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诗歌精选


外国诗歌精选

外国诗歌精选详情:

保罗·策兰诗歌10首

1.《雾角》

隐匿之镜中的嘴,

屈向自尊的柱石,

手抓囚笼的栅栏:

把你自己献给黑暗,

说出我的名字,把我领向他。

2.《水晶》

不要在我的唇上找你的嘴

不要在门前等陌生人

不要早眼里觅泪水

七个夜晚更高了红色朝向红色

七颗心脏更深了手在敲击大门

七朵玫瑰更迟了夜晚泼溅着泉水

3.《你曾是》

你曾是我的死亡

你,我可以握住

当一切从我这里失去的时候

4.《在河流里》

在北方未来的河流里

我撒下这张网,那是你犹豫而沉重的

被石头写下的阴影

5.《我仍可以看你》

我仍可以看你:一个反响

在那些可以昆虫的触角暗中摸索朝向的

词语,在分开的山脊。

你的脸相当惊怯

当突然地

那里一个灯一般闪亮

容纳我,正好在某一点上

那里,一个最痛苦的在说,永不

6.《苍白声部》

苍白声部,从深处剥取无言,无物

而它们共用一个名字

你可以坠落,你可以飞翔

一个世界的疼痛收获

7.《你可以》

你可以充满信心地

用雪来款待我:

每当我与桑树并肩

缓缓穿过夏季,

它最嫩的叶片

尖叫。

8.《时间的眼睛》

这是时间的眼睛:

它向外斜睨

从七彩的眉毛下。

它的帘睑被火焰清洗,

它的泪水是热蒸流。

朝向它,盲目的星子在飞

并熔化在更灼热的睫毛上:

世界日益变热,

而死者们萌芽,并且开花。

9.《站着》

站着,在伤痕的

阴影里,在空中。

站着,不为任何事物任何人。

不可辨认,

只是为你。

带着那拥有藏身之处的一切,

也勿需

语言。

10.《死亡》

死亡是花,只开放一次

它就这样绽放,开得不像自己。

它开放,一想就开,它不在时间里开放

它来了,一只硕大的蝴蝶

装饰细长的苇茎

让我作一根苇茎,如此健壮,让它喜欢

叶芝诗歌精选

1.湖心岛茵尼斯弗利岛

我就要起身走了,到茵尼斯弗利岛,

造座小茅屋在那里,枝条编墙糊上泥;

我要养上一箱蜜蜂,种上九行豆角,

独住在蜂声嗡嗡的林间草地。

那儿安宁会降临我,安宁慢慢儿滴下来,

从晨的面纱滴落到蛐蛐歇唱的地方;

那儿半夜闪着微光,中午染着紫红光彩,

而黄昏织满了红雀的翅膀。

我就要起身走了,因为从早到晚从夜到朝

我听得湖水在不断地轻轻拍岸;

不论我站在马路上还是在灰色人行道,

总听得它在我心灵深处呼唤。

2.当你老了

当你老了,白发苍苍,睡意朦胧,

在炉前打盹,请取下这本诗篇,

慢慢吟诵,梦见你当年的双眼。

那柔美的光芒与青幽的晕影;

多少人真情假意,爱过你的美丽,

爱过你欢乐而迷人的青春,

唯独一人爱你朝圣者的心,

爱你日益凋谢的脸上的哀戚。

当你佝偻着,在灼热的炉栅边,

你将轻轻诉说,带着一丝伤感:

逝去的爱,如今已步上高山,

在密密星群里埋藏它的赧颜。

3.柯尔庄园的天鹅

树木披上了美丽的秋装,

林中的小径一片干燥,

在十月的暮色中,流水

把静谧的天空映照,

一块块石头中漾着水波,

游着五十九只天鹅。

自从我第一次数了它们,

十九度秋天已经消逝,

我还来不及细数一遍,就看到

它们一下子全部飞起.

大声拍打着它们的翅膀,

形成大而破辞的圆圈翱翔。

我凝视这些光彩夺目的天鹅,

此刻心中涌起一阵悲痛。

一切都变了,自从第一次在河边,

也正是暮色朦胧,

我听到天鹅在我头上鼓翼,

于是脚步就更为轻捷。

还没有疲倦,一对对情侣,

在冷冷的友好的河水中

前行或展翅飞入半空,

它们的心依然年轻,

不管它们上哪儿漂泊,它们

总是有着激情,还要赢得爱情。

现在它们在静谧的水面上浮游,

神秘莫测,美丽动人,

可有一天我醒来,它们已飞去。

哦它们会筑居于哪片芦苇丛、

哪一个池边、哪一块湖滨,

使人们悦目赏心?

4.基督重临

在向外扩张的旋体上旋转呀旋转,

猎鹰再也听不见主人的呼唤。

一切都四散了,再也保不住中心,

世界上到处弥漫着一片混乱,

血色迷糊的潮流奔腾汹涌,

到处把纯真的礼仪淹没其中;

优秀的人们信心尽失,

坏蛋们则充满了炽烈的狂热。

无疑神的启示就要显灵,

无疑基督就将重临。

基督重临!这几个字还未出口,

刺眼的是从大记忆来的巨兽:

荒漠中,人首狮身的形体,

如太阳般漠然而无情地相觑,

慢慢挪动腿,它的四周一圈圈,

沙漠上愤怒的鸟群阴影飞旋。

黑暗又下降了,如今我明白

二十个世纪的沉沉昏睡,

在转动的摇篮里做起了恼人的恶梦,

何种狂兽,终于等到了时辰,

懒洋洋地倒向圣地来投生?

5.丽达与天鹅

突然袭击:在踉跄的少女身上,

一双巨翅还在乱扑,一双黑蹼,

抚弄她的大腿,鹅喙衔着她的颈项,

他的胸脯紧压她无计脱身的胸脯。

手指啊,被惊呆了,哪还有能力

从松开的腿间推开那白羽的荣耀?

身体呀,翻倒在雪白的灯心草里,

感到的唯有其中那奇异的心跳!

腰股内一阵颤栗.竟从中生出

断垣残壁、城楼上的浓烟烈焰

和阿伽门农之死。

当她被占有之时

当地如此被天空的野蛮热血制服

直到那冷漠的喙把她放开之前,

她是否获取了他的威力,他的知识?

6.白鸟

亲爱的,但愿我们是浪尖上一双白鸟!

流星尚未陨逝,我们已厌倦了它的闪耀;

天边低悬,晨光里那颗蓝星的幽光,

唤醒了你我心中,一缕不死的忧伤。

露湿的百合、玫瑰梦里逸出一丝困倦;

呵,亲爱的,可别梦那流星的闪耀,

也别梦那蓝星的幽光在滴露中低徊:

但愿我们化作浪尖上的白鸟:我和你!

我心头萦绕着无数岛屿和丹南湖滨,

在那里岁月会以遗忘我们,悲哀不再来临;

转瞬就会远离玫瑰、百合和星光的侵蚀,

只要我们是双白鸟,亲爱的,出没在浪花里!

7.印度人的恋歌

海岛在晨光中酣睡,

硕大的树枝滴沥着静谧;

孔雀起舞在柔滑的草坪,

一只鹦鹉在枝头摇颤,

向着如镜的海面上自己的身影怒叫。

在这里我们要系泊孤寂的船,

手挽着手永远地漫游,

唇对着唇喃喃地诉说,

沿着草丛,沿着沙丘,

诉说那不平静的土地多么遥远:

世俗中唯独我们两人是怎样远远藏匿在宁静的树下,

我们的爱情长成一颗印度的明星,

一颗燃烧的心的流火,

那心里有粼粼的海潮,疾闪的翅膀,

沉重的枝干,和哀叹百日的那羽毛善良的野鸽:

我们死后,灵魂将怎样漂泊,

那时,黄昏的寂静笼罩住天空,

海水困倦的磷光反照着模糊的脚印。

8.驶向拜占庭

那不是老年人的国度。青年人

在互相拥抱;那垂死的世代,

树上的鸟,正从事他们的歌唱;

鱼的瀑布,青花鱼充塞的大海,

鱼、兽或鸟,一整个夏天在赞扬,

凡是诞生和死亡的一切存在。

沉溺于那感官的音乐,个个都疏忽

万古长青的理性的纪念物。

一个衰颓的老人只是个废物,

是件破外衣支在一根木棍上,

除非灵魂拍手作歌,为了它的

皮囊的每个裂绽唱得更响亮;

可是没有教唱的学校,而只有

研究纪念物上记载的它的辉煌,

因此我就远渡重洋而来到

拜占庭的神圣的城堡。

哦,智者们!立于上帝的神火中,

好像是壁画上嵌金的雕饰,

从神火中走出来吧,旋转当空,

请为我的灵魂作歌唱的教师。

把我的心烧尽,它被绑在一个

垂死的肉身上,为欲望所腐蚀,

已不知它原来是什么了;请尽快

把我采集进永恒的艺术安排。

一旦脱离自然界,我就不再从

任何自然物体取得我的形状,

而只要希腊的金匠用金釉

和锤打的金子所制作的式样,

供给瞌睡的皇帝保持清醒;

或者就镶在金树枝上歌唱

一切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事情

给拜占庭的贵族和夫人听。

9.经柳园而下

我的爱人曾与我相会在柳园中,

她雪白的纤足穿过那柳间。

她要我简单地去爱,就像树木吐出新芽

但我,年少愚笨,不曾听从她。

我的爱人曾与我站在河边的田野上,

在我倾靠的肩上你披下雪白的手。

她让我简单的生活,就像堰上长出的青草;

但我那时年少愚笨,而如今满面泪水

10.圣徒和驼子

起立,举起你的手然后开始祈福,

为一个品尝着惨烈痛楚的男人,

在回味他已丧失的名声的过程中。

一位罗马的凯撒也已屈服,

在这驼峰之下。

圣徒

上帝试探着每一个人,

根据种种不同的方式。

我不应该停止赞美,因为我正在用皮鞭痛笞自己。

也许就在那个夜间与清晨,我就可以驱赶走。

在我肉体中隐藏着的希腊人亚历山大,

还有奥古斯都·凯撒,在他们之后,

接下来就是了不起的无赖汉亚尔西巴德。

驼子

对于所有在你肉体中起立,

并且祈福着的人们,我要呈献上自己的这份感激,

给予他们的敬意恰好根据他们的等级,

但绝大多数的都要留给亚尔西巴德。

西尔维亚.普拉斯诗歌精选

1.雾中羊

山坡隐入白障

人群或星群

悲哀地凝视我我使他们失望

火车留下一线呼吸

哦迟钝的马儿铁锈的颜色

马蹄忧伤的钟声

整个早晨

早晨变得黑沉沉

一朵花犹存

我的骨头托起一片寂静远方的

旷野融化我的心

它们威胁要我穿抵某处天庭

没有星星没有父亲一派黑水

2.邮差

蜗牛的话在树叶的盘子里吗?

那不是我的。别收下。

醋的酸味封在罐头里吗?

别收下。那不是真的。

金戒指里有一个太阳吗?

谎言。谎言和痛苦。

叶子上的白霜,洁净的大锅,絮叨地噼啪作响。

在阿尔卑斯山九座黑色的

山峰上自己对自己对谈。

镜子里是一场困惑

大海击碎了它的灰色的眼睛--

爱情,爱情,我的季节。

3.语言

斧头,敲响了森林

一阵回声!

回声从中漫出象一阵马蹄声。

树液涌出泪水,象挤出的水珠,

在岩石上,铺开一面镜子,

一滴滴地落下,一个白色的颅骨,

吞噬在杂草的绿色之中。

多少年后我又在路口又看见他们。

语言已经干枯,不再驰骋,

尽管传来不倦的蹄声,

只是,从池水的水底,

静止的星群,暗示着人生。

4.边缘

这个女人尽善尽美了,

她的死,

尸体带着圆满的微笑,

一种希腊式的悲剧结局,

双脚像是在诉说,

我们来自远方,现在到站了。

每一个死去的孩子都蜷缩着,像一窝白蛇,

各自有一个小小的早已空荡荡的牛奶罐,

它把他们搂进怀抱,

就像玫瑰花合上花瓣,

在花园里僵冷。

死之光从甜美、纵深的喉管里溢出芬芳。

月亮已无哀可悲,

从她的骨缝射出凝睇。

它已习惯于这种事情。

黑色长裙缓缓拖拽,悉悉作响。

5.词语

斧头,在谁的对木铃的击打,

与回声之后!

回声四散,离中点远去,有如马匹。

活力,涌现如泪水,

如清泉竭力冲出,于石子之上,

那水珠和涟漪,一根白骨,

为疯长的绿色所吞噬。

数年以后,

我在途中遭遇它们

词语枯竭无主,

不懈的马蹄声,

又从池塘之底,凝望着星子,

支配着一种生活。

6.冬天的树

潮润的黎明,蓝黑水在进行蓝黑的溶化。

树群在吸雾纸上,看来象植物绘画,

记忆在增长,一圈叠一圈,一联串的婚礼。

不知道堕胎和怨恨,

比女人们真实,

它们如此不费力地撒种,

品尝着不长脚的风,

半身浸入历史长满了另一世界的翅膀。

在这点它们是利达(1)们。

啊,树叶和甜蜜之母,

谁是这些圣母哀悼耶稣的像?

斑鸠们的暗影在唱诗,而无助于解愁。

(1)利达被化身为天鹅的朱庇特所强奸。

7.渡湖

黑湖,黑船,两个黑纸剪出的人。

在这里饮水的黑树往哪里去?

它们的黑影想必一直伸到加拿大。

荷花从中漏过来一星点光线,

莲叶不让我们匆忙穿过:

扁平的圆叶,老在作阴暗的劝告。

从桨上摇下一片片冰冷的世界,

我们怀着黑色的精神,鱼也如此。

一个断树桩举起苍白的手告别;

星星在浮莲之间开放,

塞壬如此面无表情,没把你变成石头?

这是惊呆的灵魂特有的寂静。

8.巨像

完全拼合在一起我也难以辨认你,

破碎地粘结和整体的联接。

驴子骡子的嘈杂乱叫,猪猡的呼噜和鸨母似的浪笑,

发自你那巨大的嘴唇

它比仓库前面的空场更糟。

也许你把自己看成一个神使,

死者的代言人,或者某个上帝和别的什么。

为了从你喉咙里挖出淤泥,

到现在我已苦干了三十年。

而我仍然不明白。

带着胶锅和一巴懊悍釉砣芤号实切小的云梯

我像一只肮脏得人心蚁兽缓慢地爬行,

爬过你那眉毛般杂草丛生的荒地,

去修补大片的渣壳金属板,

去清扫你的双眼那颓坍而苍凉的古墓。

奥列斯特之外的一片蓝天,

用拱形顶板覆盖在我们上面。

父亲啊,你的一切像古罗马广场一样简洁而具历史感。

在长满墨绿的松柏的树上我开始午餐,你那有凹糟的骨。

9.七月里的罂粟花

小小的罂粟花,小小的地狱之火,

你不伤人?

你闪烁不定。我不能碰你。

我把双手伸进火中。什么也没燃烧。

瞧着你那样闪烁

我感到绵绵无力,多皱,鲜红,

就象人的嘴唇。

刚刚流过血的嘴唇。

血淋淋的小裙子!

有些烟味我不能闻。

你的鸦片和你令人作呕的容器在何处?

但愿我能流血,或者入睡!

但愿我的嘴唇能嫁给那样的创伤!

或者你的汁液渗向我,

在这玻璃容器里使人迟钝,平静。

可它是无色的。无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