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体现古代常用交通工具"车""马""船"的诗句


能体现古代常用交通工具"车""马""船"的诗句

能体现古代常用交通工具"车""马""船"的诗句详情:

交通工具,总的说来,可分为畜力和人力两大类,畜力交通工具有:骡车、牛车、驴车、羊车、大车、驴、骆驼、马等。人力交通工具有:船、人力车、三轮车、轿和白桥、扛肩、担挑、冰床等。夏朝交通工具的种类很多,如“陆行乘车,水行乘船,泥行乘撬”。到了汉代,四川民间出现了“鸡公车”系用硬木制造,长4尺,车架安设在独轮两侧,由一人掌扶两个车把推行,有时也可前拉后推,载人载物均可。到了三国时期,诸葛亮六出祁山时在陕西县黄河镇发明了“木牛流马”的交通工具,它比“鸡公车”进了一大步,可以爬坡上坎。到了20世纪初,城市里出现了双轮的人力黄包车,作为主要的“客运”工具。黄包车又分“路车”和“街车”两种。“路车”的任务是“长途客运”;“街车”专门在城内“行驶”跑“短途客运”,可以全城跑,但也设有“站口”,相当于现在工交车的车站。人力客三轮历史并不悠久,解放初期才出现的.

1、萧萧马鸣,悠悠旆旌。

《诗经•小雅•车攻》

2、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

《楚辞•离骚》

3、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汉•无名氏《古诗十九首》

4、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三国魏•曹操《步出夏门行•龟虽寿》

5、白马饰金羁,边翩西北邓。

三国魏•曹植《白马篇》

6、蹀足绊中愤,摇头枥上嘶。

南朝梁•萧纲《系马诗》

7、懔懔边风激,萧萧征马烦。

隋•虞世基《出塞》诗

8、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

唐•王维《观猎》诗

9、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

唐•杜甫《房兵曹胡马》诗

10、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唐•孟郊《登科后》诗

11、马思边草拳毛动,雕眄青云睡眼开。

唐•刘禹锡《始闻秋风》诗

12、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栖。

宋•柳咏《少年游》词

13、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宋•陆游《十五月四日风雨大作》诗

14、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

元•马致远《天净沙•秋思》曲

15、马蹄踏水乱明霞,醉袖迎风受落花。

元•刘因《山家》诗

16、马嘶落日青山暮,雁度西风白草新。

明•王越《与李布政彦硕冯佥宪景阳对饮》诗

17、四山旗似晴霞卷,万马蹄如骤雨来。

清•徐《大猎》诗

有许多佳名美誉:千里马、天马、宝马、汗血善马、骏马、老骥、白驹等等。唐太宗屡用以征伐的六骏、周穆王巡行天下的八骏、汉文帝有良马九匹号为九逸,都各以其形象、毛色和速度,锡以嘉号。髫龄读《三字经》,就知道“马牛羊、鸡犬豕”等六畜,马与牛羊列上珍三品,而马居六畜之首。稍长读《幼学琼林》有“录骅骝,良马之号”之句。走到商肆店铺,常见“骅骝开道路,鹰隼出风尘”的对联,以企盼经营顺利,生意兴旺。

马在史传中多记有故事,《史记•大宛列传》记张骞使西域,在给汉帝的报告中,盛陈大宛名特产,特指称大宛“多善马,马汗血,其先天马子也”,后又有使者夸赞其马。并言最善者在大宛贰师城,武帝急于得善马,曾派人“持千金及金马,以请宛王贰师城善马”,遭到拒绝,于是不惜派贰师将军李广利以数万专门之师,直趋贰师城,取得善马。赐名“天马”。可见善马之为时所重。

马在人类社会生活与事业中,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在古代日常生活中是重要的交通工具,也是建功立业的战具,至今流传着许多成语、俗谚。终日奔忙谓之“马不停蹄”,不迷方向称“老马识途”,不乱行止惟“马首是瞻”。祝事功有成,莫不言“马到成功”。若言文采。李白自荐于韩荆州而称“虽日试万言,倚马可待”。晋桓温北征,才华为一时所称的袁宏(虎)相从,“会需露布文,唤袁倚马前令作,手不辍笔,俄得七纸,殊可观。”(《世说新语•文学》)北魏傅永,字期,有气干,拳勇过人,“能手执鞍桥,倒立驰骋”。可惜只是一介武夫,连友人的来信都无法回复,而请另一位朋友代答,遭到拒绝,于是“发奋读书,涉猎经史,兼有才笔”,终于成为一位文武全才,建立事功,以致魏高祖常常叹服说:“上马能击贼,下马作露布,惟傅期耳!”事见《魏书》与《北史》。傅永的功绩,马至少做出了一半贡献。秦皇统一六国,马之功居其半,兵马俑可为一证,铜车马得行军快速之效,马踏飞燕示马之迅猛,驰道之修亦利马之驱驰;唐宗连年征伐,所驱策者六骏,贞观之治,六骏有其功。太宗不仅自撰《六马赞》,还刻石镶于墓室,示至死不能须臾离六骏。是以元人王恽题唐韩干画马诗有句云:“昭陵六骏秋风里,辛苦文皇百战功”,以赞叹六骏之勋绩。俗语有“马到成功”之说,正以马之屡建夫功,深在人心。而“一马当先”正以见勇士之奋进。

马以速度见称而成为古代交通工具最佳之选。周穆王以八骏巡行四方,升昆仑之墟。传说还因八骏之快捷而缩短了与西王母相会的时间。光阴似箭,而以马之疾驰为喻者,尤所习知,即下智若秦二世,亦深明此理。《史记•李斯传》记称:“二世燕居,乃召高与谋事,谓曰:‘夫人生居世间也,譬犹骋六骥过决隙也。’”《庄子•知北游》中说:“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之过隙,忽然而已!”汉张良、魏豹的史传中亦都有“人生一世间,若白驹之过隙”。是可见周秦以来,已以良马白驹之快捷喻光阴之迅速。

河图洛书相传为文化之肇端,白马驮经得外来文化之滋润,马遂为重要文艺题材之一,画家色彩,毕现马之威武、飘逸、洒脱、奔腾种种美姿;八骏、六骏以及百马之图永为画家笔墨所至,唐曹霸画马,诗圣杜甫为作《丹青引》诗以赠,佳篇传诵至今。近代画家徐悲鸿亦以画马获誉海内外,人争仿作。我国最早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小雅》的《白驹》之什,就有“皎皎白驹”之句,言良马之毛色,《六月》颂“四牡马癸马癸”,则言良马之强壮。诗人笔下,马更是重要写作对象,古诗十九首之“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喻人之不能忘本,魏武以老骥自喻,世传名句。唐宋诗人更多吟咏,杜甫诗集随手翻检,可得咏马之作多首,而汗血善马之刻画,尤令人神往。其《房兵曹胡马》诗云:“胡马大宛名,锋棱瘦骨成。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宋王安石的《骅骝》一诗,更为简洁动人,诗云:“骅骝亦骏物,卓荦地上游。怒行追疾风,忽忽跨九州。”宋孤臣郑思肖发出“此地暂胡马,终身只宋民”的悲愤,充分表达眷念故宋的旧情。类此难以尽检。

颂赞马的故事和诗文,还可以搜求到无数。只就这些拾零,便能看到马的威武、强壮、俊逸、飘洒、快速等等特有精神和建功立业的气概。

古代的交通工具大致如上所说。

①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唐??刘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②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晋??陶渊明《饮酒》

③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唐??王湾《次北固山下》

④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元??马致远《天净沙??秋思》

⑤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唐??李白《渡荆门送别》

⑥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唐??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⑦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南宋??辛弃疾《西江月??明月别枝惊鹊》

⑧山重水复疑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南宋??陆游《游山西村》

⑨行道迟迟,载渴栽饥。--《诗经??采薇》

⑩官船来往乱如麻,全仗你抬声价。--明??王磐《朝天子??咏喇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