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容山青的诗句


形容山青的诗句

形容山青的诗句详情:

《赠闾丘宿松》

阮籍为太守,乘驴上东平。剖竹十日间,一朝风化清。

偶来拂衣去,谁测主人情。夫子理宿松,浮云知古城。

扫地物莽然,秋来百草生。飞鸟还旧巢,迁人返躬耕。

何惭宓子贱,不减陶渊明。吾知千载后,却掩二贤名。

《凭韦少府班觅松树子》

落落出群非榉柳,青青不朽岂杨梅。

欲存老盖千年意,为觅霜根数寸栽。

《题流沟寺古松》

烟叶葱茏苍麈尾,霜皮剥落紫龙鳞。

欲知松老看尘壁,死却题诗几许人。

《题遗爱寺前溪松》

偃亚长松树,侵临小石溪。静将流水对,高共远峰齐。

翠盖烟笼密,花幢雪压低。与僧清影坐,借鹤稳枝栖。

笔写形难似,琴偷韵易迷。暑天风槭槭,晴夜露凄凄。

独契依为舍,闲行绕作蹊。栋梁君莫采,留著伴幽栖。

《庭松》

堂下何所有,十松当我阶。乱立无行次,高下亦不齐。

高者三丈长,下者十尺低。有如野生物,不知何人栽。

接以青瓦屋,承之白沙台。朝昏有风月,燥湿无尘泥。

疏韵秋槭槭,凉阴夏凄凄。春深微雨夕,满叶珠蓑蓑。

岁暮大雪天,压枝玉皑皑。四时各有趣,万木非其侪。

去年买此宅,多为人所?。一家二十口,移转就松来。

移来有何得,但得烦襟开。即此是益友,岂必交贤才。

顾我犹俗士,冠带走尘埃。未称为松主,时时一愧怀。

《松》

雪霜知劲质,今古占嘉名。断砌盘根远,疏林偃盖清。

鹤栖何代色,僧老四时声。郁郁心弥久,烟高万井生。

《禁中春松》

阴阴清禁里,苍翠满春松。雨露恩偏近,阳和色更浓。

高枝分晓日,虚吹杂宵钟。香助炉烟远,形疑盖影重。

愿符千载寿,不羡五株封。倘得回天眷,全胜老碧峰。

《品松》

追悲谢灵运,不得殊常封。纵然孔与颜,亦莫及此松。

此松天格高,耸异千万重。抓?巨灵手,擘裂少室峰。

擘裂风雨狞,抓?指爪?。道入难抱心,学生易堕踪。

时时数点仙,袅袅一线龙。霏微岚浪际,游戏颢兴浓。

品松徒高高,雌鸣讵??。赏异尚可贵,赏潜谁能容。

名华非典实,翦弃徒纤茸。刻削大雅文,所以不敢慵。

《古松》

雷电不敢伐,鳞皴势万端。蠹依枯节死,蛇入朽根盘。

影浸僧禅湿,声吹鹤梦寒。寻常风雨夜,应有鬼神看。

《新栽松》

野僧教种法,苒苒出蓬蒿。百岁催人老,千年待尔高。

静宜兼竹石,幽合近猿猱。他日成阴后,秋风吹海涛。

《题张老松树》

岁晚东岩下,周顾何凄恻。日落西山阴,众草起寒色。

中有乔松树,使我长叹息。百尺无寸枝,一生自孤直。

《僧院松》

此木韵弥全,秋霄学瑟弦。空知百馀尺,未定几多年。

古甲磨云拆,孤根捉地坚。何当抛一干,作盖道场前。

《题子侄书院双松》

自种双松费几钱,顿令院落似秋天。能藏此地新晴雨,

却惹空山旧烧烟。枝压细风过枕上,影笼残月到窗前。

莫教取次成闲梦,使汝悠悠十八年。

《松》

大夫名价古今闻,盘屈孤贞更出群。

将谓岭头闲得了,夕阳犹挂数枝云。

《涧松》

寸寸凌霜长劲条,路人犹笑未干霄。

南园桃李虽堪羡,争奈春残又寂寥。

《松鹤》

雨湿松阴凉,风落松花细。

独鹤爱清幽,飞来不飞去。

《咏南岳径松》

一阵雨声归岳峤,两条寒色下潇湘。

客吟晚景停孤棹,僧踏清阴彻上方。

《题唐兴寺小松》

虽小天然别,难将众木同。侵僧半窗月,向客满襟风。

枝拂行苔鹤,声分叫砌虫。如今未堪看,须是雪霜中。

《观邻老栽松》

虽过老人宅,不解老人心。何事斜阳里,栽松欲待阴。

常常在电视上看到青岛是个非常美丽的海滨城市,这次暑假,我和青岛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接触。青岛的美丽,美在其海。我光着脚丫走在细细的沙滩上,欣赏着那无边无际、蔚蓝色的大海。隐隐约约听到远处几声海鸥的鸣叫,平静的海水懒洋洋的把水草和一些美丽的贝壳冲上岸来。海滩吸引了众多的游客,有的在阳光下玩沙滩浴,有的在海水里游泳,打水仗,还有的在海边挖沙堡,冲洗脚。我也忍不住地在海滩上采了许多五光十色的贝壳,海水不断的拍打着我的小脚丫,舒服极了。一个浪花打了过来,在海滩上留下的那一串串脚印居然消失得无影无踪……青岛的美丽不仅在其海,而且在其山。这里有道教发祥地之一的崂山。它被海水环绕着,群山起伏,青山绿水,远看山峰像被一层薄纱披盖着,犹如仙境一般。青岛的美丽,还在其环境。这里的环境幽雅、街道干净,空气十分清鲜,花草树木极多。青岛真是个让我心旷神怡,流连忘返的美丽的海滨城市!

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

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废井没荒草,阴牖生绿苔.

形容“青城山”的诗句有:

《记皂江堕水事》

青城山峭皂江寒,欲度当时作等闲。棹逆狂风趋近岸,

舟逢怪石碎前湾。手携弱杖仓皇处,命出洪涛顷刻间。

今日深恩无以报,令人羞记雀衔环。

《游青城山》

青城山中云茫茫,龙车问道来轩皇。

当封分为王岳长,天地截作神仙乡。

《青城山》

敕使穿云破湿苔,水边坐石更行杯。

翩翩野鹤飞如舞,冉冉岩花笑不来。

乱木交柯盘圣井,数峰削玉并仙台。

平明绝顶穷幽讨,更上青城望一回。

《青城山观》

静见门庭紫气生,前山岚霭入楼青。

玉坛醮罢鬼神喜,金鼎药成鸡犬灵。

岩下水光分五色,壶中人寿过千龄。

何当一日抛凡骨,骑取苍龙上杳冥。

《客有言太山者因思青城旧游有作》

我登青城山,云雨顾在下,月色缟岩谷,欲睡不忍舍。

明朝下半岭,颇怪哀湍泻,山麓云未归,平地泥没踝,乃知宿处高,所恨到者寡。

有客谈泰山,昔尝宿石室,夜分林采变,阳谷看浴日,九州皆片麈,盛夏犹惨栗。

我闻思一往,安得飞仙术?但愿齐鲁平,东封扈清跸。

清阮葵生:《茶余客话》卷二十中华铅印本:“古宋龙泉窑器,温州土细质厚,色若葱翠,妙者与官窑争艳,但少纹片紫骨铁足耳。哥窑多断纹,名曰圾碎,更见重于世。……永乐细款青花怀,成花五彩葡萄杯,皆今世甚宝贵者,然亦在龙泉章窑之下。”清张道超《欲寡过斋杂笔》卷一清刻本:“博物要览:官窑品格,大率与哥窑相同。色取粉青为上,淡白次之。油灰色,色之下也。纹取冰裂为上,梅花片墨纹次之,细碎纹,纹之下也。”哥窑,本龙泉硫田窑,处州人章生一、生二兄弟,于龙泉之窑,各主其一。生一以兄,故其所陶者曰哥窑。稗史类编,土脉细薄,油水纯粹者最贵。哥窑则多断纹,号百圾碎。龙泉窑即章生二所陶者。时以兄皂哥窑,弟仍龙泉之旧,日龙泉窑。清秘藏,龙泉窑,土细质厚,色甚葱翠,妙者与官窑争艳,但少纹片,紫骨铁足耳。清朱谈《陶说》:“宋哥窑本龙泉硫田窑,处州人章生一、生二兄弟放龙泉之窑,各主其一,生一以兄故,其所陶者曰哥窑。生二所陶者,仍龙泉之旧,早龙泉窑。”又云:“柴窑之外,定汝官哥,皆宋瓷也。流转至今,惟哥窑质重耐藏,稍易得,安汝难于完壁”又云“龙泉窑土细质厚,色甚葱翠,妙者与官窑争艳。”清朱琰《赠壶隐道人》:“龙泉兄弟知名久,甄土新裁总后尘。独有流霞在江上,壶中高隐得诗人。”(注:朱琰,海盐人)清林口《曝书亭集古林哥窑砚铭》:“丛台澄泥邺城瓦,末若哥窑古而雅。绿如春波停不泻,以石为之出其下。”明张岱《龙泉窑器铭》:龙泉窑鱼耳炉铭:“枫冷吴江,秋水登碧。其口念念,其耳滋滋,谓有鱼焉,呼之谷出。”哥窑后铭:“二西叔收藏哥窑后,傍着一把,如竹箨初解,大块冰裂,于箨于箨,其光在弱。”哥窑印池铭:尔蕴叔收藏印池,纵二寸,横寸半,处州色,而纹片疏爽。观其纹片,自不能贱。(注:张贷,浙江江山人、历史学家、诗人)明宋应星《天工开物》卷中祟帧十年刊本:“浙江处州丽水:龙泉两邑,烧造过釉杯碗,青黑如漆,名曰处窑。宋时,龙泉硫华山下有章氏造窑,出款贵重,古董行所谓哥器即此。明顾起元《说略》卷二十三,金陵丛书本:“又宋明处州章生兄弟着,皆作窑。兄所作者,釉色稍白,而断纹多,号白(疑为百)圾碎,故曰哥窑。”明王士性《广志绎》卷四,台州丛书本:“官、哥二窑,宋时烧之凤凰山下紫口铁足,今其泥尽,故此物不再得,……近惟处之龙泉盛行,然亦惟旧者质光润而色葱翠,非独摩弄之久,亦其裂造之工也。新者色黯质佳,火气外凝,殊运清赏。”明明郎瑛:《七修续稿》卷六,中华铅印本:“哥窑与龙泉窑,皆出处州龙泉县。南宋时,有章生一、生二弟兄,各主一窑,生一所陶者为哥窑,以兄故也。生二所陶者为龙泉,以地名也。其色皆青,浓淡不一,其足皆铁色,亦浓淡不一。旧闻紫足,今少见焉。惟土脉细薄,油水纯粹者最贵。哥窑则多断文,号百圾破,龙泉窑至今温,处人为章窑,闻国初先正章溢,乃期裔云。”明张谦德《瓶花谱》美术丛书本:“古无磁瓶,皆以铜为之,至唐始尚窑器。厥后有柴、汝、官、哥、定、龙泉、均州、章生、乌泥、宣、咸等窑,而品类多矣。……“官、哥、宣、定为当今第一珍品,而龙泉、均州、章生、乌泥、成化等瓶亦以次见重矣。明陆容《菽园杂记》卷十四守山阁本:“青瓷初出于刘田,去县六十里。次则有金村窑,与刘田(注:大窑)相去五里余。外则白雁、梧桐、安仁、安福、绿选等处皆有之。然泥油精细,模范端巧,俱不及刘田------凡绿豆色莹净无暇者为上,生菜色者次之。然上等价高,皆转货他处,县官末尝见也。明陆深《春风堂随笔》宝颜堂秘笈本:“哥窑浅白断纹,号百及碎。宋时,有章生一、生二兄弟,皆处州人,主龙泉之硫田窑。(即大窑)生二所陶青器,纯粹如美玉,为世所贵,即官窑之类。生一所陶者色淡,故名哥窑。”唐陆羽《茶经》卷中百川学海本:“碗,越州上,鼎州次,婺州次,岳州次。或者以邢州处越州上,殊为不然。……”(注:处指处州,龙泉窑青瓷称处瓷)五代徐演《贡余秘色茶盏》(诗赞龙泉青瓷):“捩翠融青瑞色新,陶成先得贡吾君。巧剜明月染春水,轻旋薄冰盛绿云。古镜破苔当席上,嫩荷涵露别江濆。中山竹叶醋初发,多病那堪中十分。”宋赵彦卫《云麓漫钞》卷十沙闻旧梓本:“青瓷器皆云出自李王,号秘色。又曰出饯王。今处之龙泉出者,色粉青,越乃艾色。”元陶宋仪《掇耕录》卷二十九津逮本:陆龟蒙诗:“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干峰翠色来,如向中宵盛沆瀣,共稽中散斗遗杯。乃知唐世已有,非始于钱氏……,江南则处州龙泉县,窑质颇粗厚。正和间、京师自置窑烧造,名曰官窑。”唐释蛟然《饮茶歌》:“青瓷雪花漂沫香,何似诸仙琼蕊浆。”唐陆龟蒙《秘色越器》:“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如向中宵盛沉靡,共稽中散斗遗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