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容严师出高徒的诗句


形容严师出高徒的诗句

形容严师出高徒的诗句详情:

我认为在严师的教导下,学生才能成才。古往今来,许多伟人不都是严师教出来的?严师不会是徒有虚名的。严而有方,再顽劣的学生也会象孙猴子一样翻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在严师的言传身教下,学生也一定懂得怎样管好自己,最终成为一名"高徒"。俗话说得好:"严师出高徒!"对于这句名言,我有深刻的体会。

上课时,他从未跟我们谈笑,我也从未看见他笑过。每一次测验,不过关的同学要找他补习。我有一次测验就不过关,放学按例去找他补习。

但期终考的一道难题正是要运用老师教我的原理来解答的题目。那肘,我真的很感激老师,如果不是老师的严格要求,就不会有我90多分的成绩!

我认为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因为老师的严格中包含了爱,正因为爱我们才要严格教导我们,你说呢?现在的学生大多数都是独生子女,由于父母的过度宠爱,导致许多学生性格固执,脾气急躁。

当今社会,"严师出高徒"已成为人们的口头禅了。我自己就有切身体会:有时老师不严格要求我,我也好像不想去做。

他们为了我们能学得更好,经常备课到深夜,为了教育学生呕心沥血无私付出。没有老师的严格管理和教导我们就像无头的苍蝇乱撞、乱飞。

因此我认为严师出高徒”这句话有根据.

严师出高徒孟子给人的形象是自尊而凛然不可犯,有时不免令人望而生畏,这一点,从师生关系上可以看出。在学生面前,他更多地呈现出严师的形象。

一次,孟子的学生乐正子到齐国,因为没有马上安顿好,未能当天去看孟子。第二天乐正子去见孟子时,孟子很不高兴,劈头就说:“你也想到来看我吗?

”孟子并不直接回答,转而问道:“你到齐国几天了?”乐正子老老实实地答道:“昨天已到。”孟子听后便极为不快地说:“既如此,那么我刚才说那样的话又有什么可怪?

孟子一点也没有放松,继续责问:“你难道听说过,一定要住所找好了才来求见长辈吗?”乐正子只好向孟子认错。

确实,就人格形象而言,孟子可敬的一面似乎超过了可亲的一面。孟子在对待不同观点时,常常火药味很浓,其论战的态度往往妨碍了彼此的理解与沟通;

在燕国是否可伐这一问题上,孟子之辩,便有这种意味。齐国大臣沈同曾私下问孟子:“燕国内乱,是否可以讨伐?

”原因是燕国之君子哙不该随便把君位让给燕国之相子之。后来齐国果真讨伐燕国。当时有人问孟子:“先生曾劝齐国伐燕国,是否有这回事?

’我回答:‘可以。’如果他再问我:‘谁可以伐燕国?’我就将回答:‘只有代表天意的人才可以伐燕国。’既如此,怎么能说我劝齐伐燕?

纪昌学射箭甘蝇是古时候的一位射箭能手。他只要一拉弓射箭,将箭射向野兽,野兽就应声而倒;将箭射向天空飞翔着的飞鸟,飞鸟就会顷刻间从空中坠落下来。

甘蝇的学生叫飞卫,他跟着甘蝇学射箭非常刻苦,几年以后,飞卫射箭的本领赶上了他的老师甘蝇,真是名师出高徒。

飞卫收下纪昌作徒弟后,对纪昌学习射箭可真叫严啦!刚开始学射箭时,飞卫对纪昌说:「你是真的要跟我学射箭吗?

」纪昌表示:只要能学会射箭,我不怕吃苦,愿听老师指教。于是,飞卫很严肃地对纪昌说:「你要先学会不眨眼,做到了不眨眼后才可以谈得上学射箭。

纪昌为了学会射箭,回到家里,仰面躺在他妻子的织布机下面,两眼一眨不眨地直盯着他妻子织布时不停地踩动着的踏脚板。

要想学到真功夫,成为一名箭无虚发的神箭手,就要坚持不懈地刻苦练习。这样坚持练了两年,从不间断;即使锥子的尖端刺到了眼眶边,他的双眼也一眨不眨。

飞卫听完纪昌的汇报后却对纪昌说:「还没有学到家哩。要学好射箭,你还必须练好眼力才行,要练到看小的东西像看到大的一样,看隐约模糊的东西像明显的东西一样。

」纪昌又一次回到家里,选一根最细的牦牛尾巴上的毛,一端系上一个小虱子,另一端悬挂在自家的窗口上,两眼注视着吊在窗口牦牛毛下端的小虱子。

10天不到,那虱子似乎渐渐地变大了。纪昌仍然坚持不懈地刻苦练习。他继续看着,看着,目不转睛地看着。三年过去了,眼中看着那个系在牦牛毛下端的小虱子又渐渐地变大了,大得彷佛像车轮一样大小了。

于是,纪昌马上找来用北方生长的牛角所装饰的强弓,用出产在北方的蓬竹所造的利箭,左手拿起弓,右手搭上箭,目不转睛地瞄准那彷佛车轮大小的虱子,将箭射过去,箭头恰好从虱子的中心穿过,而悬挂虱子的牦牛毛却没有被射断。

他便把这一成绩告诉飞卫。飞卫听了很为纪昌高兴,甚至高兴得跳了起来,并还用手拍着胸脯,走过去向纪昌表示祝贺说:「你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