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搜索:

雨中银杏的诗句 雪中 雪中泛舟 雪中感慨 雪中寒梅诗句 雪中問梅 雪中起舞诗句 雪中玫瑰诗句 雪中偶成 元日雪中作 雪中海棠 雪中對竹 雪中汎舟 雪中迎駕 雪中聞鳩 雪中 其一 雪中拍照诗句 雪中 其二 雪中梅诗句 雪中香诗句 雪中聞雁 雪中寄貢弟 雪中浪漫的诗句 雪中嬉戏的诗句 雪中送人北遊

雪中银的诗句


雪中银的诗句

雪中银的诗句详情:

腊日

杜甫(唐)

腊日常年暖尚遥,今年腊日冻全消。

侵陵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

纵酒欲谋良夜醉,还家初散紫宸朝。

口脂面药随恩泽,翠管银罂下九霄。

青玉案

李煜

梵宫百尺同云护,渐白满苍苔路。

破腊梅花李早露。

银涛无际,玉山万里,寒罩江南树。

鸦啼影乱天将暮,海月纤痕映烟雾。

修竹低垂孤鹤舞。

杨花风弄,鹅毛天剪,总是诗人误。

银河:古人指银河系构成的带状星群。

诗句出自李白的《望庐山瀑布》(其二)

《望庐山瀑布》李白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译文:

香炉峰在阳光的照射下生起紫色烟霞,远远望见瀑布似白色绢绸悬挂在山前。

高崖上飞腾直落的瀑布好像有三千尺,让人恍惚以为银河从天上泻落到人间。

他是一个天使,他是烈如歌的守护神,他叫银雪。

他知道他的付出都将没有回报,他知道她永远不会爱上他。但他从没有后悔过,既然已经决定,后悔又有什么用呢?面对她,他不甘,他义无返顾。这种爱情的选择在他成仙时就已决定,或者更早,在他成仙前或许已决定了。

一个可怕的诅咒没能吞噬他毅然决然的心。他信人不信天,他要和天斗,他一定要让她爱上他,他一定要她心甘情愿的爱上他……

可他输了,尽管他不服,不甘,不愿,他尽力了,可这就是命么?一切努力都无法破解天对他的诅咒。如果,如果当时他知道这个诅咒,也许他永远都不会成仙的吧!但终究他也是成功的,他在她心里将永远占领着那一块领地,那块谁都无法入侵的领地。那块永远属于他的领地。岁月不曾侵袭,时光也无法抹去尽管她说“朋友”……仅仅是朋友……

百年的冰霜之寒都能忍受,恶毒的诅咒又有何惧?只要他爱她就好了啊,只要有这个,一切都不重要了。

他们的相遇是他们一生都不会忘记的。

没有人说得清这是他的特意安排还是天意间的偶然。但这重要吗?只要相遇了就好。

“天下第一美人”引起了她烈如歌的“兴趣”;但她绝对想不到“天下第一美人”对她的“兴趣”更大吧!一个是为爱求经的“烈火山庄少主”,一个是倾国倾城的“天下第一美人”;谁能想到看似两条平行线的他们竟会有相交的一天。

仅仅是第一次见面他就指定了她为他的主人,这是多少人争破头都抢不到的啊!看着她一脸愕然的样子,傻得可爱的眼睛因惊异睁地大大的;看着呢双瞳仁里的自己,他微微一笑,却笑得那样释怀。或许他就是喜欢这样的她吧!

也不管她愿不愿意,他就是跟定她了,时时刻刻“缠”定她了。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够了……

和如歌一起做烧饼的日子对于银雪来说是一生中最开心的一段时光了吧!他喜欢在她的身边,喜欢她的天真,喜欢她的一颦一笑。

然而,幸福总是轻如惊鸿,幸福的身后往往伴随着深深的痛苦,仿佛只一瞬之间,他就从天堂跌入地狱。其实,他很早就知道,天堂与地狱也就一步之遥。变幻取舍只存一息之间,他别无选择。

“问世间情为何物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他知道,她从来没有爱过他,一切的一切只是一厢情愿;他知道,她只是为了她的玉;他更知道,他有可能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但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如果能让她开心,能让自己和开心的她相处三天;他就满足了,真的已经足够了。在他看来,这是多么令人欣喜啊!纵然只有三天,只有短短的三天……

一百年--虚无缥缈的漫长时光。竭尽全力的救治,乘虚而入的偷袭;最终换来的是一个世纪的离别,更或许是永久的离别。一百年前她是人,一百年后剩下的也就只有皑皑白骨。他们之间横着永远无法逾越的鸿沟,他们永生永世也无法再相见了。原来世间的一切终究虚无,命运果真只是个幻象吗?

到底他终究还是无法让她爱上自己。一百年的冰霜之寒不可怕,可怕的是生死两相隔,他不想永不再见……

暗夜绝的笑,烈如歌的呼喊,送走了恋恋不舍的银雪。他爱她啊!他要保护她!他不强求她爱上他,可只要能在她身边就好了啊!但他力不从心……

云淡风轻……

什么都过去的……一切都已消弭于无形。

“如歌,你一定要等我……”晶莹的冰块内飘出了微弱而坚定的声音。

“你一定很想我吧!你如果想人家,人家会很开心的。”他仍在自言自语着。

……

“不”晶莹的冰块忽然出现了一道裂痕,灿烂而炫目的光芒宣告着他的回归,他回来了!银雪归来了!!!!!

他复活了,他回来了,他重生了,一切的一切只为了他的如歌,纵然只是他心里自己的如歌。在她千钧一发时,他感受到了,他一定不会让她有事的。

两成的功力足够了,真的足够了,足够让他在火海中救出他的挚爱,他永生永世爱的唯一。可远方的危机也悄悄地走近了些。

他爱她,他真的很爱她啊!即使危险近在眼前,可他不愿她担心,不愿她难过,更不愿她忧愁,这一切他自己承担就够了。用着所剩无几的功力,他封住了她的记忆。即使封闭的时间并不长远,但他满足了。哪怕只是一天的开心,对他来说就好似海般广大的恩惠。

快乐不可能永驻,梦也终究会有醒来的一天。

只有两成功力的他如何能压制得了她迫切想要恢复的记忆。终于,一切的快乐和无忧无虑都随风飘逝。

最终的决战即将到来……

他是神仙,寻常的敌人何足挂齿?可他毕竟是受了重伤的神仙,他的敌人是暗夜罗,魔界的第一高手啊!

即使是毫发无损的银雪都未必是暗夜罗的对手,更何况是这个如今已身患重伤的他。

他本应该在冰中沉睡一百年,可是一种强烈的信念让他破冰而出--如歌有危险了。他绝对不允许他受伤,绝对不……即使付出的不再是沉睡一百年,而是魂飞魄散的代价!可是只要她能活着,能开心地活着,能健康地活着;一切都无所谓了,他不在乎!火着就是为了她,没有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只要她活着,付出一切都是值得的。

终于,一个绝妙的计划在他的脑海里孕育成形了……

红玉凤琴自中间裂开!

七根琴弦竟然是最完整的一根!

银色如飞龙,带着闪耀的完灵,划破天际,箍扼住暗夜罗的脖颈!

雪的攻击正如乐曲般美妙。

他不准备给暗夜罗任何喘息的机会。

这一次--

暗夜罗必须要死!”

一切终于要结束了吗?

长久的忍耐终于换来了成功吗?

暗夜罗真的要死了吗?

银雪他天衣无缝的计划完美落幕了吗?

大家都错了。

即使是濒临死亡的暗夜罗也依然是暗夜罗啊!

他的舍身一击,依旧是那么强烈!不惜牺牲自己的最后反击,他对姐姐爱也许并不比银雪对如歌要少吧!

……

暗夜罗死了,一切也终归于平静……

这次,他真的要走了,他永远都回不来了,他再也无法保护他最爱最爱的如歌了。

方才的一战耗尽了他所有的灵力。他成功了,如歌没有受伤,为了如歌而死,他心满意足了。

他还是无法改变那该死的诅咒,即使爱这个时刻,即使他为她付出生命,她依旧没能爱上他。

但他真的满足了,她能为他流泪,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不是么?毕竟她说过“我会很努力很努力去试着爱你的……”。可是他没时间了,幸福又是只差了一点点,触手可及的幸福啊!又逝去了……

“你答应过不会离开我的。”烈如歌撕心裂肺的呼喊在即将消散的他的耳边响起。

真的是个傻丫头,我怎么会离开你,我怎么会舍得离开你?我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伴随着你罢了。

或许他和玉的结合是最好的结局了吧!当他通过玉的眼睛看着她的时候,她惊异地无以复加。

看着她惊异的样子,他又笑了,他真的好喜欢这样的她呢!

烈如歌和银雪永远分不开了。再也…不分开!

一个令人既心动又心痛的结局。为雪的逝去而心痛,为他与玉的结合而心动。他和如歌终于在一起了,再也没有谁能分开他们了。祝他们幸福!

当诅咒遇到了真爱,昂扬的头也终将低下,需要的只是时间。有了真爱,一切都是美好的。雪他终于得偿所愿了……

哎,千言万语只剩一句。

雪,世间有男如此。绝也。