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过则喜


闻过则喜

闻过则喜详情:

《闻过则喜》

作者:

闻过则喜

有一句话叫做“态度决定一切”,这句话是否是一个永恒的真命题,我们姑且不论,但总的来说,他是一个带有很大倾向性的命题,即好的态度往往带来好的结果,

而恶劣的态度则往往会带来糟糕的结局。闻过则喜无疑是一种对待自身错误的值得肯

定的态度,是一个人提升自我,完善自我的重要前提和途径。“闻过则喜”语出《孟子》,是孟子评价子路的一句话。可见其侧重点是自己过,具体来说,则是自己的行

为过错。

闻过则喜首先是表现的是一种宽大的胸怀,这里其实是有两层含义,两种境界。

一种是能闻过,听别人对自己的意见批评,另一种就是闻过而喜。倘若一个人刚愎自用,一点都不听别人的批评,把别人对自己忠诚的建议或者是批评当做吹毛求疵,或

者是自认为那是别人对自己的妒忌,不容他人说自己半点的不足,那么就连第一种境

界都达不到,其人的心胸可见一斑。这样一来恐怕别说喜了,连闻过都达不到。别人

如果跟自己没有过于亲的关系,谁会不厌其烦的说你的错误,谁会一遍一遍的告诉你

的不足。

一个人可以闻过,能正确看待他人对自己指出的过错,这说明,这个人是有胸怀的,但这还达不到闻过则喜的境界,有的人闻过可以做到,可是闻过而无动于衷,犹

如听了耳旁风一般,并且这样的人很多。可以做到闻过则喜的人修养和胸怀是极其宽

广的。孔子说:“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我们把先儒的这两句话放在一起看。既然“过而能改”可称为大善,那“闻过则喜”不也是善吗?

闻过则喜是一个人不断地进行自我完善的重要前提和必要之路。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每个人都有对美的向往。而对于我们自身来说,我们也会不断地追求更加完善的

自己,使自己更加接近于“完人”。要不断的完善自我,就要不断地发现自身不完善

的地方,并加以改正,也就是所谓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要敢于“闻过”,也

要敢于改过,人便是在闻过,改过。这样一个又一个的循环中实现自我,提升与自我

完善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每个人都会有犯错,这不可怕,只要闻过则喜,并改正错误,那么我们将看到一个更加完善的自己。正如论语说:“君子之过也,如明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

闻过则喜的对立面是文过饰非,讳疾忌医,这都是不可取的。文过饰非较之讳疾

忌医程度还略轻,危害程度较小,其后果无非是止步不前,甚者或许是消极沉沦,还

不许人见,不许人说。反而会恼怒于人,这样肯定会病入膏肓,终究无药可救,自食

苦果。周厉王不听召公之谏,不容国人之言反而派人监视国人,最终致使国人把自己

流放;晋灵公厚敛劳民,不听季公、赵盾之谏,反而听信谗言,诛杀大臣,终至被杀

于桃园。可见不肯听闻已过之后果的严重啊,终究会祸及自身。

闻过则喜,不应只是一个我们挂在嘴边的成语,更应是我们对待自己过错和不足的一种态度。我们要把它化成我们日常中的惯性态度,把它放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只有坚持闻过则喜,摒弃刚愎自用,文过饰非和讳疾忌医,我们才能使得自己在品德人格、素质方面不断完善、不断提升。

《闻过则喜是一种境界》

作者:

闻过则喜是一种境界古人有“闻过则喜”之说,而人的本性往往是“闻喜则喜”。要做到“闻过则喜”,需要一定的境界。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批评和

自我批评是一剂良药,是对同志、对自己的真正爱护”,并指出“自我批评难,相互批评更难”。对自己的缺点错误,要敢于正视、主动改正;对别人的缺点错误,要敢于指出、帮助改进;对同志的提醒批评,要闻过则喜、虚心接受。①

毋庸讳言,现实生活中,批评比赞扬难开口,批评也比赞扬难接受。许多人在“好话”的空气里待久了,对批评的承受力慢慢变差,批评别人的武器也越来越钝化。结果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一些地方的政治生态就是这样变坏的。②在全面从严治党的道路上,弘扬批评和自我批评精神,需要每一位同志修炼好挨批评的基本功,没有这项基本功“打底子”,批评和自我批评就难以避免走过场。③修炼挨批评这项基本功,要端正对批评的态度。④倘若因为是上级批评就敢怒不敢言,当面佯装接受、态度诚恳,事后却怨气冲天、牢骚满腹;因为是同级批评就不服气、不认同,还反唇相讥、口诛笔伐;因为是下级提的意见就当面否认,事后给穿小鞋、打击报复,以这样的态度来对待批评,自然修炼不好挨批评的基本功。⑤爱之深,责之切。别人对你的错误行为进行批评,往往说明他看重你、在乎你,愿意帮助你成长,批评中包含着情谊和关爱。①由“闻过则喜”引出习近平关于自我批评的论述,表明批评和自我批评的重要性。

②点明少批评、不批评的恶果。

③引出总论点:党员干部必须修炼好挨批评的基本功。

④分论点一:端正对批评的态度。

⑤以一组排比句描述对待上级、平级、下级同志批评的不良态度,从反面进行论证。

修炼挨批评这项基本功,要有虚心接受的气度。⑥严是爱,宽是害。看看一些人“犯事”后的忏悔,想想继续“犯晕”下去的严重

后果,别人批评时的“猛击一掌”就不会那么难以接受。无论作风修养还是开展工作,旁观者的批评,往往是惊醒“梦中人”、唤醒“迷途客”的法宝。“和风细雨”不一定管用,“疾风骤雨”最为解渴。愈是带着辣味的批评,愈能发挥“出出汗、红红脸、排排毒”的功效。接受批评,就要拿出虚心以待、胸怀若谷的姿态,砥砺闻过则喜、从善如流的自觉。

修炼挨批评这项基本功,还要有勇于改正的力度。⑦正如毛泽东说的,对待批评,“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批评是手段,不是目的;是对人,更是对事。对批评者来说,有效的批评一定是“批”之有理、“评”之有物。而对挨批评者来说,既要有容得下尖锐批评的雅量,更要有闻过则改的行动。如果说,对批评的承受力体现了一种自信,那么改进不足的行动力体现着一种担当。⑧

一位哲学家说过,一个人从另一个人的诤言中所得来的光明,比从他自己的理解力、判断力中得出的光明更干净、纯粹。磨练挨批评的基本功,就是让我们“做勇于自我革命的战士”,不断实现个人成长,推动社会进步。⑨⑥分论点二:要有虚心接受的气度。这一段中一些形象的描述值得考生积累。

⑦分论点三:要有用于改正的力度。

⑧强调挨批评者的执行,即受到批评之后改成自身不足的行动力,这也体现了一种担当精神。

⑨引用式结尾,总结并升华主旨,从更深层面强调了修炼挨批评的基本功对于社会的意义。

《香水是男人社交大法宝-经典男香.》

作者:

香水是男人社交大法宝-经典男香

香水应该是你穿上的第一件东西香水的独特美丽就在它可以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如何让香水成为你的社交圈一部分?如何利用香水使自己看起来更出色呢?香水应该是你穿上的第一件东西,在洗完澡后、穿衣服前,先喷洒它。洗头后,在头发将干之际,喷上喜爱的香水。穿好衣服,在身体温暖脉搏跳动处,如手腕、膝后喷上相同的香水。用量多寡可依气候调节,若气候干燥则用量要大方,这会慢慢散发且维持长久;气候潮湿时,开始用少量,因香水散发较快,应经常重复使用。持有不同的香水,偶尔做些改变,使嗅觉不致倦怠。温柔小心地珍藏香水,瓶盖需紧密盖实存放在凉爽处,避免阳光直接照身射,才能保持香水的特质。要把香水喷在肌肤上,才会和皮肤起化学作用,发挥这真正属于自己的香味。别把香水储蓄起来,要多使用它,不仅给自己愉悦的心情,也让周围的人感到愉快。善用最后的香气,将用尽的香水瓶去盖,放入衣柜中,让衣物充满香气,或在清洗内衣物时,滴上一两滴香水贴身衣物也充满愉悦香气。使用在身上的法则如下:根据自己喜欢的香味类型来选择香水法则一:根据香水的香味时间来选择。如果你需要它至少起作用5个小时,诸如参加party,你带的包包会很小,不会装得下大个香水瓶。你会选择第一类香水。法则二:根据自己喜欢的香味类型来选择,喜欢花香型还是水果等。有的人一闻到浓郁的花草味,就会产生头晕的现象。这时候,清淡的水果味最适合你。法则三:根据自身的风格来选择,不要盲从。也许今天同事说自己喜欢夏奈尔,明天又一个朋友说她喜欢CK,后天另外一个朋友说,自己喜欢BOSS。估计你就想,既然他们都说好,那我就一样要一个吧。你理智的想过吗?他们的味道不同,香味持续时间不同,你一定都会喜欢吗?这就需要你自己到柜台前,一个一个试用,体会以后再买。法则四:不要追逐名牌。香水只是你用来提高自己魅力的一件武器,只是起到点缀的作用。所以你不要觉得越是名牌越会显得我有品味。不对的,如果你能让别人闻到你身上普通香水的味道,以为是哪一名牌,这就真正起到了用香水的目的。真正找到自己喜欢的香味,真正能体现你风格的香水。

法则五:尽量固定一到两个牌子。如果你是个性格多变的人,也许喜欢时而烟草香味,时而木香味,时而橙子香味。事实上,一般人性格都比较稳定,所以找到适合自己的香水就好了,让它成为自己的品牌。也许有人会永远记住你,记住你身上的香味。一天只喷一种香水法则六:手腕测试法。购买香水的时候,一定要先测试。你先到柜台那里,选择自己比较喜欢的香水,分别涂到左右手的手腕上,闻一闻,然后去逛街。等你逛到一半的时候,再伸出手腕,闻一闻,继续逛。到都逛完拉,再闻一闻。你就会知道自己喜欢哪一个了。为什么只能选两种呢?因为种类太多,容易混杂。为什么分三次闻呢?因为香水的味道一般会分前味,中味,后味。根据酒精的挥发,里面的香料会一段段地挥发出来。为什么涂抹在手腕上?因为手腕运动量大,容易让酒精尽快挥发,你就可以在较短时间内,闻到三个阶段的香味。法则七:准备小瓶香水。一般香水都会有试用装,就是装到小瓶子里那种。可以找柜台小姐要几瓶。当你只能拿一个小手袋出席宴会的时候,装一只,需要的时候,可以喷几下。法则八:随时补喷。你非常喜欢这个香水,可是它的味道只能维持一个小时,怎么办?随身携带,味道淡了就补喷几下。法则九:一天只喷一种香水。不要混合香水的味道,很难想他们如果混合起来会是什么怪味道。

法则十:去除身体异味。喷香水前,清洗好自己,不要有异味,尤其是腋下。不要让体味盖过香水味,也不要让香水味去压制体味。不是因为你身体有异味,所以需要用香水味遮盖。

《童心说》

作者:

龙洞山人叙《西厢》,末语云:“知者勿谓我尚有童心可也。”夫童心者,真心也;若以童心为不可,是以真心为不可也。夫童心者,绝假纯真,最初一念之本心也。若夫失却童心,便失却真心;失却真心,便失却真人。人而非真,全不复有初矣。童子者,人之初也;童心者,心之初也。夫心之初,曷可失也?然童心胡然而遽失也。盖方其始也,有闻见从耳目而入,而以为主于其内,而童心失。其长也,有道理从闻见而入,而以为主于其内,而童心失。其久也,道理闻见,日以益多,则所知所觉,日以益广,于是焉又知美名之可好也,而务欲以扬之,而童心失。知不美之名之可丑也,而务欲以掩之,而童心失。夫道理闻见,皆自多读书识义理而来也。古之圣人,曷尝不读书哉。然纵不读书,童心固自在也;纵多读书,亦以护此童心而使之勿失焉耳,非若学者反以多读书识理而反障之也。夫学者既以多读书识义理障其童心矣,圣人又何用多著书立言,以障学人为耶?童心既障,于是发而为言语,则言语不由衷;见而为政事,则政事无根柢;著而为文辞,则文辞不能达;非内含以章美也,非笃实生辉光也,欲求一句有德之言,卒不可得,所以者何?以童心既障,而以从外入者闻见道理为之心也。夫既以闻见道理为心矣,则所言者,皆闻见道理之言,非童心自出之言也,言虽工,于我何与!岂非以假人言假言,而事假事,文假文乎!盖其人既假,则无所不假矣。由是而以假言与假人言,则假人喜;以假事与假人道,则假人喜;以假文与假人谈,则假人喜;无所不假则无所不喜,满场是假,矮场阿辩也。虽有天下之至文,其湮灭于假人而不尽见于后世者,又岂少哉!何也?天下之至文,未有不出于童心焉者也。苟童心常存,则道理不行,闻见不立,无时不文,无人不文,无一样创制体格而非文者。诗何必古选,文何必先秦,降而为六朝,变而为近体,又变而为传奇,变而为院本,为杂剧,为《西厢曲》,为《水浒传》,为今之举子业大贤言圣人之道,皆古今至文,不可得而时势先后论也,故吾因是有感于童心者之自文也,更说什么六经,更说什么《语》《孟》乎!夫六经《语》《孟》,非其史官过为褒崇之词,则其臣子极为赞美之语,又不然则其迂腐门徒、懵懂弟子,记忆师说,有头无尾,得后遗前,随其所见,笔之于书,后学不察,便为出自圣人之口也,决定目之为经矣,孰知其大半非圣人之言乎!纵出自圣人,要亦有为而发,不过因病发药,随时处方,以救此一等懵懂弟子、迂腐门徒云耳。药医假病,方难定执,是岂可遽以为万世之论乎!然则六经《语》《孟》,乃道学之口实,假人之渊薮也,断断乎其不可以语于童心之言明矣。呜呼!吾又安得真正大圣人之童心未曾失者,而与之一言言哉!

《杂阿含经卷二十七》

作者:

杂阿含经卷二十七

(七一二)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如上说。差别者。有沙门.婆罗门作如是见.如是说。无因.无缘众生无智.无见。无因.无缘众生智.见。如是广说。乃至无畏王子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礼佛足而去

(七一三)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时。有众多比丘晨朝着衣持鉢。入舍卫城乞食。时。众多比丘作是念。今日太早。乞食时未至。我等且过诸外道精舍众多比丘即入外道精舍。与诸外道共相问讯慰劳。问讯慰劳已。于一面坐已。诸外道问比丘言。沙门瞿昙为诸弟子说法。断五盖覆心。慧力羸lei2。为障碍分。不转趣涅槃。住四念处。修七觉意。我等亦复为诸弟子说断五盖覆心。慧力羸。善住四念处。修七觉分。我等与彼沙门瞿昙有何等异。俱能说法。时。众多比丘闻外道所说。心不喜悦。反呵骂。从座起去。入舍卫城。乞食已。还精舍。举衣鉢。洗足已。往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以诸外道所说。具白世尊。尔时。世尊告众多比丘。彼外道说是语时。汝等应反问言。诸外道。五盖者。种应有十。七觉者。种应有十四。何等为五盖之十.七觉之十四。如是问者。彼诸外道则自骇散。说诸外道法。瞋恚.憍慢.毁呰.嫌恨.不忍心生。或默然低头。失辩潜思。所以者何。我不见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天.人众中。闻我所说欢喜随顺者。唯除如来及声闻众于此闻者。

诸比丘。何等为五盖之十。谓有内贪欲。有外贪欲。彼内贪欲者即是盖。非智非等觉。不转趣涅槃。彼外贪欲即是盖。非智非等觉。不转趣涅槃。谓瞋恚有瞋恚相。若瞋恚及瞋恚相即是盖。非智非等觉。不转趣涅槃。有睡有眠。彼睡彼眠即是盖。非智非等觉。不转趣涅槃。有掉有悔。彼掉彼悔即是盖。非智非等觉。不转趣涅槃。有疑善法。有疑不善法。彼善法疑.不善法疑即是盖。非智非等觉。不转趣涅槃。是名五盖说十。何等为七觉分说十四。有内法心念住。有外法心念住。彼内法念住即是念觉分。是智是等觉。能转趣涅槃。彼外法念住即是念觉分。是智是等觉。能转趣涅槃。有择善法.择不善法。彼善法择。即是择法觉分。是智是等觉。能转趣涅槃。彼不善法择。即是择法觉分。是智是等觉。能转趣涅槃。有精进断不善法。有精进长养善法。彼断不善法精进。即是精进觉分。是智是等觉。能转趣涅槃。彼长

养善法精进。即是精进觉分。是智是等觉。能转趣涅槃。有喜。有喜处。彼喜即是喜觉分。是智是等觉。能转趣涅槃。彼喜处。亦即是喜觉分。是智是等觉。能转趣涅槃。有身猗息。有心猗息。彼身猗息。即是猗觉分。是智是等觉。能转趣涅槃。彼心猗息。即是猗觉分。是智是等觉。能转趣涅槃。有定。有定相。彼定即是定觉分。是智是等觉。能转趣涅槃。彼定相即是定觉分。是智是等觉。能转趣涅槃。有舍善法。有舍不善法。彼善法舍。即是舍觉分。是智是等觉。能转趣涅槃。彼不善法舍。即是舍觉分。是智是等觉。能转趣涅槃。是名七觉分说为十四。佛说此经已。众多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一四)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时。有众多比丘。如上说。差别者。有诸外道出家作如是说者。当复问言。若心微劣犹豫者。尔时应修何等觉分。何等为非修时。若复掉心者.掉心犹豫者。尔时复修何等觉分。何等为非时。如是问者。彼诸外道心则骇散。说诸异法。心生忿恚.憍慢.毁呰.嫌恨.不忍。或默然低头。失辩潜思。所以者何。我不见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天.人众中。闻我所说欢喜随喜者。唯除如来及声闻众于此闻者。诸比丘。若尔时其心微劣.其心犹豫者。不应修猗觉分.定觉分.舍觉分。所以者何。微劣心生.微劣犹豫。以此诸法增其微劣故。譬如小火。欲令其燃。增以燋炭。云何。比丘。非为增炭令火灭耶。比丘白佛。如是。世尊。如是。比丘。微劣犹豫。若修猗觉分.定觉分.舍觉分者。此则非时。增懈怠故。若掉心起。若掉心犹豫。尔时不应修择法觉分.精进觉分.喜觉分。所以者何。掉心起.掉心犹豫。以此诸法能令其增。譬如炽火。欲令其灭。足其干薪。于意云何。岂不令火增炽燃耶。比丘白佛。如是。世尊。佛告比丘。如是掉心生.掉心犹豫。修择法觉分.精进觉分.喜觉分。增其掉心。诸比丘。若微劣心生.微劣犹豫。是时应修择法觉分.精进觉分.喜觉分。所以者何。微劣心生.微劣犹豫。以此诸法示教照喜。譬如小火。欲令其燃。足其干薪。云何。比丘。此火宁炽燃不。比丘白佛。如是。世尊。佛告比丘。如是微劣心生.微劣犹豫。当于尔时修择法觉分.精进觉分.喜觉分。示教照喜。若掉心生.掉心犹豫。修猗觉分.定觉分.舍觉分。所以者何。掉心生.掉心犹豫。此等诸法。能令内住一心摄持。譬如燃火。欲令其灭。足其燋炭。彼火则灭。如是。比丘。掉心犹豫。修择法觉分.精进.喜。则非时。修猗.定.舍觉分。自此则是时。此等诸法。内住一心。摄持念觉分者。一切兼助。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一五)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五盖.七觉分。有食.无食。我今当说。谛听。善思。当为汝说。譬如身依食而立。非不食。如是五盖

依于食而立。非不食。贪欲盖以何为食。谓触相。于彼不正思惟。未起贪欲令起。已起贪欲能令增广。是名欲爱盖之食。何等为瞋恚盖食。谓障碍相。于彼不正思惟。未起瞋恚盖令起。已起瞋恚盖能令增广。是名瞋恚盖食。何等为睡眠盖食。有五法。何等为五。微弱.不乐.欠呿.多食.懈怠。于彼不正思惟。未起睡眠盖令起。已起睡眠盖能令增广。是名睡眠盖食。何等为掉悔盖食。有四法。何等为四。谓亲属觉.人众觉.天觉.本所经娱乐觉。自忆念.他人令忆念而生觉。于彼起不正思惟。未起掉悔令起。已起掉悔令其增广。是名掉悔盖食。何等为疑盖食。有三世。何等为三。谓过去世.未来世.现在世。于过去世犹豫.未来世犹豫.现在世犹豫。于彼起不正思惟。未起疑盖令起。已起疑盖能令增广。是名疑盖食。譬如身依于食而得长养。非不食。如是七觉分依食而住。依食长养。非不食。何等为念觉分不食。谓四念处不思惟。未起念觉分不起。已起念觉分令退。是名念觉分不食。。何等为择法觉分不食。谓于善法撰择。于不善法撰择。于彼不思惟。未起择法觉分令不起。已起择法觉分令退。是名择法觉分不食。何等为精进觉分不食。谓四正断。于彼不思惟。未起精进觉分令不起。已起精进觉分令退。是名精进觉分不食。何等为喜觉分不食。有喜。有喜处法。于彼不思惟。未起喜觉分不起。已起喜觉分令退。是名喜觉分不食。

何等为猗觉分不食。有身猗息及心猗息。于彼不思惟。未生猗觉分不起。已生猗觉分令退。是名猗觉分不食。何等为定觉分不食。有四禅。于彼不思惟。未起定觉分不起。已起定觉分令退。是名定觉分不食。何等为舍觉分不食。有三界。谓断界.无欲界.灭界。于彼不思惟。未起舍觉分不起。已起舍觉分令退。是名舍觉分不食。何等为贪欲盖不食。谓不净观。于彼思惟。未起贪欲盖不起。已起贪欲盖令断。是名贪欲盖不食。何等为瞋恚盖不食。彼慈心思惟。未生瞋恚盖不起。已生瞋恚盖令灭。是名瞋恚盖不食。何等为睡眠盖不食。彼明照思惟。未生睡眠盖不起。已生睡眠盖令灭。是名睡眠盖不食。何等为掉悔盖不食。彼寂止思惟。未生掉悔盖不起。已生掉悔盖令灭。是名掉悔盖不食。何等为疑盖不食。彼缘起法思惟。未生疑盖不起。已生疑盖令灭。是名疑盖不食。譬如身依食而住.依食而立。如是七觉分依食而住.依食而立。何等为念觉分食。谓四念处思惟已。未生念觉分令起。已生念觉分转生令增广。是名念觉分食。何等为择法觉分食。有择善法。有择不善法。彼思惟已。未生择法觉分令起。已生择法觉分重生令增广。是名择法觉分食。何等为精进觉分食。彼四正断思惟。未生精进觉分令起。已生精进觉分重生令增广。是名精进觉分食。何等为喜觉分食。有喜。有喜处。彼思惟。未生喜觉分令起。已生喜觉分重生令增广。是名喜觉分食。何等为猗觉分食。有身猗息.心猗息思惟。未生猗觉分令起。已生猗觉分重生令增广。是名猗觉分食。。何等

为定觉分食。谓有四禅思惟。未生定觉分令生起。已生定觉分重生令增广。是名定觉分食。何等为舍觉分食。有三界。何等三。谓断界.无欲界.灭界。彼思惟。未生舍觉分令起。已生舍觉分重生令增广。是名舍觉分食。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一六)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于内法中。我不见一法。未生恶不善法令生。已生恶不善法重生令增广。未生善法不生。已生则退。所谓不正思惟。诸比丘。不正思惟者。未生贪欲盖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广。未生瞋恚.睡眠.掉悔.疑盖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广。未生念觉分不生。已生者令退。未生择法.精进.喜.猗.定.舍觉分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广。我不见一法能令未生恶不善法不生。已生者令断。未生善法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广。正思惟。比丘。正思惟者。未生贪欲盖令不生。已生者令断。未生瞋恚.睡眠.掉悔.疑盖令不生。已生者令断。未生念觉分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广。未生择法.精进.喜.猗.定.舍觉分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广。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一七)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于外法中。我不见一法。未生恶不善法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广。未生善法令不生。已生者令退。如恶知识.恶伴党。恶知识.恶伴党者。未生贪欲盖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广。未生瞋恚.睡眠.掉悔.疑盖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广。未生念觉分令不生。已生者令退。未生择法.精进.喜.猗.定.舍觉分令不生。已生者令退。诸比丘。我不见一法。未生恶不善法令不生。已生者令断。未生善法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广。所谓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者。若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者。未生贪欲盖令不生。已生者令断。未生瞋恚.睡眠.掉悔.疑盖令不生。已生者令断。未生念觉分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广。未生择法.精进.喜.猗.定.舍觉分令生。已生者重生令增广。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一八)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舍利弗告诸比丘。有七觉分。何等为七。谓念觉分.择法觉分.精进觉分.喜觉分.猗觉分.定觉分.舍觉分。此七觉分决定而得。不勤而得。我随所欲。觉分正受。若晨朝时.日中时.日暮时。若欲正受。随其所欲。多入正受。譬如王大臣。有种种衣服。置箱簏lu4中。随其所须。日中所须.日暮所须。随欲自在。如是。比丘。此七觉分。决定而得。不勤而得。随意正受。我此念觉分。清净纯白。起时知起。灭时知灭。没时知没。已起知已起。已灭知已灭。如是择法.精

进.喜.猗.定.舍觉分亦如是说。尊者舍利弗说此经已。诸比丘闻其所说。欢喜奉行

(七一九)如是我闻。一时。佛住巴连弗邑。尔时。尊者优波摩.尊者阿提目多住巴连弗邑鸡林精舍。尔时。尊者阿提目多晡bu1时从禅觉。诣尊者优波摩所。共相问讯慰劳已。退坐一面。问尊者优波摩。尊者。能知七觉分方便。如是乐住正受。如是苦住正受。优波摩答言。尊者阿提目多。比丘善知方便修七觉分。如是乐住正受。如是苦住正受。复问。云何比丘善知方便修七觉分。优波摩答言。比丘方便修念觉分时知思惟。彼心不善解脱。不害睡眠。不善调伏掉悔。不害睡眠。如我念觉处法思惟。精进方便。不得平等。如是择法.精进.喜.猗.定.舍觉分。亦如是说。若比丘念觉分方便时先思惟。心善解脱。正害睡眠。调伏掉悔。如我于此念觉处法思惟已。不勤方便。而得平等。如是。阿提目多。比丘知方便修七觉分。如是乐住正受。如是不乐住正受。时。二正士共论义已。各从座起而去

(七二○)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阿那律亦住舍卫国松林精舍。时。有众多比丘诣阿那律所。共相问讯慰劳。问讯慰劳已。退坐一面。语尊者阿那律。尊者知方便修七觉分时生乐住不。尊者阿那律语诸比丘言。我知比丘方便修七觉分时生乐住。诸比丘问尊者阿那律。云何知比丘方便修七觉分时生乐住尊者阿那律语诸比丘。比丘方便修念觉分。善知思惟。我心善解脱。善害睡眠。善调伏掉悔。如此念觉分处法思惟已。精勤方便。心不懈怠。身猗息不动乱。系心令住。不起乱念。一心正受。如是择法.精进.猗.定.舍觉分亦如是说。是名知比丘方便修七觉分时生乐住。时。众多比丘闻尊者阿那律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而去

(七二一)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转轮圣王出世之时。有七宝现于世间。金轮宝.象宝.马宝.神珠宝.玉女宝.主藏臣宝.主兵臣宝。如是。如来出世。亦有七觉分宝现。斋戒处楼观上。大臣围遶。有金轮宝从东方出。轮有千辐。齐毂圆辋。轮相具足。有此吉瑞。必是转轮圣王。我今决定为转轮王。即以两手承金轮宝。着左手中。右手旋转。而说是言。若是转轮圣王金轮宝者。当复转轮圣王古道而去。于是轮宝即发。王蕃前随。而于东方乘虚而逝。向于东方。游古圣王正直之道。王随轮宝。四兵亦从。若所至方。轮宝住者。王于彼住。四兵亦住。东方诸国处处小王。见圣王来。悉皆归伏。如来出兴于世。有七觉分现于世间。所谓念觉分.择法觉分.精进觉分.喜觉分.猗觉分.定觉分.舍觉分。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二二)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转轮圣王出于世时。有七宝现于世间。云何转轮圣王出于世时。金轮宝现有。时。刹利灌顶圣王。月十五日。沐浴清净。受持斋戒。于楼阁上。大臣围遶。有金轮宝从东方出。轮有千辐。齐毂圆辋。轮相具足。天真金宝。古昔传闻。刹利灌顶大王月十五日布萨时。沐浴清净。受持福善。善来大王。此是王国。此国安隐。人民丰乐。愿于中止。教化国人。我则随从。圣王答言。诸聚落主。汝今但当善化国人。有不顺者。当来白我。当如法化。莫作非法。亦令国人善化非法。若如是者。则从我化。于是圣王从东海度。乘古圣王道。至于南海。至于南海。度于南海。至西海。乘于古昔圣王之道。度于西海。至于北海。南.西.北方诸小国王奉迎启请。亦如东方广说。于是金轮宝。圣王随从。度于北海。还至王宫正治殿上。住虚空中。是为转轮圣王出兴于世。金轮宝现于世间。云何为转轮圣王出兴于世。白象宝现于世间。若刹利灌顶大王纯色之象。其色鲜好。七支拄地。圣王见已。心则欣悦。今此宝象。来应于我。告善调象师。令速调此宝象。调已送来。象师受命。不盈一日。象即调伏。一切调伏相悉皆具足。犹如余象经年调者。今此象宝一日调伏亦复如是。调已送诣王所。上白大王。此象已调。唯王自知时。尔时。圣王观察此象调相已备。即乘宝象。于晨旦时周行四海。至日中时还归王宫。是名转轮圣王出兴于世。如此象宝现于世间。何等为转轮圣王出兴于世。马宝现于世间。转轮圣王所有马宝纯一青色。乌头泽尾。圣王见马。心生欣悦。今此神马来应我故。付调马师。令速调之。调已送来。马师奉教。不盈一日。其马即调。犹如余马经年调者。马宝调伏亦复如是。知马调已。还送奉王。白言。大王。此马已调。

尔时。圣王观察宝马调相已备。于晨旦时乘此宝马周行四海。至日中时还归王宫。是名转轮圣王出兴于世。马宝现于世间。何等为转轮圣王出兴于世。摩尼珠宝现于世间。若转轮圣王所有宝珠。其形八楞。光泽明照。无诸类隙。于王宫内。常为灯明。转轮圣王察试宝珠。阴雨之夜。将四种兵入于园林。持珠前导。光明照耀。面一由旬。是为转轮圣王出兴于世。摩尼宝珠现于世间。何等为转轮圣王出兴于世。贤玉女宝现于世间。转轮圣王所有玉女。不黑不白.不长不短.不粗不细.不肥不瘦。支体端正。寒时体暖.热时体凉。身体柔软如迦陵伽衣。身诸毛孔。出栴檀香。口鼻出息。作优鉢罗香。后卧先起。瞻王意色。随宜奉事。软言爱语。端心正念。发王道意。心无违越。况复身.口。是为转轮圣王宝女。云何为转轮圣王主藏臣宝现于世间。谓转轮圣王主藏大臣本行施故。生得天眼。能见伏藏。有主无主.若水若陆.若远若近。悉能见之。转轮圣王须珍宝。即便告敕。随王所须。辄zhe2以奉上。

于是圣王有时试彼大臣。观其所能。乘船游海。告彼大臣。我须宝物。臣白王言。小住岸边。当以奉上。王告彼臣。我今不须岸边之宝。且尽与我。于是大臣即于水中出四金瓮。金宝满中。以奉圣王。王所须即取用之。若取足已。余则还归水中。圣王出世。则有如此主藏之臣现于世间。云何圣王出兴于世。有主兵之臣现于世间。谓有主兵臣聪明智辩。譬如世间善思量成就者。圣王所宜。彼则悉从。宜去.宜住.宜出.宜入。圣王四种兵行。道里顿止。不令疲倦。悉知圣王宜所应作。现法后世功德之事。以白圣王。转轮圣王出兴于世。有如是主兵之臣。如是如来.应.等正觉出兴于世。有七觉分现于世间。何等为七。谓念觉分.择法觉分.精进觉分.喜觉分.猗觉分.定觉分.舍觉分。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二三)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善哉。比丘。僧人闻法。诸年少比丘供养奉事诸尊长老。所以者何。年少比丘供养奉事长老比丘者。时时得闻深妙之法。闻深法已。二正事成就。身正及心正。尔时修念觉分。修念觉分已。念觉分满足。念觉满足已。于法选择。分别于法。思量于法。尔时。方便修择法觉分。乃至舍觉分修习满足。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二四)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比丘持戒.修德.惭.愧。成真实法。见此人者。多得果报。若复闻者。若随忆念者.随出家者。多得功德。况复亲近恭敬奉事。所以者何。亲近奉事如是人者。时时得闻深妙之法。得闻深法已。成就二正。身正及心正。方便修习定觉分。修习已。修习满足。乃至舍觉分修习满足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二五)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说不善积聚者。所谓五盖。是为正说。所以者何。纯一不善聚者。谓五盖故。何等为五。谓贪欲盖.瞋恚盖.睡眠盖.掉悔盖.疑盖。说善积聚者。谓七觉分。是为正说。所以者何。纯一满净者。是七觉分故。何等为七。谓念觉分.择法觉分.精进觉分.喜觉分.猗觉分.定觉分.舍觉分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二六)如是我闻。一时。佛住王舍城夹谷精舍。尔时。尊者阿难亦在彼住。时。尊者阿难独一静处禅思思惟。作如是念。半梵行者。所谓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非恶知识.恶伴

党.恶随从。时。尊者阿难从禅觉。往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独一静处禅思思惟。作是念。半梵行者。所谓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非恶知识.恶伴党.恶随从。佛告阿难。莫作是言。半梵行者。谓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非恶知识.恶伴党.恶随从。所以者何。纯一满静。梵行清白。所谓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非恶知识.恶伴党.恶随从。我为善知识故。有众生于我所取念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如是择法觉分。精进.喜.猗.定.舍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以是故当知。阿难。纯一满静。梵行清白。谓善知识.善伴党.善随从。非恶知识.非恶伴党.非恶随从。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二七)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力士聚落人间游行。于拘夷那竭城希连河中间住。于聚落侧告尊者阿难。令四重襞bi4叠敷世尊郁多罗僧。我今背疾。欲小卧息。尊者阿难即受教敕。四重襞叠敷郁多罗僧已。白佛言。世尊。已四重襞bi4叠敷郁多罗僧。唯世尊知时,尔时。世尊厚襞僧伽梨枕头。右胁而卧。足足相累。系念明相。正念正智。作起觉想。告尊者阿难。汝说七觉分。时。尊者阿难即白佛言。世尊。所谓念觉分。世尊自觉成等正觉。说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择法.精进.喜.猗.定.舍觉分。世尊自觉成等正觉。说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佛告阿难。汝说精进耶。阿难白佛。我说精进。世尊。说精进。善逝。佛告阿难。唯精进。修习多修习。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说是语已。正坐端身系念。时。有异比丘即说偈言

乐闻美妙法忍疾告人说

比丘即说法转于七觉分

善哉尊阿难明解巧便说

有胜白净法离垢微妙说

念.择法.精进.喜.猗.定.舍觉

此则七觉分微妙之善说

闻说七觉分深达正觉味

身婴大苦患忍疾端坐听

观为正法王常为人演说

犹乐闻所说况余未闻者

第一大智慧十力所礼者

彼亦应疾疾来听说正法

诸多闻通达契经阿毘昙

善通法律者应听况余者

闻说如实法专心黠xia2慧听

于佛所说法得离欲欢喜

欢喜身猗息心自乐亦然

心乐得正受正观有事行

厌恶三趣者离欲心解脱

厌恶诸有趣不集于人天

无余犹灯灭究竟般涅槃

闻法多福利最胜之所说

是故当专思听大师所说

异比丘说此偈已。从座起而去

(七二八)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七觉分。何等为七。谓念觉分。乃至舍觉分。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二九)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七觉分。何等为修七觉分。谓念觉分。乃至舍觉分。若比丘修念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如是修择法.精进.喜.猗.定.舍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三○)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上说。差别者。诸比丘。过去已如是修七觉分。未来亦当如是修七觉分。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三一)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比丘念觉分清净鲜白。无有支节。离诸烦恼。未起不起。除佛调伏教授。乃至舍觉分。亦如是说。诸比丘。念觉分清净鲜白。无有支节。离诸烦恼。未起而起。佛所调伏教授。非余。乃至舍觉分。亦如是说。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三二)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上说。差别者。未起不起。除善逝调伏教授。未起而起。是则善逝调伏教授。非余。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三三)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时。有异比丘来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谓觉分。世尊。云何为觉分。佛告比丘。所谓觉分者。谓七道品法。然诸比丘七觉分渐次而起。修习满足。异比丘白佛。世尊。云何觉分渐次而起。修习满足佛告比丘。若比丘内身身观住。彼内身身观住时。摄心系念不忘。彼当尔时。念觉分方便修习。方便修习念觉分已。修习满足。满足念觉分已。于法选择。分别思量。当于尔时修择法觉分方便。修方便已。修习满足。如是乃至舍觉分修习满足。如内身身观念住。如是外身.内外身。受.心.法法观念住。当于尔时专心系念不忘。乃至舍觉分亦如是说。如是住者。渐次觉分起。渐次起已。修习满足。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三四)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彼比丘。如上。差别者。若比丘如是修习七觉分已。当得二种果。现法得漏尽无余涅槃。或得阿那含果。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三五)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如上说。差别者。如是比丘修习七觉分已。多修习已。得四种果.四种福利。何等为四。谓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佛说此经已。异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三六)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如上说。差别者。若比丘修习七觉分。多修习已。当得七种果.七种福利。何等为七。是比丘得现法智证乐。若命终时若不得现法智证乐。及命终时。而得五下分结尽。中般涅槃。若不得中般涅槃。而得生般涅槃。若不得生般涅槃。而得无行般涅槃。若不得无行般涅槃。而得有行般涅槃。若不得有行般涅槃。而得上流般涅槃。佛说此经已。异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三七)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所谓觉分。何等为觉分。诸比丘白佛。世尊是法根.法眼.法依。唯愿为说。诸比丘闻已。当受奉行。佛告诸比丘.比丘尼。七觉分者。谓七道品法。诸比丘。此七觉分渐次起。渐次起已。修习满

足。诸比丘白佛。云何七觉分渐次起。渐次起已。修习满足。若比丘身身观念住。彼身身观念住已。专心系念不忘。当于尔时方便修念觉分。方便修念觉分已。修习满足。谓修念觉分已。于法选择。当于尔时修择法觉分方便。修择法觉分方便已。修习满足。如是精进.喜.猗.定.舍觉分亦如是说。如内身。如是外身.内外身。受.心.法法观念住。专心系念不忘。当于尔时方便修念觉分。方便修念觉分已。修习满足。乃至舍觉分亦如是说。是名比丘七觉分渐次起。渐次起已。修习满足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三八)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上说。差别者。此七觉分修习多修习。当得二果。得现法智有余涅槃及阿那含果。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三九)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上说。差别者。若比丘修习七觉分。多修习已。当得四果。何等为四。谓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四○)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如上说。差别者。若比丘修习此七觉分。多修习已。当得七果。何等为七。谓现法智有余涅槃。及命终时。若不尔者。五下分结尽。得中般涅槃。若不尔者。得生般涅槃。若不尔者。得无行般涅槃。若不尔者。得有行般涅槃。若不尔者。得上流般涅槃。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四一)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当修不净观。多修习已。当得大果大福利。云何修不净观。多修习已。得大果大福利。是比丘不净观俱念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修择法.精进.喜.猗.定.舍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四二)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比丘修习随死念。多修习已。得大果大福利。云何比丘修习随死念。多修习已。得大果大福利。是比丘修随死念俱念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乃至舍觉分亦如是说。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四三)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释氏黄枕邑。时。众多比丘晨朝着衣持鉢。入黄枕邑乞食时。众多比丘作是念。今日太早。乞食时未至。我等可过外道精舍。尔时。众多比丘即入外道精舍。与诸外道出家共相问讯慰劳已。于一面坐。诸外道出家言。沙门瞿昙为诸弟子说如是法。不断五盖恼心。慧力羸lei2。为障碍分。不趣涅槃。尽摄其心。住四念处。心与慈俱。无怨无嫉。亦无瞋恚。广大无量。善修充满。四方.四维.上.下一切世间。心与慈俱。无怨无嫉。亦无瞋恚。广大无量。善修习充满。如是修习。悲.喜.舍心俱亦如是说。我等亦复为诸弟子作如是说。我等与彼沙门瞿昙有何等异。所谓俱能说法。时。众多比丘闻诸外道出家所说。心不喜悦。默然不呵。从座起去。入黄枕邑。乞食已。还精舍。举衣鉢。洗足已。诣佛所。稽首礼足。退坐一面。以彼外道出家所说广白世尊。尔时。世尊告诸比丘。如彼外道出家所说。汝等应问。修习慈心。为何所胜。修习悲.喜.舍心。为何所胜。如是问时。彼诸外道出家。心则骇散。或说外异事。或瞋慢.毁呰.违背.不忍。或默然萎熟。低头失辩。思惟而住。所以者何。我不见诸天.魔.梵.沙门.婆罗门.天.人众中。闻我所说随顺乐者。唯除如来及声闻众者。比丘。心与慈俱多修习。于净最胜。悲心修习多修习。空入处最胜。喜心修习多修习。识入处最胜。舍心修习多修习。无所有入处最胜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四四)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比丘修习慈心。多修习已。得大果大福利。云何比丘修习慈心。得大果大福利。是比丘心与慈俱。修念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乃至修习舍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四五)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比丘修空入处。多修习已。得大果大福利。云何比丘修空入处。多修习已。得大果大福利。是比丘心与空入处俱。修念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乃至修舍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如修空入处。如是识入处.无所有入处.非想非非想入处三经亦如上说

(七四六)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比丘修习安那般那念。多修习已。得大果大福利。云何修习安那般那念。多修习已。得大果大福利。是比丘心与安那般那念俱。修念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乃至修舍觉分。依远

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七四七)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若比丘修无常想。多修习已。得大果大福利。云何比丘修无常想。多修习已。得大果大福利。是比丘心口与无常想俱。修念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乃至得舍觉分。依远离.依无欲.依灭.向于舍。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如无常想。如是无常苦想.苦无我想.观食想.一切世间不可乐想.尽想.断想.无欲想.灭想.患想.不净想.青瘀想.脓溃想.膖pang1胀想.坏想.食不尽想.血想.分离想.骨想.空想。一一经如上说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七

《人教版七年级上册(2016部编版)第22课《寓言四则》(文言文部分)知识积累及阅读巩固》

作者:

寓言四则

一、文学文化知识积累

1寓言:一般比较短小,常常用假托的故事寄寓意味深长的道理,给人以启示。我国古代

寓言故事如:掩耳盗铃、刻舟求剑、守株待兔、画蛇添足等

2《穿井得一人》节选自《吕氏春秋》,先秦杂家代表作,战国末期吕不韦集合门客共同编写而成。

3《杞人忧天》选自《列子天瑞》,内容多为民间故事、寓言和神话传说。列御寇战国时期道家人物。杞人忧天这则成语多用来形容不必要的、缺乏根据的忧虑和担心。

二.通假字

1身亡所寄“亡”通“无”,没有

2其人舍然大喜“舍”通“释”,消除

三、一词多义

于:(1)闻之于宋君:被(2)令人问之于丁氏向(3)非得一人于井中也:在若:(1)求闻之若此,不若无闻也:像,如(2)若屈伸呼吸:你

四.文言句式

1判断句:天积气耳

2被动句:闻之于宋君

五、阅读理解巩固

(一)穿井得一人(9分)

宋之丁氏,家无井而出溉汲,常一人居外。及其家穿井,告人:“吾穿井得一人。”有闻而传之者曰:“丁氏穿井得一人。”国人道之,闻之于宋君。宋君令人问之于丁氏,丁氏对曰:“得一人之使,非得一人于井中也。”求闻之若此,不若无闻也。

16.解释下列句中加点的词。(4分)

(1)及.其家穿井(到,等到)(2)国人道.之(说,讲)

⑶有闻.而传之者(听说)(4)闻.之于宋君(使……听说)

17.用现代汉语翻译下列句子。(2分)

求闻之若此,不若无闻也

像这样听到的传闻,还不如什么都没听到的好。

18.通过这个故事我们得到的启示是什么?(3分)

传言不要轻信,要实事求是。尤其“以讹传讹”更要不得。

19宋君为什么要派人向丁家询问这件事呢?

因为宋君不太相信穿井得一人的事情。

(二)杞人忧天

杞国有人忧天地崩坠,身亡所寄,废寝食者。

又有忧彼之所忧者,因往晓之,曰:“天,积气耳,亡处亡气。若屈伸呼吸,终日在天中行止,奈何忧崩坠乎?”

其人曰:“天果积气,日月星宿,不当坠耶?”

晓之者曰:“日月星宿,亦积气中之有光耀者,只使坠,亦不能有所中伤。”

其人曰:“奈地坏何?”

晓之者曰:“地,积块耳,充塞四虚,亡处亡块。若躇步跐蹈,终日在地上行止,奈何忧其坏?”

其人舍然大喜,晓之者亦舍然大喜。

9.解释下列句中加点的词。(3分)

(1)身亡.所寄(无,没有)(2)奈地坏何.(怎么办)(3)因往晓.之(告知,开导)

10.用现代汉语翻译下列句子。(4分)

(1)只使坠,亦不能有所中伤。即使坠落了,也不会有所伤害。

(2)其人舍然大喜,晓之者亦舍然大喜。

那个人释然后很高兴,开导他的人也释然了很高兴。

11.这则寓言嘲讽了什么样的人?(2分)

嘲讽对一些不必要的事或基本上不会发生的事担心的人。

12.如果从积极的方面看待杞人忧天,你会做怎样的评价?(3分)

示例:忧天忧地,匹夫有责。20世纪下半期,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终于迎来了科学的春天,为了不辜负这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早日实现现代化,也为了拯救严重的全球性生态危机,作为21世纪的青少年该忧天忧地了。

__人们常用“杞人忧天”这个成语来形容不必要的无根据的忧虑,但是如果从积极方面看待“杞人忧天”的话,则是一种积极发现生活中的问题并且勤于探究的良好表现。__

(三)比较阅读两文言文,完成8-12题

《《闻官军收河南河北》阅读答案》

作者:

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杜甫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4、这是一首律诗。律诗共有四联,它们是: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提示:律诗通常为八句,其中一、二句为首联,三、四句为颔联,五、六句为颈联,七、八句为尾联。且颔联、颈联必须对偶。

答案:首联颔联颈联尾联

5、描写诗人听到消息惊喜的情态的句子是:“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提示:《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一改诗人过去惯常的调子,一经对比,欢快的特色就特别明显了;尤其要强调的是,该悲戚则悲戚,该欢快则欢乐,即“感情是诗的生命”,“凡作文者,宁可为野马,不可为疲驴”(袁枚《随园诗话》)。当望穿双眼终于“剑外忽传收蓟北”时,有如大坝开闸,有如高山飞瀑,诗人积蓄已久的感情迸发了。

答案: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6、生动地表现诗人释放往日积郁,在突然到来的喜讯面前情感发生巨大变化的句子是:“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提示:颈联出句“白日放歌须纵酒”,上承“喜欲狂”;对句“青春作伴好还乡”,下接具体规划返乡路线的尾联——这种承上启下的结果,把上下句间弥合得天衣无缝,真是令人叫绝。尾联的流水对,以四个地名作对,且按水路、陆路的时空顺序出现,更是妙趣天成。

答案: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