,她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你……”

“P话,我对她就像哥哥对妹妹一样,你少给我误会,我决不允许有人伤害她,包括你。”

莫飞看了何梦然一眼,又看了看滢萱红肿的脸,走过来关切地问:“你还好吧。”

滢萱抬眼看着莫飞,却发现自己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中有一种让人不可抵挡的力量,或许能把人带如黑洞,盘旋……

“你刚才说的什么欺骗和利用是什么意思?”

“莫……”滢萱刚一开口,一种带着腥味的粘稠的液体就从喉咙里涌了出来,又是血,鲜红刺眼。滢萱又开始强烈地咳嗽起来。

“滢萱,你怎样啊?”三个人都慌张了起来,滢萱想抬起头说一句没事,突然觉得头重脚轻,眼前一黑,就栽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床上,因为只有医院才会是周围一片白色。家人朋友喂了一堆。看到滢萱醒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死丫头,你让我担心死了,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啊,还把不把我当姐妹呀。”筱崎轻轻拍打着滢萱哭了起来。

“是呀,滢萱,你真不够意思,怎么可以一个人承受这种痛苦呢?要知道你是我们的朋友,甚至家人。”莫飞说道,眼睛里是无尽的温柔。

滢萱笑了:“家人,家人,别担心,我没事,真的,快高考了,我不想让你们分神。妈,医生怎么说,什么时候出院,我还有参加高考呢。”

妈妈抽动了一下,吞吞吐吐地说:“萱萱,那个…你就不要参加高考了吧,恩…好好进行治疗,毕竟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嘛。”

“情况不是很乐观是吧。”滢萱突然接过话茬,“我自己知道,血癌是不治之症……”

“不准你瞎说,丫头,你会好的,一定会的。我们都不允许你有事,你听清楚了,决不允许……”筱崎已经泣不成声。

“筱崎,你答应过我的,这辈子都不能让我看见你伤心掉眼泪,你要说话算话哦。”滢萱强忍着自己的眼泪说。

“你们大家都回去吧,很遗憾我不能陪你们参加高考了,但你们千万不能为我丢脸哦,别担心我,真的,我会好好配合医生治疗的。到时候我可要看到你们拿到通知书时欢快的笑脸呢。”

说完这些话,滢萱把脸别向一边,觉得好违心哦,不治之症,哼~~

白色

不是奶油,不是冰激凌,也不是白裙子

是白色的墙壁

白色的吊灯

还有白色的栀子花

纯粹的白

是天使翅膀的颜色

是恐惧?是厌恶?是悲伤?还是不舍?

泪水决堤

无人知晓

心中的痛

又怎容易诉说

怎能承受

《遗失的翅膀(3)》

作者:

今天是高二开学第一天,马上就进入高二了,而且还分了文理班又可以结交好多新朋友,夏滢萱和莫梵两人都是又紧张又激动又兴奋。

不过,莫梵报了音乐班,这是令滢萱史料不及的。

天空依旧湛蓝,太阳还是那么明晃晃的洒遍大地,阳光温暖地抚摩着树叶,又从树叶的间隙中被筛出来,落在地上,有种支离破碎的美。

夏天还在依依不舍,迟迟不肯离散。

尚浅一中今天很嘈杂,高一的弟弟妹妹像没头的苍蝇似的到处找报道处。看着他们突然想起自己刚来高中那会儿,夏滢萱不觉地笑了。

好不容易找到报到处,站在夏滢萱前面地是个头发飘逸的女生,滢萱呆呆地看着她的头发,它们是那么柔顺,阳光之下,泛着微微光泽,下半部分被染成了葡萄红的颜色。前面的女孩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正望着自己发呆的滢萱,很有礼貌地笑着说:"你好,恩…你也是这个班的啊,我叫何梦然。”

何梦然?不就是尚浅一中的校花吗?竟然和自己一个班?滢萱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呵,奇怪,为什么会用受宠若惊来形容呢?!夏滢萱眼睛睁地老大,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也很有礼貌地回了一句:“你好,我叫夏滢萱,很高兴和你一个班哦。”

于是,阳光下,两个美丽的女孩子都笑的比阳光还要灿烂,仿佛盛夏里争放的花朵,延长着这个不同的夏天。

何梦然不愧是笑花,真是名副其实啊。一双迷人的眼睛能射出10万伏特电压。何梦然的妈妈是教育局的二把手,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何梦然自然也就是学校里公认的公主喽。想到这些,夏滢萱真是羡慕得要死呢。

“下一个,姓名。”

“颜俊逸。”

“颜俊逸?”几个带着吃惊的声音小声地嘀咕着,夸张的是连记录的老师也猛地抬起头来,用异常的目光看着这个高高的瘦瘦的男生。

夏滢萱很奇怪,一边瞅着那个人,一边小声地问何梦然那个人是谁。“不会吧,她你都不认识啊?颜俊逸,尚浅一中地太子!”何梦然地表情很夸张哦

“太子?为什么啊?”

“晕,你不至于吧,你第一天来呀?!他可是我们学校最帅最帅的男生,校草呢,而且人家家里超有钱。”

看着何梦然说话的样子,有种陶醉的表情,让滢萱不禁联想到两个字——花痴。一个“公主”居然也会是花痴?滢萱不禁哆嗦了一下。

夏滢萱细细打量了这个人,大约一米八的个子,头发略微有点带红棕色,前面微微挡住了眼睛,很苗条,连女生都很少有那种体形的。靠!什么嘛,整个一营养不良嘛,还什么什么帅哥,太子!夏滢萱看到他的脸象这边转来,哎,原来还长了一张不错的脸,也凑合着还算对的起太子的称号了。滢萱暗暗想着。颜俊逸看到了何梦然也看到了自己,何梦然马上一个10万伏特的微笑送过去,然而那个人脸上却毫无表情,把包一甩转身走了。什么嘛,整一纨绔子弟,傲气十足,滢萱一向对这种人都是嗤之以鼻的。

唉,总算报完名了。已经中午了。这时,滢萱和梦然已成了好朋友,她们一起向食堂走去。

《那时不知我爱你》

作者:

我在黑暗中撞撞跌跌地走着,想要挥手拂去眼前的阴影,看到的却还是黑暗,像是要发生什么却迟迟没有发生……

One

紫萱是学校里公认的乖乖女,乖乖地上学、乖乖地弹钢琴、乖乖地考第一。而Siva,是全校最恶劣的学生,Oh,他可能不算是个学生:打架、逃课、早恋,所有恶劣的事都在他身上经历过。这两条永不相交的并行线,竟也相交了。世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Two

紫萱家离学校不近,但也不远。她拒绝父亲接送她上下学,固执地每天自己走路回家。那天紫萱急着回家练琴,在一个转弯处被一个搂着女孩子的男生撞到,紫萱站起来拍拍尘土,对男生哼了句“对不起”,便转身就走了。“站住!”那男生对紫萱吼到,

“撞了人就走,你算老几啊?”

“对不起,我有急事。”对于紫萱来说,琴,是最重要的。说完便急急忙忙地跑了。

男孩看着女孩慌张的背影,扯出一个痞痞的笑。

Three

在这个学校,紫萱最喜欢的地方,便是教学楼的天台。每次午休,紫萱都会去天台,安静地看着整个学校。紫萱会静静地想那个在自己无助之时帮助自己的那个小男孩。紫萱走上天台,发现有人躺在那睡觉,紫萱过去推推他:“你占我位置了。”男孩显然并未睡熟,立刻就转过身来。

“咦?怎么是你?”是那天撞到她的男生。

“原来是那个没礼貌的女生啊,坐下聊聊?”

“喂,我那天又不是故意的。再说,我也道歉了啊!”虽然这么说,紫萱还是坐下了。

原来,他叫Siva,那个女生们常常讨论的中心。紫萱没想到Siva会若无其事地和自己聊起来,自己竟也和他聊开了,和这个学校最顽劣的学生。没想到他知道的这么多,维塔斯、三毛、萨比尼。整天逃课的人看到的不只是这小小的四方天空。就这样,紫萱与Siva便熟悉起来。

紫萱走后,Siva在她身后苦笑:这个学校不知道自己名字的女生可真稀奇。

Four

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紫萱在说,Siva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紫萱常常诧异于他的沉默,一个全校闻名的人怎么会这么不爱说话呢?尽管这么想,可紫萱觉得自己好像在很久之前就认识Siva了。紫萱对Siva说,自己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一个男生,很喜欢很喜欢,而且一直都没有改变过。紫萱不知道,在她说“很喜欢很喜欢”的时候,Siva的心,不知道为什么,狠狠地悸动了一下:她有喜欢的人了啊……

Five

紫萱不知道,那天,Siva本来想要对她说,自己喜欢她的。至少,在离开之前,要告诉她的,自己在那个转角处遇到她时,便喜欢上了那个慌慌张张的女孩。

算了,那就祝她幸福吧。交了这么多女朋友,第一次真正喜欢上一个女孩。却还未告诉她就失败了。

有些事,还未来得及做就已失败。

有些东西,还未来得及得到就已失去。

《遗失的翅膀(5)》

作者:

再过几天就是校庆了,同学们都很兴奋,因为在他们心中高中生活惟有校庆这一天才是最快乐的,学校会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又到了音美班的才子才女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不过,这校庆的日子偏偏又在寒冬腊月,想想大冷的天……还真挺让人郁闷的。

“萱丫头。”颜俊逸从后面追上滢萱,“有没有报名参加什么节目?”

“还没呢,我不知道该表演什么。”

“嗨,这还不简单吗,要不就唱歌吧,反正你唱歌也不错,起码不至于把环保局的叔叔、阿姨们招来。”

“你死切!”滢萱拿着手里的书向俊逸身上砸去。“那你呢,你也唱歌吗?”

“那还用说,我可是咱尚浅一中有名的情歌王子,那真叫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还没等说完,就没滢萱的一句“STOP!”给呵住了。真是郁闷啊,颜俊逸这家伙咋就那么自恋呢,尤其是他那句“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我看你是人‘贱’人爱,花‘贱’花开。”

“你死切!”

“干嘛跟我学。”

“嘿嘿,我就学。”说着用手指在滢萱脑袋上弹了一下。

这个动作似乎太过亲昵,滢萱的脸一下子红了,低下头没有再说话。

“喂,就这样定了,我帮你报名。”说完转身跑了,只剩下滢萱“喂喂”的大叫声。

真是各霸道的家伙。

回家的路上,滢萱问莫筱崎是否在校庆上弹钢琴。

“那还用说,我这十级的钢琴可不是白学的,弄不好再过个几年,我就是咱中国的第二个朗郎呢。”

再次郁闷啊!“你丫个鬼的不会和颜俊逸也是失散多年的兄妹吧,怎么都那么自恋呀。”

“唉,没办法呀,谁让人家人缘这么好呢。”筱崎把头发一甩,右手往头上一摸说到。

滢萱这下可是彻底晕菜了,紧接着把筱崎猛K了一顿。

筱崎,我真的好羡慕你,你有那么高的音乐才华,我也好喜欢音乐,却没有天分,你知道我听你弹钢琴时是多么羡慕吗?

你的这个冬天应该不会冷了吧,因为你有了他;

而我的这个冬天却非常寒冷,因为我失去了他。

——夏滢萱

最近大家都十分活跃,说白了就是在为校庆的节目做准备,尤其是专业班的,生怕输掉自己音乐才子、美术才女的头衔,每天忙得不亦乐乎,似乎比高考前准备的还充分。滢萱所在的班是文科班,因此班上有位同学自告奋勇决定发挥自己的文科优势——诗朗诵。

那位同学向老师提出请求要先在班上表演一下,找找感觉。于是乎,那位仁兄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开始了自己的朗诵,是泰戈尔的一首诗,那可真叫声情并茂、激动不已啊,害的滢萱脚丫痒痒的,真想一下子将那老兄踹下去。颜俊逸也笑得趴在桌子上起不来了。于是乎,二人一致决定,自今日起,无论何方,概不承认与该君同窗。

好一个可怜之儿。

校庆这一天,天公作美的,并不算冷,温暖的阳光懒懒地撒在每一张笑脸上,显得更加灿烂。

全校师生都聚集在学校操场上,台上的人尽情地表演着,虽说已经是第二次参加校庆活动了,但滢萱还是兴奋不已,同时也有些紧张,看得出,很多同学都有这种感觉。

从来不曾想到何梦然的舞蹈居然会跳的这么好,她跳的是一段民族舞。长长的袖子,犹如两条轻盈的彩带,好似嫦娥降临人间一般。滢萱正看着何梦然发呆时,有人敲了自己脑袋一下,回头一看,是莫飞,这家伙居然也学会颜俊逸那一套了。

“马上就轮到我们了,好好加油。”

“恩!”滢萱很甜地微笑。是的,颜俊逸那家伙自作主张报了个男女重唱,和滢萱同台演出,而莫飞则在他们演唱时完成他的作品。

站在台上的滢萱心里砰砰直跳,很是紧张。转过头看莫飞,正好碰上莫飞温柔的笑容,滢萱一下子觉得轻松了许多,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莫飞可以给自己力量。

潘玮柏的《不得不爱》,滢萱和俊逸诠释且配合的非常好,动情的歌声,把台下的学哥学姐学弟学妹们听得一愣一愣的。

滢萱从没想到过自己会和校草唱同一首歌,而且还配合的如此默契,不断夺取阵阵掌声。滢萱抬眼看俊逸,俊俏的脸庞在阳光下更加明朗,脸上还带着俏皮的微笑。滢萱想现在有些女生一定会嫉妒死的。呵,好奇怪的想法。

转过头,莫飞的画也恰好完成。当莫飞展示她的画时,台下一片惊叹声,好奇怪的一副画,画的题目是《追逐翅膀》,大片的蓝和大片的粉红形成鲜明的对比,给人一种很爽的感觉,

画面上,一个高高瘦瘦的大男孩孤独地站在山坡上,凝望着远方,一种让人无法琢磨的眼神直逼人心。滢萱心中突然一紧,这幅画…难道是那幅《遗失》的延续?

莫飞,看着你的这幅画,我仿佛看到了你的心,然而你的心中却永远有着一扇紧闭着的大门,是我所无法打开的。从这幅画里,我看到了你的追求和信念。

——夏滢萱

临近傍晚,学生会主席提议大家一起去KTV庆祝一下校庆的圆满成功。

大家显然还没有听够滢萱和俊逸的演唱,硬是说服他俩又唱了一次。本来滢萱是不愿意的,可是又拗不过大家,在这种场合当然要给大家留下一个好印象,只得唱了。

整个过程中,何梦然都没有说话,用一双眼睛冷冷的,漠然地瞟着大家。

“萱丫头,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

“别客气呀,这么漂亮的MM万一被带色的狼吃了怎么办?”颜俊逸一脸坏笑地说。

滢萱一胳膊肘打在俊逸身体上。“有你在我更害怕,瞧你那营养不良的样,还不定咱俩谁保护谁呢。”

“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那你自己走吧。”俊逸嗷嗷嚎了几声,便叫着正在别处和别人说话的莫飞走了。

滢萱还有些奇怪,为什么莫飞也没有送何梦然回家,不过很快她就知道了答案。

何梦然不知何时出现在滢萱回家的路上,这着实把滢萱吓了一跳。

何梦然两只胳膊重叠在一起抱在胸前,一副骄傲的表情盯着滢萱。

“梦然……你……”

“夏滢萱,你喜欢莫飞对吧。”

“什么………?”

“实话告诉你,我并不喜欢他,我不过一直都在利用他而已,利用他来对付你。”

“梦然……你……怎、怎么可以……”滢萱一脸的诧异,张着嘴老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一直喜欢的都是俊逸,我们俩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之所以会上尚浅一中也都是因为他。而自从你出现后他就对我越来冷淡了,反而和你越来越近。夏滢萱,请你看清你自己,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抢,我们才是门当户对。”

“你……”滢萱咬着下嘴唇,紧紧皱着眉头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梦然那张近乎完美的脸,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高二新交的一个一直把她当作好朋友的人竟然这样说自己,滢萱有些心痛,但她也绝对不是一个能够忍气吞声的弱女子,滢萱把头一抬:

“何梦然,我想你是误会了吧,请你搞清楚我和颜俊逸只是谈的来的朋友,其中的友谊一点水分也没有,请你不要用这种话来中伤我。

请你反思一下你自己为什么颜俊逸会对你越来越冷淡,你又凭什么归咎于我。

还有,这管莫飞什么事,你为什么不喜欢他还和他好,你这样也太伤害他了吧,你知道他是多么喜欢你吗?他是真的……”

“够了,夏滢萱,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总之我告诉你,你以后给我离俊逸远点,否则我……”

何梦然的话突然停止在了空气中,滢萱看到何梦然眼神中的慌乱和表情中的惊讶,“俊逸,我、我……”

转回身,滢萱看到了颜俊逸正站在自己的身后,面无表情,眉头稍稍有些皱。

“何梦然,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俊逸……”何梦然眼睛里一下子充满了泪水,一脸的不知所措,突然转身跑着离开了。

“喏,你的手机,落在我这里了。”颜俊逸递过手机。

滢萱瞪了俊逸一眼,一把抓过手机,哼了一声转身走了,任凭俊逸在身后莫名其妙的喊叫也不理会。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何梦然的话以及她说话时的表情一直在滢萱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滢萱真的好难过,她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一心一意地把梦然当好朋友,更把俊逸当成纯粹的朋友,却没想到梦然居然这样对自己。

视线在黑暗中渐渐模糊了,一股潮水涌上心头,涌向眼眶,想起了莫飞,他才是最大的受害者,被自己喜欢的人这样欺骗、利用,这样岂不是对他太不公平了吗?滢萱感觉心好象被什么咬了一口似的,好疼。到底要不要告诉莫飞真相?他会相信吗?这样对他打击会不会太大了?一连串的问题油然而生。看来今夜又该彻夜难眠了吧。

冬天已经很深了,天很寒,又快到年考了,大家每天都忙忙碌碌。大清早刚起来,一阵寒气扑面而来,钻骨的冷。滢萱禁不住打了个寒颤。筱崎早就等在楼下了。厚厚的棉衣,是短身夹克的那种,脖子上戴着条很厚的蓝围巾,因为缠了好几道的缘故显得很厚,也很保暖。

滢萱磨磨蹭蹭终于磨蹭到了楼下。

“你个丫头怎么越来越懒了啊,你看我等你都等成雪人了。”

滢萱没理她,把脸转向一旁。只有筱崎知道,滢萱不管是生气或是难过或者鄙视别人时总是习惯性地把脸转向一旁,使别人看不到自己的表情,自己也看不到别人的面孔。

路上,滢萱把昨晚的事告诉了筱崎,滢萱越说越激动,筱崎越听越气愤,最后忍不住大骂一声:“何梦然那死丫,TMD她太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对不起祖国的培养了她!”看着筱崎说话时的表情,滢萱倒先笑了起来,筱崎经常摆出一副要去灭人全家的架势,最搞笑了,袖子往上一挽,两手叉腰,丫的,整个一泼妇骂街之势。

虽然天气很冷,但教室里却坐得满满的,真是一群好学之徒啊!滢萱往俊逸那边扫了一眼,正好碰上他无辜又有点气愤的眼神,滢萱撇了一下嘴,带着怨气的表情,抬眼又看到了何梦然,她低着头,抿着嘴,牙齿轻咬着下嘴唇,一切都令滢萱很不舒服。——一群奇怪的动物。

下课后俊逸来到滢萱座位前。“萱……”

“我可得罪不起何公主!”带着蔑视的语气,滢萱起身向外走去。

校园中,看到莫飞迎面走来,见到滢萱一脸微笑,好温暖的笑容,每次看到莫飞的笑滢萱都会心里一阵涌动,但是这种笑还会保持多久?滢萱张了张嘴,试图告诉莫飞什么,但最终还是把话咽了回去,只是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又低头擦肩而过。

莫飞,你知道我现在的矛盾吗?每当见到你的笑容,就好象见到了久违的阳光,真的好想你永远这样微笑下去,永远这样快乐。可是,真的会吗?不想伤害你,更不想别人伤害你。往往爱的越深,伤的越深。好想告诉你放弃,可我有什么资格呢?让一切就随命运的安排吧。

——夏滢萱

风起,云聚

雨停,雪飞

悲欢离合,爱恨情仇

似过眼云烟,只留下叹息的痕迹

当花瓣渐次飘落的时候,

当青鸟从头顶掠过的时候,

当潮汐逼近又退去的时候,

你知道我在想念你吗?

然而想念终究只是想念

你再也不会回到我的身旁

任白雪飘渺

任狂风肆虐

一切的看似美好

原来都隐藏着巨大的忧伤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