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搜索:

优美成语 优美唐诗 天津优美 木优美 优美词语和优美的句子 核桃优美诗句 花草优美诗句 小院优美诗句 优美古诗诗句 晴天优美诗句 优美古代诗句 秋分优美诗句 简短优美诗句 海南优美诗句 绿茶优美诗句 作文优美诗句 旅行优美诗句 腊梅优美诗句 烟酒优美诗句 优美上进诗句 清凉优美诗句 优美古文诗句 绘画优美诗句 优美短诗句 优美舞姿诗句

优美诗句现代诗句


优美诗句现代诗句

优美诗句现代诗句详情:

一种美丽,开在冬雨“梦里情思醉遥忆,润雨声声无泪滴。花无千日成过去,细数芳年落华堤。”——题记一夜醒来,寒窗四壁,推开薄雾,又望见久违的你躲在云端偷偷哭泣。你,清清冷冷的冬雨,愁断了我的思绪;久久窗前的伫立,注定延伸了我心底模糊苍老了的记忆。动情的相遇,煽情的飞絮,含情的飞雨洒落了一地又一地;朵朵如梦的涟漪化作裙摆柔风的美丽,浸染了我的情绪;遇上你无言的神秘,水佩风裳的秀丽;才演绎出缠绵牵手的情意;往昔的点点滴滴,都注定了你我今生真情的继续。可如今,一切都已随风而去,只留下冬雨伤心的泪滴你,清清冷冷的冬雨,褪去了尘世的浮华和艳丽。风霜的沉寂不代表古老的钟楼在无言的记叙;漂泊的你是否已忘记了我的温柔含蓄;谁来共剪西窗烛的诗意已化作以往遥远美好的追忆:落叶繁花的愁绪已被流水痴情的真心付诸于远去;年少的青涩已化作成熟的魅力,你我的爱情在隔岸的烟火中已成为遥远的美丽,被我永远深深的埋藏于记忆……你,清清冷冷的冬雨,隐去了情人的凄美和伤悲的回忆。千年的追遇,细雨中的伫立,引来花伞柔情的遮蔽;素面无言的美丽如香荷浅放,信任了群芳的妒忌;淡淡的微笑用温润的玉手抚平了我心底的寒寂;神韵的笔墨在含情的宣纸上点开了真诚,柔婉,凄美和善良的真谛,……一段千年的记忆嘱咐了爱情的美丽。你,清清冷冷的冬雨,是痴情人伤心欲绝的泪滴。树上残存的褪色美丽,如一只只蝴蝶被你的突然,惊恐了美梦残存的涟漪,如破碎的梦,点点被无情的风遗忘在爱的角落里回忆。伤心的你,伤心的我,正在演绎梁祝伤心的过去。隔岸你的美丽如红尘的落日,正在拼命挣扎着表现你内心绝望的温柔玉立。无情的风雨,伤心的泪滴,传颂着一段段往日醉人的传奇经历。你,清清冷冷的冬雨,是一部深藏着世间万物深情厚意的无言记忆。高山流水的情意;秋叶葬花的厚意;落花流水的深意;……一片片不断被修改重写的愁绪美丽。冬雨看到了,冬雨听到了,为了这真诚地付出,痴心地等待,她感动得偷偷哭泣。

问世人谁人能懂?问世人情为几何?“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梦里寻你千百度,暮然回首,你却在灯火阑珊隔岸处……你,清清冷冷的冬雨,湿润了我遗失的岁月;缠绵了我失望的泪滴;叹息了我无奈地轻狂;沧桑了我久违的红颜;望眼欲穿了我沉睡的过去……一段段模糊和清晰的残存回忆,让我的双眸涌出了温柔的珠玉;我已分不清哪是冬雨,哪是泪滴。“物是人非,欲语泪先流”,这千年的美丽,这千年的冬雨,不知醉醒缠绵了多少人的思绪,湿润深藏了多少人的追忆……我愿化成冬雨的泪滴,去浸染那遥远的美丽……

风风抚弄着庄稼,时而把它吹弯,时而把它扬起,仿佛大地在进行有节奏的呼吸,那一档档成熟的小麦也都有了生命,风从那边来,传来麦穗与麦穗间的细语。张贤亮《龙种》我闭紧嘴,风却像是一只有力的手,窒息着我的呼吸,逼迫我不时地张一张嘴。就在这一刹那,它也会往我的口腔里扬一把土,类似一个恶作剧的孩子。杨朔《征尘》春风三月睛明的午后,空气真是融和得很,温暖的微风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酝酿出来的,带着一种不可捉摸的醉意,使人感受着了怪适意不过,同时又像昏昏迷迷的想向空间搂抱过去的样子。倪贻德《初恋》二月里的春风,在白天,暖洋洋的,带点潮湿味儿,吹在脸上,却有点像棉花絮拂着脸上的味道;可是一到夜晚,特别是深夜,那股尖厉劲儿,真有点像剪刀呢。夜风在河滩里飘动着,沙滩里的柳树,像喝醉了酒似的,使劲地舞动着她满身的嫩油油的枝条。李准《五部水车》“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来些新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朱自清《春》一夜之间,春风来了。忽然,从塞外的苍苍草原、莽莽沙漠,滚滚而来。从关外扑过山头,漫过山梁,插山沟,灌山口,呜呜吹号,哄哄呼啸,飞沙走石,扑在窗户上,撒拉撒拉,扑在人脸上,如无数的针扎。林斤澜《春风》夏风风来了。先是一阵阵飘飘的微风,从西北的海滩那边沙沙地掠过来,轻轻地翻起了夜行人的衣襟,戏弄着路上的枯叶。旷野里响着一片轻微的簌簌声。一会儿,风大了,路旁的高粱狂乱地摇摆着,树上的枯枝克喳克喳地断落下来。一阵可怕的啸声,从远远的旷野上响了过来,阴云更低沉了。沉雷似乎已经冲出了乌云的重重包围,克啦啦啦像爆炸似的响着,从西北方向滚动过来。峻青《黎明的河边》盛夏的傍晚。一阵阵轻柔的和缓的小北风,飘出完达山谷,掠过牡丹江面,把果园里的香味,把大江上的波浪的清凉,一丝丝,一股股地吹送进江南岸的龙泉镇,渐渐地,镇子里的暴热和喧闹消歇了。马路旁的白杨、垂柳,庭院中的丁香,海棠,也全从酷暑的困倦中醒了来。

一切都是惬意的,宁静的。整个沿江排开的小城,如同一个仰面静卧的巨人,正用它全部身心去感受晚风的恩泽,去尽享风中那淡淡的幽香和湿润的爽意。刘亚舟《幸运儿》秋风秋风像一支神奇的笔,给兴安岭的群山密林,涂抹上了金黄色、殷红色、淡粉色、间杂着斑斑驳驳的墨绿色。一年一度的王花山季节来到了。在这个月份里,河水格外清凉,闪动着细微微的波浪。天空也格外明朗,只有几丝淡淡的云花。你瞧吧,那挤在山崖上的高高的青柏树,金灿灿的华冠,像一团团黄澄澄的烟雾;那散缀在坡梁上的柞树棵子,活像一堆堆燃烧得通红透亮的篝火。而那遮满沟川峡谷的白桦树呢,则像是飘浮的云、洁白的雪。秋天的山林里,一切都充满着神秘而深沉的调子。贾非《冰雪摇蓝》深秋的寒风卷着小雪扫过枯黄的草,向远方飞去。低垂的阴云吻着它的姐妹——在风中乱飞的灰色的炊烟。然而我们爱这萧瑟的秋风。在它深沉苍凉的歌声里,我们听到了刚毅和不屈,感受到了生命的力和抗争,理想的诗意和青春的激情。肖林《寄远》一阵阴凉的秋风,把已枯萎的楸树叶吹下来。残叶不高兴跟着风走。于是,风就旋转起来,从山上冲进村中,从街上卷到院子里来。树叶发出萧萧飒飒的响声,像是在悲哀地哭泣。冯德英《苦菜花》冬风十二月四日是圣巴巴拉节,守护灵魂往生天国的圣女巴巴拉的节日。紧接着圣巴巴拉节之后,就刮起了第一阵急骤凌乱的咻咻冬风。风在地面上飞掠而过,发出像猎狗顺着臭迹穷追猛赶时狂吠的声音。风啃啮耕耘过的田野,在丛林周围吠叫,刨开积雪,扯断果园的树枝,沿着大路狂跑,在溪流上东闻西溴;风不费多少力气,到处把一切简陋的茅草屋顶和篱笆都摧毁了。这之后,风依旧狂吠着,却向森林逃奔而去了。继这阵狂风之后,就在当天晚上,又从昏暗中冒出了几阵巨风;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的嘴巴里,伸出了长长的锐利的风舌。

这是朱自清《春》中对雨描写的全部,没有任何诗句。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的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却绿得发亮,小草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在乡下,小路上,石桥边,有撑着伞慢慢走着的人,地里还有工作的农民,披着所戴着笠。他们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